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女子投河自盡,無意救下一老漢,老漢說:晚上睡棺材里

里昂 2022/11/17

故事發生在北宋景德年間,故事發生在北宋政和年間,在懷清鄉有一寡婦,大家都叫她張寡婦。

張寡婦說起來也是個可憐之人,嫁到懷清鄉的第二年,她相公就因病逝世了。

張寡婦的相公名為林源,是個孤兒,為人心善老實。

林源長大后跟隨鄉里的一名老石匠學習技藝,整日和石頭打交道。

靠著自己的努力,林源終于積攢下一些銀子,并娶了媳婦。

婚后一年,其娘子就懷有了身孕,然后生下了一個男孩,取名為林靖。

本以為日子以后會慢慢越過越好,可不料在孩子出生后沒多久,林源就因病去世了。

自從相公去世后,張寡婦就撐起了整個家,因為她還有一個兒子需要照顧。

為了生計,張寡婦買起了豆腐,雖然日子苦點累點,但每每看著兒子開心的笑容,張寡婦就覺得一切都值得。

因為張寡婦做的豆腐又香又糯,所以每當張寡婦挑豆腐出去賣,總是沒用多一會的時間就會被全賣光。

張寡婦不僅豆腐做的好吃,且人也長的漂亮,所以久而久之,大家就給張寡婦取了一個外號,「豆腐西施」。

本來美并不是罪,甚至是大部分人的向往,可美對于張寡婦來說卻是個累贅。

因為張寡婦長得頗有風韻,所以追求者也不少,已經漸漸成為了張寡婦的困擾。

這天一早,張寡婦剛挑豆腐出去賣沒一會,只聽遠遠有一人喊道:「小娘子,你又出來賣豆腐啦?我都說了,要不你從了我得了,要是你肯嫁給我,我肯定會讓你天天吃香喝辣,也不會讓你像如今這般辛苦。」

聽到這話,張寡婦并未抬頭看說這話的人,而是繼續給其他人賣豆腐。

「張寡婦,你聽到我跟你說話了沒?我告訴你,你可別給臉不要臉,要不然惹本少爺不高興了,那就別怪本少爺砸了你的豆腐攤。」男子走到張寡婦身前說道。

順著聲音看去,只見張寡婦身前站著一個羅鍋男子,且臉上還長滿了麻子。

男子名為李強,因為其羅鍋,所以人送外號李羅鍋。

李羅鍋可是個遠近聞名的惡少,做的惡事不計其數。

可因其父親乃是縣上最有錢的富商,有錢有勢,所以百姓們對于李羅鍋的橫行霸道也是敢怒不敢言。

說起來李羅鍋能糾纏張寡婦也是個意外,本是富家公子的李羅鍋平日里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可殊不知有天李羅鍋不知為何突然心血來潮,非得要親自上街吃豆腐,經過詢問下人得知有一寡婦賣的豆腐好吃,于是李羅鍋便帶著家丁去吃豆腐。

可不料就是那次的遇見,李羅鍋徹底喜歡上了張寡婦,也就是從那日開始,李羅鍋就每日開始糾纏張寡婦。

這時張寡婦也把今天挑出來的豆腐賣完了,面對李羅鍋的糾纏,張寡婦還是想按照往常一樣退而避之,于是便自顧自的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想要快點回家。

可不料今日李羅鍋卻沒了往日的耐心,見張寡婦要走,他急忙攔在張寡婦身前問道:「張寡婦,你今天給我個準話,你到底要不要嫁給我,我告訴你,我可沒有耐心跟你耗下去,要是你再不答應我,那就可別怪本少爺心狠手辣了。」

聽到這話,張寡婦抬起頭看著李羅鍋說道:「李少爺,我求你了,你就別來糾纏我了好嗎,我們不是一路人,我這輩子也不可能再嫁他人,我要為我相公守節。」

「守節?那死鬼都已經死了,你還守什麼節,你還是從了本少爺吧,跟著本少爺一起吃香喝辣的。」李羅鍋一臉不屑地說道。

見李羅鍋對自己亡夫出言不遜,張寡婦也失去了往日的懦弱,直接怒吼道:「李羅鍋,我告訴你,你嘴巴最好放干凈點,你平日里糾纏我,我可以不跟你計較,但如果你再出言侮辱我相公,我張媚和你不死不休。」

第一次見張寡婦生氣的李羅鍋也被嚇到了,呆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而張寡婦見此也不想再繼續和李羅鍋糾纏下去,于是挑起自己的東西就往家走去。

等張寡婦走遠,李羅鍋這才回過神來,想起剛剛自己堂堂一個七尺男兒竟然被張寡婦給嚇住了,李羅鍋是越想心里越生氣。

沉思了一會,李羅鍋仿佛想到了什麼,急匆匆往一旁走去。

而張寡婦回到家后就立馬開始生火做飯,一刻都不得停歇。

過了好一會,張寡婦終于把飯做好了,正準備和兒子一起吃飯,可不料這時她卻聽到屋外鬧哄哄的。

她出門一看,不料卻見李羅鍋此時正招呼著幾個人往自家抬來一口棺材,然后重重地將棺材放在自家門口。

「李羅鍋,你這是干嘛,你是不是欺人太甚了,欺負我們孤兒寡母家中無人是嗎?」張寡婦急忙跑出去說道,說著說著眼淚就不自覺地流了下來。

「張寡婦,我今天已經跟你說過了,我讓你從了我,你非得不愿意,既然如此,那本少爺也就不再和你好說好商量了,我給你兩天的時間,要是明日晚上三更之時,我沒看到你出現在我家,那這口棺材就是你和你兒子的,所以小娘子,你好好考慮考慮哈,本少爺在家等著你啊。」看著生氣的張寡婦,心情大好的李羅鍋對張寡婦說道。

「走,我們回去,本少爺要回家洗澡咯。」說完李羅鍋就帶著家丁們走了。

看著放在家門口的棺材,張寡婦是既生氣又無助,眼淚不自覺地就流了下來。

她本想把棺材給推到一旁,可她一個婦道人家又哪有那麼大的力氣能推得動一口棺材呢?

且一旁的鄉鄰在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后也紛紛不敢出手相助,生怕李羅鍋的怒火會燒到自己等人身上。

哭了好一會,只見張寡婦就從家里拿出了一把斧子,想要劈開放在門口的棺材,可她劈了好一會,卻只見棺材表面只有幾道印痕而已。

聽到家里兒子嚎啕大哭的聲音,最后張寡婦也只能先回家哄兒子。

那一夜,張寡婦醒了一夜,枕頭也濕了一夜,往日來所受的冤屈在那一夜全都傾瀉了出來。

第二天一早,只見雙眼通紅的張寡婦把兒子抱在懷里,背后還綁著其相公的牌位,然后一步一步往河邊走去。

她已經想好了,她決不能嫁給李羅鍋,也不能讓任何人玷污了她的清白之身。

「誒,小娘子,你有吃的嗎?借口吃的。」張寡婦正走著,就聽到不遠處有人喊道。

待轉身一看,只見一老漢身著藍縷地躺在一旁的柳樹下,看起來很是瘦弱。

張寡婦遲疑了一下就走上前問道:「老伯,請問你是在叫我嗎?」

「對啊小娘子,你有吃的嗎?給老漢我吃口,我實在是餓得不行了。」老漢看著張寡婦說道。

看著老漢干裂的嘴唇,那顯然是餓了很久,想著自己和兒子馬上也要投河自盡了,還不如施舍救人一命。

想到這,張寡婦從背后掏出一個面餅子,然后遞給老漢說道:「老伯,我身上就只有這個餅子了,你吃吧。」

老漢見此也不客氣,接過餅子之后就開始吃,因為吃得急,老漢還一度被嗆到了。

見老漢已無事,張寡婦就繼續往河邊走去。

「小娘子,你這是要去哪啊?瞧這小子,長得多俊啊,唉,可惜了,可惜了一條小生命啊!」老漢看著張寡婦背影喊道。

聽到老漢的話,張寡婦內心仿佛被觸動一般,呆呆站在原地,眼淚不由自主地就往下流。

這時老漢也起身走上前說道:「小娘子,有什麼事是不能解決了,你看你這兒子,他長得多俊啊,你舍得讓他就這樣走了嗎?」

聽到這話,張寡婦再也忍不住了,癱坐在地直接嚎啕大哭起來。

見此,老漢并未出言安慰,只是安安靜靜站在一旁看著。

過了好一會,張寡婦終于停止了哭泣,而這時老漢也才緩緩開口說道:「哭出來好點了吧,真是苦了你了,行了,我們回家吧,我救你們母子一命。」老漢說完也不等張寡婦回話,直接就往前走去。

張寡婦看著走在前面的老漢,心里也不知道為何,但她心里有種直覺告訴她,眼前的老漢真的能幫助她,能夠救她們母子倆一命。

不一會,張寡婦就和老漢回到了家,看著門口的棺材,老漢并未多言,直接搖了搖頭后就往屋內走去。

在張寡婦家看了一會后,老漢指著門口的棺材說道:「那棺材今晚搬進屋,你們母子二人今晚睡棺材里,我保你們母子二人今后平安。」

聽到這話,張寡婦很是詫異,為何要讓自己和兒子睡棺材,畢竟睡棺材可很不吉利。

可還不等她問話,老漢就自顧自地走了,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說道:「人做,天看,自有報。天做,人看,人可變。」

老漢走后,可把張寡婦為難住了,畢竟那棺材她一個婦道人家可搬不動,但附近鄉鄰又因怕得罪李羅鍋,所以沒人敢出手相助。

但就在張寡婦無助之時,只見兩頭野豬追逐嬉戲跑來,然后圍著棺材跑來跑去。

可張寡婦卻驚奇的發現,在野豬追逐的過程中,棺材竟然一點點的移動了,慢慢往大廳移去。

看著眼前驚奇的一幕,張寡婦心里很是激動,只好呆呆站在一旁。

不一會的時間,兩頭野豬就將棺材給移到了大廳里,然后跑開了。

晚上,想起白天老漢說的話,張寡婦也不再遲疑,直接抱著兒子就睡到了棺材里,畢竟她現在已無路可退。

而當張寡婦躺到棺材里后才驚奇地發現,原來今日野豬在推棺材時竟不小心把棺材的一角給撞破了,剛好可以讓他們母子倆順利呼吸。

本來睡到棺材里的張寡婦心里很害怕,也很忐忑,所以遲遲未能入睡。

可不知為何,躺著好一會后,張寡婦就突然一陣困意襲來,昏昏沉沉地就睡了過去。

「殺,搶啊兄弟們,全都搶。」剛睡下沒一會的張寡婦突然被吵醒,只聽屋外有人喊著。

她通過棺材的破洞一看,只見一伙土匪正在到處燒殺搶掠。

且這時還有兩人正走進他們家,然后分頭尋找各種值錢的物件。

過了好一會,就見兩名土匪站到了棺材旁。

見此,躺在棺材里的張寡婦害怕不已,連忙捂住兒子的嘴巴,生怕兒子發出聲響被站在外面的兩名土匪發覺。

「你那邊有什麼發現嗎?我這邊全搜了一遍,什麼都沒發現啊。」這時只聽棺材外有一人說道。

「沒有啊,我這邊也什麼都沒發現,奇了怪了,這屋的主人呢,人不見,值錢物件也不見,真是見鬼了,也就這口棺材沒搜了,剩下能搜的地方都全搜了。」那人話音剛落,就聽一人接著說道。

「唉,那可能就是這屋的主人跑哪去了吧,想來定是個窮鬼,不過這破棺材怎麼可能有人睡在里面嘛,你看,又破又爛的,行了,我們走吧,到下一家去,別浪費時間了。」一人說道。

說完,只見兩人就緩緩離開了張寡婦家。

那一夜,張寡婦一步都不敢離開,一整夜都抱著兒子躺在棺材里。

第二天一早,確定土匪們全都離去之后,張寡婦才敢抱著兒子出來。

可映入眼簾的,到處都是被燒殺搶掠過的痕跡。

而這時張寡婦卻聽說了一件事,那就是昨夜李羅鍋死了。

因為李家也是最有錢的一戶人家,自然受到土匪們的特別關注。

可李羅鍋卻仗著自己父親有錢有勢,認為那些土匪不敢得罪他,于是公然和土匪起了爭執。

不料卻被土匪頭子白刀進紅刀出,當場就斷了氣,除此之外李家還被搶了個精光。

結言:「人做,天看,自有報。天做,人看,人可變。」

人不可仗勢欺人,因為善惡到頭終有報。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