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木匠深夜歸家,見盲妻點燈有蹊蹺,他摔碎油燈躲過一劫

里昂 2022/11/24

清朝時期,隆堯有個名叫羽瑩的繡娘,她的繡工在當地是數一數二的,可惜,成婚后不到兩年,她雙目失明,再也做不了繡活兒了。

這天晚上,羽瑩進了屋,摸索著走到了桌邊坐下,她聞到屋中有一股奇異的香味,屏息凝神細聽,發現右側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像是有個人在慢慢朝她靠近,羽瑩隱約還聽見鐵器碰撞的聲音。

她的心「砰砰」跳了起來,面上卻不動聲色,她伸手慢慢摸到了桌上擺著的茶盞,喝了一口茶水,而后輕聲感嘆道:「唉,以前馮宇哥最喜歡喝我沏的茶,也不知道這輩子還有沒有機會再給他端上一盞茶水。」

羽瑩察覺原本正在向她靠近的人,聽到這句話后頓在了原地,心中明了,她的猜測沒有錯,屋中的人正是杜馮宇。于是,她自言自語一般,將她和杜馮宇之間的過往講了一遍。

羽瑩和杜馮宇青梅竹馬,杜馮宇家中開著一家香料鋪子,小時候,羽瑩最喜歡黏著她香噴噴的馮宇哥哥。后來,兩人都到了該成婚的年齡,杜馮宇一直默默喜歡羽瑩,他以為他和羽瑩是兩情相悅,于是到了羽瑩家中提親,出乎他意料的是,羽瑩并沒有應下親事,而是告訴他,她喜歡的另有其人。

羽瑩喜歡的人是個窮木匠,名叫李觀魚。李觀魚長相俊朗,性格活潑,雖然生活貧苦,但他始終樂觀向上,他這樣的性格打動了羽瑩,即使他連份像樣的聘禮都拿不出,羽瑩還是愿意嫁給他。

杜馮宇不甘心看著心愛的姑娘做別人的新娘,在羽瑩出嫁的前一天晚上,杜馮宇約羽瑩見面,羽瑩不疑有他,前去赴約。那晚,杜馮宇苦求羽瑩悔婚,改嫁給他,羽瑩說她一直把杜馮宇當哥哥對待,對他并沒有男女之情。

杜馮宇聞言,徹底失去了理智,他制住羽瑩,欲行不軌,關鍵時刻,李觀魚趕到,制止了他的獸行。事后,羽瑩沒有追究杜馮宇的責任,在第二天,她嫁與李觀魚為妻,之后,杜馮宇在鎮上消失了蹤影。

羽瑩幽幽嘆息道:「也不知馮宇哥哥現在身在何處,若是有機會,真想再見他一面。」

她一邊說著,一邊摸索著點亮了油燈。這時已至深夜,她想起丈夫說會晚歸,內心估摸著時辰,算著丈夫差不多該回來了。

果不其然,過了沒一會兒,大門傳來一陣響動,羽瑩聽到杜馮宇輕輕挪動腳步,到了東邊的窗戶旁,接著,布料摩擦的聲音響起,她心中知曉,杜馮宇是躲在了幔賬后面。

李觀魚腳步匆匆地進了屋,他看見自失明后從不碰火的妻子,手邊有一盞點亮的油燈,覺得很是蹊蹺,他還來不及開口詢問,便看到妻子沉默著伸手指了指窗戶邊的幔賬。

他心中一凜,舉起油燈往幔賬那邊走去,他看到,油燈發出的光亮透過幔賬,隱約可見里面有個人影。

那人發現自己已經暴露,伸手一揮,一把閃著寒光的刀刺破幔賬朝著李觀魚的面門而來。李觀魚心中一驚,將手中的油燈砸向了那人,油燈被摔碎,火苗沿著幔賬燃燒,將里面那人也一同點著。

那人痛呼出聲,在地上來回翻滾,意圖將身上的火撲滅,羽瑩聽到不同尋常的動靜,摸索著就要朝這邊過來,她口中喊著丈夫,說道:「相公,那人是杜馮宇,你們倆怎麼了?」

李觀魚扶住妻子的手,將她帶到一旁坐下,而后,他上前幫杜馮宇將身上的火撲滅,又把他捆了起來。杜馮宇怔怔地看著羽瑩,問道:「羽瑩,你早就發現了?你怎麼知道是我?」

羽瑩抿了抿嘴,說杜馮宇自小在香料鋪子里長大,身上帶著一股異香,雖然香氣很微弱,但她失明后,耳朵和鼻子都更靈敏了,因此認出了他。

她聽到杜馮宇身上有鐵器聲響,心知他身上帶了刀,她不知道杜馮宇這是想做什麼,為了穩住他的情緒,所以回憶了之前的那些事情。

杜馮宇苦笑一聲,說道:「羽瑩,我離開鎮子試圖放下你,可你的身影始終在我的腦海里徘徊不去,我承受不住相思之苦,于是偷偷回到了鎮上,想遠遠地見你一面,卻發現你失明了!」

說到這兒,杜馮宇變得激動了起來,他惡狠狠地看向李觀魚,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口中質問道:「你當初發誓,說不會讓羽瑩受一點委屈,為什麼她會失明?你是怎麼照顧她的?與其讓她跟著你繼續吃苦,不如將你殺了,讓她斷了念想,我來照顧她一輩子!」

原來,杜馮宇這晚來到羽瑩家中,本就沒打算對羽瑩不利,他是想躲在房間中,趁李觀魚不備,將他殺死,而后帶著羽瑩遠走高飛。

羽瑩聽到杜馮宇的話后,連連搖頭,說道:「馮宇哥哥,若不是我相公,我恐怕不僅失明,連命都丟了,哪里還能坐在這兒與你交談。」

幾個月前的一個晚上,羽瑩在燈下做繡活,等待著晚歸的丈夫。她不小心睡了過去,碰倒了油燈,等清醒過來時,發現整個屋子陷入了火海。

李觀魚回家后,看到家中起火,他不顧眾人的阻攔,拼死跑進火中,將妻子救了出來。羽瑩因為在火場待了太久,被救出來后,雙眼已經被熏瞎了,若是李觀魚再晚上一會兒,她怕是連命也保不住。

羽瑩失明后,自暴自棄了很久,李觀魚一直在她身旁陪伴,才讓她慢慢走了出來。那場事故給她留下了陰影,自她失明以后,她再也沒有碰過火。

得知這番緣由,杜馮宇愣在了原地,羽瑩兩只空茫的眼睛此刻彎成了月牙,她對杜馮宇說道:「馮宇哥哥,我知道你不是壞人,謝謝你喜歡我,但是我現在已經找到了我的幸福,你的這份喜歡不應當落在我身上,我希望你能找到你自己的幸福。」

這件事后,杜馮宇在羽瑩家住了幾天,他看著羽瑩和李觀魚之間的相處,明白自己是沒有辦法將他們分開的。幾天后的一個清晨,杜馮宇悄悄從羽瑩家離開了,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