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車夫陪髮小拉客,三日后髮小死在山溝,一個善舉救了他

里昂 2022/11/24

民國十六年,淮河地界上有一個名叫江河山的年輕人,他出身農戶,祖上三代都是莊稼漢,若不是遭炮火影響,他也不會背井離鄉,扔下家里的幾畝地不管。

江河山沒啥文化,倒是有一身力氣,與妻子在城內定居后,便在一個朋友的介紹下,成為了一名黃包車夫。每月的工錢雖不算高,但好歹能養家糊口,倒也不錯。

江河山這朋友名叫吳遷,也是個車夫,跟他是發小,不過吳遷從小鬼點子就多,很早就離開了村子,也在城內站穩了腳跟。他告訴江河山,想要拉客,最好去火車站,那里人多,一天下來能拉好多趟。

不止如此,火車站人多眼雜,經常有人失竊,若是車夫們運氣好,把這些東西撿了去,也算個額外的收入。吳遷之前拉的一個客人,就把自己的皮包落下了,而那皮包當中,裝著好幾個大洋,可把吳遷高興壞了,揮霍了好幾天。

江河山聽后,心里雖說有些抵抗,可為了多掙錢,還是跟著吳遷來到了火車站門口拉客。當時正值隆冬臘月,大雪紛飛,一入夜,街上的人便少了很多,只剩下江河山和吳遷等幾個車夫蹲在車站門口。

不知不覺間,天已經黑透了,眾人見實在沒啥客人,便收攤離開了,只剩下了江河山和吳遷還在死等,二人打算再拉最后一趟客人便收車。好在沒多久,車站里還真走出了兩個身穿長衫,帶著黑皮帽子,手提皮箱的男子。

二人見狀,立馬湊上去拉客。那倆人并未開口,只是對視一眼,便相繼坐上了二人的黃包車。他們要去的地方比較遠,位于城外,江河山一聽本來有點不想拉,結果二人直接掏出了十多枚大洋,見出手如此闊綽,二人也不再猶豫,拉起黃包車便在雪地里奔跑起來。

當時夜已經深了,路上一個人也沒有,出城之后甚至還能聽到狼叫,叫人瘆得慌。具體到了哪江河山已經記不清了,只知道他和吳遷將車停在了一個破廟面前,那兩人丟下錢便離開了。

回城之后,江河山正欲回家,卻忽然發現,自己車里掉了一個錢袋。那錢袋的樣式十分老舊,打開一看,里面不是大洋,竟是金光閃閃的金豆子。江河山大吃一驚,不過很快反應過來,這是最后那個客人丟掉的。

不止如此,吳遷的車里竟然也有,當他看到錢袋里的金豆子時,眼睛都看直了。江河山連忙勸慰,叫他把錢還給失主,若是幾個大洋他昧了就昧,江河山不會多管,可這滿滿一兜的金豆子,說明那兩人身份必不簡單,要是真拿走了,恐怕不是他兩個小人物所能承擔得住的。

吳遷聽后點了點頭,可雙眼仍未離開那一兜金豆。之后,江河山將金豆收好,第二天一早便拉著吳遷去找人,可在城外找了一圈,也沒發現那兩個人下車時的破廟。江河山實在沒辦法了,只好拉著吳遷繼續到車站門口等待。

就這樣一連等了兩天,人始終沒出現。吳遷見狀,便動起了歪心思,他以身體抱恙為由,沒有跟江河山出車,而是跑進當鋪,將一部分金豆當掉,一頭鉆進了青樓、賭坊當中。

一根筋的江河山則繼續在車站等,一直等到半夜時分。就在他準備收車的時候,一個人叫住了他。那是個戴著黑帽,圍著圍巾,看不清臉的一個人,不過他個頭很大,比江河山還要高出一頭多。

此人表示要出城,江河山一聽,想起了丟錢的那兩位,便讓其上車,一邊拉車一邊向其打聽丟錢那兩位。巧的是,這人還真認識,江河山一聽高興萬分,連忙詢問他們在哪,結果話音剛落,自己就出現在了一座破廟面前,那兩個身穿長衫之人,就站在破廟門口。

江河山嚇了一跳,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立馬上前將懷中的錢袋遞了過去。那兩人接過后點了點頭,但并未離開,江河山意識到,吳遷那里還有一袋,連忙解釋,稱吳遷生病了,不過他明日會幫忙把錢送回來的。

可剛剛乘坐自己黃包車的那人卻緩緩走了下來,并開口道:「不必了,那錢,他還不上了!」

言罷,只見那人緩緩摘掉帽子,去掉圍巾,露出了一張沒有五官的臉。江河山被嚇得魂飛魄散,再看另外二人,他們全都變成了青面獠牙,兇神惡煞的鬼怪。江河山被嚇得兩眼一翻,直接昏死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他緩緩醒來,卻發現自己躺在家中。他一頭霧水,并詢問妻子自己怎麼回來的,結果妻子表示,他是自己半夜拉著黃包車回來的,莫非忘記了?

就在這時,幾個車友沖進江河山的家中,說是吳遷出事了。江河山聽后大吃一驚,連忙跟著沖了出去。眾人出城來到了一個山溝下,發現了已經涼透的吳遷,他的身邊掉落著一個錢袋,不過里面的金豆全都消失不見了,只剩下了一袋子石頭。

看著吳遷的尸體,江河山想起了昨晚的遭遇,這才意識到他們撿到的錢,根本不是活人的。要不是江河山這還錢的善舉,他恐怕也難逃一劫。此事過后,江河山兢兢業業工作,再也不敢動歪心思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