×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小叔子娶寡嫂,新婚前夜亡兄托夢:洞房夜別脫肚兜

里昂 2022/11/11

明朝時期,虔州有個名叫岳陽春的俊秀書生,他父母早逝,與哥哥岳陽成相依為命。

這天,岳陽春休沐回到家中,發現家中竟多出了一個女子。岳陽成告訴弟弟,女子名叫秀君,是個孤女,她從外地前來投親,不料親戚一家早就搬走了,絕望之下,她準備到山中尋短見。

岳陽成在打柴時遇到了她,見她神色不對,于是上前詢問,得知這番經過后,便將她帶回了家中。

岳陽春見哥哥說話時,眼睛還時不時瞄向秀君,便知道哥哥這是看上了秀君。他打量了秀君一番,覺得秀君是個秀麗的美人,說話做事也都很得體,于是心中對這個大嫂十分滿意。

岳陽春在家中的這幾日,發覺秀君總會在他身邊打轉,他看著秀君看向自己時含羞帶怯的神情,心道不妙。

于是,在臨走前,岳陽春特意對秀君說,希望她和自己的哥哥早日成婚。看著秀君聞言后蒼白的臉色,岳陽春逃竄似的匆匆忙忙離開了家。

不久后,秀君和岳陽成成了婚,婚后,夫妻倆相敬如賓,岳陽春見狀,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氣,但緊接著,心頭便涌上了一股酸澀,他不是對秀君無意,而是不愿與哥哥爭搶。

婚后不到一年,岳陽成在山中打柴時不慎跌落山崖,等人們發現他時,他已經氣絕身亡。岳陽成聽聞消息后,如遭雷劈,等他趕回來時,便看到寡嫂正趴在哥哥的身旁痛哭不已,他悲從中來,跪在哥哥的尸身前,發誓說自己一定會替他照顧好寡嫂。

一轉眼,距離岳陽成逝世已經過去兩年了。這兩年里,岳陽春與寡嫂秀君一直生活在一起,秀君將岳陽春照顧得無微不至,漸漸地,兩人互通了心意,岳陽春決定娶寡嫂為妻。

在舉行婚禮的前一晚,岳陽春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覺,他想到明日即將迎娶寡嫂,心中既甜蜜又煎熬。忽然,屋中一陣陰風刮過,岳陽春覺得眼皮越來越沉,而后便昏睡了過去。

在夢中,岳陽春見到了哥哥岳陽成,他先是一怔,而后哭著跪在了哥哥面前,口中說道,「我知道我與寡嫂成婚,對不住哥哥,可實在情難自禁,您如果要怪,就怪我一人,您對我要打要罵,我悉聽尊便,絕不會有半分怨言。」

岳陽成見狀,長嘆了一口氣,將弟弟扶起,而后說道,「當初我與秀君成婚前,她已經與我說清楚了,她喜歡的是你,但是你并不喜歡她。于是我們兩人約好,不談以前,在婚后好好過日子。現如今,我已經死了,你們倆也應該不談以前,你不必為了這件事向我道歉。」

岳陽春聞言,哭得更厲害了,岳陽成拍了拍弟弟的頭,剛想說些什麼,兩人的耳邊卻突然傳來了雞鳴聲,他臉色一變,匆匆交待了弟弟一句,「洞房夜別脫肚兜。」而后,便消失不見。接著,岳陽春也從夢中清醒了過來。

這晚,是岳陽春與秀君的洞房花燭夜,他看著坐在床上的嬌妻,腦海中則盤旋著哥哥說過的那句話,他沉吟了一會兒,決定照著哥哥說的話做。

婚后一連幾天,岳陽春一直觀察著妻子,想看看她有什麼異樣,但卻什麼也沒有發現。這天,他終于忍不住了,于是詢問妻子她身上的肚兜是哪兒來的。

秀君聞言,說是岳陽成之前去到了附近的道觀,從一個道號四本的道士那里求來的,岳陽成以前經常交待她,讓她一定不能脫下肚兜。

岳陽春聽完這番話后,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隨后,他便到了道觀中,找到了那個道號四本的道士,向他打聽那件肚兜是怎麼回事。

四本道士見到了岳陽春,不等他開口,便說道,「你大哥已經跟我說過了,他讓我將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告訴你。」

當初,岳陽春拒絕了秀君的示好,讓她與他的哥哥成婚,而后便離開了家。秀君在他走后,憂思成疾,大病了一場,等她好轉后,她的性格便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變得張揚大膽。之后的一天晚上,她摸進了岳陽成的房間,與岳陽成成就了一番好事。

岳陽成本就決定迎娶秀君,他以為秀君與他心意相通,因此也沒有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 直到后來,秀君夜夜到岳陽成房中纏住他不放,有時甚至白日里也想著將岳陽成拉進房間,岳陽成的身體也開始漸漸虛弱,他這才察覺到不對勁。

他覺得秀君的表現像是中邪了,于是找到了四本道士,請求他為秀君驅除邪祟。

四本道士見岳陽成身上陽氣虧損,于是隨岳陽成到了他家,而后,他發現秀君被一種叫山娘娘的妖邪附了身。

這種妖邪沒有實體,最喜歡趁女子虛弱時寄宿在女子體內,控制女子的神志和身體,以此來吸取男子的陽氣。并且,被山娘娘附身后,除非被附身者死亡,否則它永遠不會離開所寄宿的軀體。

四本道士交給了岳陽成一件用秘法制成的肚兜,讓他設法將肚兜穿在秀君的身上,如此一來,只要肚兜還在,山娘娘便會被壓制,而秀君的神智也會清醒過來。

岳陽成哄騙被附身的秀君穿上了肚兜,而后她便暈了過去。等她再醒來時,已經恢復了正常,卻也不記得被附身后發生的事情了。

她思來想去,向岳陽成說明了她對岳陽春的心意。但她同時也說,岳陽春并不喜歡她,如果岳陽成依然愿意和她成婚,那她在婚后一定會努力做一個合格的妻子,也會認真和岳陽成過日子。

岳陽成聞言,怔愣了許久,他知道秀君是個誰見了都會喜歡的好姑娘,若是他沒有與秀君成就好事,那他很愿意忍痛割愛,成全秀君和弟弟。可在她被山娘娘控制的時候,他們已經做了不該做的事情。

岳陽成沒有告訴秀君她被附身的事情,他決定對秀君負責,與她成婚。婚后,秀君確實也做到了她婚前的承諾,將全部的心思放在了丈夫的身上,但岳陽成知道,驅使秀君這樣做的,是她對婚姻的忠誠,而不是她對岳陽成的愛。

四本道士講完這番經過,長嘆了一口氣,而后對哭得泣不成聲的岳陽春說道,「你大哥說,在他死前,他便想著將這件事開誠布公地談一談,但是他還沒來得及這麼做,便不幸身亡了。他讓我告訴你,你和秀君,是他最愛、也最牽掛的兩個人,他希望你們能夠幸福。」

岳陽春回到了家中后,將這件事告訴了秀君,而后,夫妻兩人抱頭痛哭。后來,秀君和岳陽春過上了平靜的生活,幾年后,秀君生下了一個男孩,岳陽春將他過繼給了哥哥,也算是讓哥哥后繼有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