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戲班受邀唱喪戲,卻被財主打斷,三日后地主暴斃而亡

里昂 2023/01/19

清朝康熙年間,扶溝有個名叫吳敏江的年輕人,他家祖上三代都是莊稼漢,日子雖不富裕,倒也衣食無憂。可天有不測風云,吳敏江七歲那年,家鄉遭遇了糧荒,糧食歉收,就連后山的野菜都被人挖光了,一家人只能餓肚子。

在這期間,一個姓宋的財主故意提高糧價,并大肆收購田地,使得許多人都成了他家的佃農。吳敏江的父親為了能撐過此次糧荒,也將家里的地賣給宋財主,自那以后,吳父和兒子就成了宋家的佃農。

宋財主為人刻薄,田地的租金一年比一年高,吳敏江父子倆累死累活一整年,自己所得的糧食,也僅夠一家人溫飽。

吳敏江長大后,租金越來越高,直到後來實在交不上了,宋財主便帶人前來找麻煩。吳敏江的父親跪地求情,宋財主卻絲毫不顧情面,直接帶人將其暴打了一頓,并要求吳敏江十日后湊齊租金,否則就要收回田地。

吳父年老體衰,加上這些年勞累過度,被宋財主暴打一頓后便一病不起,沒多久便去世了。吳敏江悲痛欲絕,去找宋財主理論,可他死活不認賬,就連當地縣令也被其買通,吳敏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父親一輩子勞累,吳敏江不想父親死后也如此凄涼,便借了一些錢,為父親料理后事,且特意請了一個戲班為父親唱喪戲。

戲班的班主也是窮苦之人出身,得知吳家的情況后,只是象征性的收了三文錢,這讓吳敏江很是感動。可讓眾人沒想到是,葬禮當日,宋財主卻帶人前來鬧事。

當時,戲班正在表演《過陰橋》,台下來了許多人。伶人們表演真切,圍觀者都忍不住潸然淚下。就在這時,宋財主帶著一群打手走了過來,吳敏江擔心出事,連忙上前去迎,結果卻被他一腳踹翻:「好啊,有錢請戲班唱戲,沒錢交租金是吧,妳不叫我痛快,我也不叫妳痛快!」

言罷,宋財主帶人趕走了台下的村民,并打斷了正在唱喪戲的伶人。班主見狀,連忙上前,表示這戲開場后,就不能斷,這可是老祖宗傳下來的規矩,斷了就不吉利,對主家和聽戲的人都不好。

宋財主聽后嗤之以鼻,根本不相信這一套,不過那班主倒也客氣,他的態度也沒有太差,思慮片刻后,宋財主從懷里掏出了十兩銀子:「我今天不想聽喪戲,妳給我唱個歡快點的,只要我高興了,這錢都歸妳!」

十兩銀子對于普通戲班來說,可是一筆巨款,一旁吳敏江見狀氣憤不已,沖上前想要理論,卻被四五個壯漢壓倒在地,圍觀者則議論紛紛。誰曾想班主也是見錢眼開之人,看到宋財主的態度后,他不免有些慍怒:「既如此,那這戲我們不唱也罷,只希望妳能承擔得起后果!」

言罷,班主起身回到戲台,不過眾人沒有急著退走,而是畢恭畢敬地對著台下鞠了一躬,班主則從后台拿出了一個香爐,上了三炷香,直到香燃盡后才帶人離開。宋財主也懶得搭理他,可就在戲班離開后,他忽然感覺全身一冷,就好像有人趴在了他的身后一樣,可他回頭看去,卻什麼也沒看到。

之后,宋財主走到吳敏江面前,聲稱要收回他家的田地,吳敏江氣憤異常,可錢的確還不上,只能看著他在自己面前作威作福。宋財主離開后,他跪倒在父親的靈柩前,痛哭不止。

就在這時,離開的戲班卻折返歸來,班主上前扶起吳敏江,神秘兮兮道:「放心吧,作孽自有天收,姓宋那家伙活不長了!」

宋財主此刻還并未意識到什麼不對,當天夜里,他剛剛睡下,就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他站在一個戲台之上,下面坐滿了人,只是這些人全都臉色蒼白,神色呆滯,有的甚至只剩下的半截身體,有的則缺胳膊少腿。

宋財主嚇壞了,想跑卻動不了。伴隨著下方傳來起哄聲,宋財主的身體竟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嘴巴也發出了聲音,竟開始為這些人表演戲劇。一曲終了,宋財主猛地從夢中驚醒,他全身都被冷汗浸濕了,不過他并未放在心上,以為只是做了噩夢。

結果之后兩天夜里,他又做了同樣的夢。直到第三天,他唱完戲后沒有從夢中醒來,台下的觀眾好像對他唱的戲并不滿意,紛紛起身朝他沖了過來……

隔日一早,宋財主被人發現死在了床上,他的四肢都被折斷,并擺出了一個唱戲時才會做的動作,其雙目圓睜,臉色猙獰,誰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死的。

消息傳到了吳敏江的耳中,他震驚萬分,這才意識到那戲班的班主沒有騙自己。後來他聽人說,戲曲一旦開場,是不能中斷的,尤其是喪戲,因為台下的觀眾很可能不止有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