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黑狗在屋外狂吠,老漢報官救黑狗一命,卻得意外之財

里昂 2022/11/17

故事發生在北宋景德年間,在黃桃鄉有一個老漢名叫黃財。

黃財如今已經年過五旬,獨自一人討生活。

因為家窮,且相貌較為丑陋,所以根本沒有姑娘愿意嫁給他。

但黃財這些年來也習慣了這種生活,畢竟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的生活倒也逍遙自在。

這天夜里黃財正在睡覺,卻聽屋外一直有狗叫。

黃財出門一看,原來是林寡婦家的黑狗在叫。

由于心中好奇,黃財便悄悄趴在墻頭,然后往林寡婦家中看去。

不料卻看到了讓他震驚的一幕,直接把他給嚇得渾身哆嗦。

林寡婦的相公前天晚上剛亡,亡夫名叫陳瀟。

說起陳瀟也是個可憐之人,其父親是個漁夫,一輩子都在水里和魚打交道。

其母名叫黃連,是個老實本分的家庭婦人,為人心善勤快,經常跟隨相公外出打漁。

在陳瀟父母的努力下,陳瀟日子本來過得很幸福,可不幸的是有日陳瀟父母外出打漁時,不料卻突遭意外,兩人雙雙身亡。

自那時起,陳瀟就變成了一名孤兒,鄉里村民見其可憐,于是便經常接濟于他。

陳瀟長大后為了生計,于是便當起了挑貨郎,每日走街串巷賣一些小物件討生活。

有天陳瀟外出賣東西,不料卻見一大漢正捧著一條小黑狗,想要將其丟棄。

看著小黑狗可憐的模樣,陳瀟仿佛在小黑狗身上看到了曾經自己的影子。

由于心有不忍,陳瀟便上前問道:「這位大哥,請問這條小黑狗你是不要了嗎?如果不要了可否把它送給我,也算能和我有個伴。」

「哦,你想要啊,那就給你吧,不過你得送件東西給我。」大漢見陳瀟想要自己手里的小黑狗,于是便說道。

「好的,那大哥你隨便挑,你看中哪個你拿走就好。」陳瀟接過大漢手中的黑狗說道。

大漢翻找了好一會,終于在陳瀟挑貨的箱子里找到了一件自己所喜歡的小物件,然后把黑狗遞給陳瀟后,大漢就走了。

自那以后,小黑狗就開始隨陳瀟一起生活,陳瀟自此開始,生活也不再像以前那般孤寂。

在陳瀟的照料下,小黑狗慢慢長大后,變得很是威猛。

要說起小黑狗,陳瀟對它是又愛又恨,記得有次陳瀟和小黑狗外出賣貨,可突然陳瀟有了尿意,眼看四下無人,陳瀟找了個破墻旁就準備小解。

不料陳瀟正痛快的小解,黑狗卻突然跳起來猛踹了陳瀟一腳,陳瀟一時沒注意,直接就被黑狗給踹倒在一旁,手上也被淋濕了。

「你這畜生,你想干嘛,是不是非要我把你給燉了?」陳瀟從地上站起身氣呼呼地罵道。

可正當陳瀟罵得痛快之時,只聽「轟隆」一聲,破墻突然就倒了下來。

看著突然倒下的破墻,陳瀟真是心有余悸,因為要是剛剛黑狗沒有猛地踹一下自己,那自己此刻就肯定會被破墻給砸到了。

從那時起,陳瀟就覺得黑狗很有靈性,也就是從那開始,陳瀟心里開始把黑狗當成了家人,無論去哪都會帶上黑狗一起。

如果這次算是黑狗護駕有功,那還有一次更是玄乎,因為那次要是沒有黑狗,陳瀟肯定早就會命喪黃泉了。

在陳瀟破墻小解事情發生后的第三天,這天一早,陳瀟吃過早飯后就準備挑起箱子出去賣貨。

可不料出門之時黑狗卻不讓陳瀟走,一直緊緊咬住陳瀟的褲腿。

陳瀟還以為黑狗只是貪玩,于是便呵斥它幾聲,不料黑狗卻仍舊不愿意松嘴,一直緊緊咬住陳瀟的褲腿。

就這樣,一人一狗僵持了許久,陳瀟終于忍不住了,從一旁拿起棍子就要朝黑狗揮去。

黑狗見此急忙跑向一旁,不斷地朝陳瀟犬吠,陳瀟一走,黑狗就要上前阻攔。

過了好一會,眼見差不多已到晌午時分,正當陳瀟郁悶之時,不料黑狗卻不阻攔他了。

反而是跑到陳瀟身前不斷地向陳瀟搖了搖尾巴,時不時地還叫兩聲,仿佛是叫陳瀟外出賣貨。

見黑狗如此,陳瀟的怒氣頓時也消了下來,于是重新挑起賣貨的箱子后就和黑狗出發了。

一人一狗走了許久,經過一處山崖時卻見有很多人正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一旁還擺放著很多遺體。

陳瀟上前問其緣由,這才得知剛剛山崖上不知為何,突然就滾落下來很多巨石。

很多路人一時躲閃不及,有的被當場砸死,有的則被砸成重傷,現已經去找郎中醫治去了。

得知事情的起因經過后,陳瀟不由得轉身看了眼黑狗,要是剛剛沒有黑狗的阻攔,那自己如今也肯定會被巨石給砸到了。

黑狗除了救陳瀟兩次性命以外,還經常幫陳瀟賣貨。

每當有客人在挑選貨物之時,黑狗就會對客人搖搖尾巴,一臉的討好。

看著如此有靈性的黑狗,那些客人紛紛到最后都會慷慨解囊。

在一人一狗的努力下,陳瀟家的生活也在慢慢變好,還蓋起了兩間大瓦房。

這天陳瀟和黑狗賣貨回來,正準備生火做飯,卻見鄉里林婆突然找上門。

林婆是個媒婆,經常幫人家說媒拉紅線。

林婆笑嘻嘻地說道:「陳瀟,我跟你說,縣上的林秋梅看上你了,所以特意找我來和你說說,看你什麼意思,要是你也同意,那我就回去轉告她一聲,你們也好早點把婚事給辦了。」

得知林秋梅對自己有意思,陳瀟頓時開心不已,因為林秋梅可是附近十里八鄉有名的大美人,很多人都曾上她家提親,可不知為何,林秋梅卻一個都看不上。

「愿意,我愿意,還勞煩林婆回去轉告林姑娘一聲,我陳瀟愿意迎娶她過門,能迎娶到林姑娘,那可是我陳瀟的福分。」受寵若驚的陳瀟也沒多想林秋梅為何會看上自己,直接就答應了下來。

可正當林婆和陳瀟兩人相談甚歡之時,黑狗卻不知何時已悄悄走到林婆身旁,然后突然高高跳起,直接就往林婆身上撞去。

林婆一時沒注意,直接就被黑狗給撞倒在地,嘴里還吃了不少的沙子。

陳瀟見此生氣不已,立馬把林婆拉起,一頓好說歹說之后,林婆這才生氣地離去。

待林婆走后,陳瀟立馬找來條繩子,直接就把黑狗給綁了起來,然后怒斥說道:「死黑狗,我告訴你,我好不容易才能討到媳婦,你可別壞我事,我跟你說,要是你壞了我的好事,我立馬就將你給燉了。」

黑狗仿佛聽懂了陳瀟的話,也仿佛想向陳瀟解釋什麼,朝著陳瀟一直「汪汪」地叫著。

在林婆的操辦下,陳瀟和林秋梅不久就成親了,成親當天為怕黑狗出來搗亂,陳瀟還特意將黑狗給拉到后院綁了起來。

在陳瀟洞房夜,黑狗不知為何,一直朝著屋子里亂叫,叫的街坊鄰居都不得安寧。

不過大家想到今夜乃是陳瀟的大喜之日,所以這才沒有上門找陳瀟討要說法。

可第二天一早,林秋梅的哭聲卻響徹了鄉鄰,眾人來到陳瀟家一看,這才發現陳瀟已經死了。

面對眾人的詢問,林秋梅哭訴道:「昨夜我們倆正恩愛著,那時相公還好好的,等我們辦完事后,相公也還好好的,可不知為何,今日一早,相公就已經死了。」

眾人聽到這話,雖然心里很是疑惑,但也沒有多想,全都當陳瀟沒有這個福分。

可就是在陳瀟死后的第二天晚上,鄰居黃財正在熟睡之時卻被黑狗給吵醒了,黃財好奇之下就趴在墻頭往陳瀟家看去。

不料卻見林秋梅此刻正站在院子里指著黑狗說道:「李三哥,就是這畜生,我聽林婆說那死鬼家的這條黑狗很有靈性,所以我們還是早點將它給宰了,避免日后給我們帶來禍端,且你看它現在一直在叫,要是把街坊鄰里吵醒了,那我們可就麻煩了。」

林秋梅話音剛落,站在她身邊的一男子一把摟住林秋梅說道:「放心吧小娘子,我現在就進屋找把刀給它宰了,不過那毒藥還真是厲害啊,你只放了一點,陳瀟那死鬼就被毒死了。」男子說完就往廚房走去。

躲在一旁的黃財聽到這話,這才明白了原來陳瀟的死并不簡單,而是被林秋梅和她的姘頭給下藥毒死的。

黃財本想直接闖進去救黑狗,可一想自己年齡已經大了,必然不是那李三的對手。

沉思了一會后,黃財便往縣衙趕去,然后將自己所見之事如實告知了縣令。

縣令聽完黃財的話也沒有遲疑,立馬召集了幾名衙役就和黃財趕往陳瀟家。

當眾人趕到陳瀟家門口,卻聽屋里傳出一男子的聲音說道:「這死鬼真是太懶了,廚房那些刀沒有一把是鋒利的,害我磨刀磨了這麼久,現在想想下藥毒死他真是便宜他了。」

「哈哈,李三哥說得對,不過說起來還真是要感謝那死鬼,要不是他說漏嘴,我們也不知道他家地底下藏有黃金,不過如今他已經死了,那黃金自然就會落入我們之手了,我們到時候慢慢挖,必然會找到那些被藏在地底下的黃金,你早點動手吧李三哥。」李三話音剛落,就聽見林秋梅說道。

站在門外的黃財聽到這話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沖了進去,他怕再進去晚一點,黑狗就會遭遇不測。

而隨著黃財的沖進屋,縣令等人也一起沖了進去,然后將林秋梅和她的姘頭李三給一并抓了起來。

看著院子里孤零零的黑狗,黃財甚是憐惜,上前解開綁著黑狗的繩子,然后說道:「大黑狗,我知道你主人死了,你很難過,這樣吧,你以后就跟我吧,只要我有一口吃的,我就不會讓你餓著。」

黑狗聽完黃財的話,眼里慢慢流出了淚水。

隨后只見黑狗突然跑到一旁的石磨旁,然后用嘴不停地把泥土給拱開,同時還不停地朝著黃財叫兩聲,仿佛是叫黃財和它一起挖。

黃財見此雖心里很是疑惑,但還是從一旁取來一把鐵鍬,然后開始和黑狗挖起來。

一人一狗挖了一會,就只見黃財從地里抱出了一個罐子,打開一看,里面全是黃金。

黑狗用嘴拱了拱罐子,然后又朝著黃財叫了叫。

黃財見此就試探地問道:「大黑狗,你說的什麼?你是說把這些黃金送給我是嗎?」

大黑狗仿佛聽懂了黃財的話,流著眼淚點了點頭,然后突然往一旁跑去,直接一頭撞死在了柱子上。

被抓走的林秋梅和李三剛開始還很嘴硬,一直不愿承認下藥毒死陳瀟之事。

但最終因遭受不住酷刑,于是林秋梅這才將自己和李三害人之事說了出來。

原來林秋梅和李三早就好上了,有次陳瀟外出喝酒之時,竟無意中透露出一條消息。

他說他夢到了神仙,神仙說在他家的地下埋有一壇子黃金,讓陳瀟將金子挖出來,然后去做善事。

那些和陳瀟一起喝酒的人全都把這句話當成了陳瀟的醉話,不料卻被一旁的李三給當真了,于是便立即趕回家和林秋梅商量起了謀財害命之法。

也正因如此,后面這才有了林婆上門說親的事,而新婚洞房夜,林秋梅趁陳瀟不注意之時,就悄悄在酒里下了毒藥,然后將陳瀟給毒死了。

除此之外,縣令還在林秋梅身上搜出了害死陳瀟的毒藥,由于證據確鑿,林秋梅和李三不久就被判處了極刑。

而黃財念黑狗忠心護主,是個忠犬,于是便將黑狗和陳瀟葬在了一起。

事后黃財還用從陳瀟家得來的黃金做了很多的善事,例如修橋,建私塾,開設免費施粥鋪等。

不久黃財還在林婆的介紹下迎娶了縣上的一位姑娘,姑娘名叫袁湘,乃是縣上袁鐵匠之女。

隨后黃財還開始做起了生意,因其很有經商頭腦,生意是越做越大,最后還在縣上買了座大宅子,并在縣上安了家。

不過有錢后的黃財并未忘記自己發家的原因,所以他一生都在做善事,平日里經常積德行善。

婚后兩年,袁湘為黃財生下了一個兒子,取名為黃善,寓意兒子長大后一定要與人為善,經常要行善積德。

而黃財也活到了九十八歲之際,這才無疾而終。

結言:「萬物皆有靈,豈非人之本。」

「向善之人終得善果,向惡之人終得惡果。」,與人為善,自己就能得其善,與人為惡,自己就能得其惡,望與諸君共勉。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