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故事:女子想賣身救子,路上幫母豬接生,母豬說,你根本沒有兒子

里昂 2022/10/10

王大山和妻子劉氏有二子一女。大兒子名叫王貴,二兒子名叫王勇,女兒名叫王寶珠,后面兩個孩子是一對龍鳳胎。

說起劉氏村中的婦人都很羨慕,她年輕時頗有姿色,有幾戶人家都曾向她提過親。

劉氏經過一番挑揀之后最終嫁給了王大山。家中爹媽非常疼愛這個女兒,看到女兒選的夫家后很詫異。

母親特地詢問道:「村長家的孫子條件比王家好多了,他人又長得俊俏,你為何不愿意嫁給他?」

劉氏笑著說:「這女人嫁人除了要看夫家,還要看丈夫的為人如何呢。娘你就放心吧,王大山那人老實,沒有多少心眼,我嫁過去不會吃虧的。」

母親想到女兒一向有主意,再加上王大山還有一門瓦匠的手藝,嫁過去不會太過辛苦便答應了這門婚事。

劉氏嫁過來之后果然不出她所料,丈夫對他千依百順,讓她對這段婚姻很滿意。

不過這世上的生活并不是一帆風順,王大山的性子軟和,婆婆卻是個明白人。看到兒子被媳婦拿捏就氣不打一處來。

劉氏最愛說的話就是:當初好幾家人上門提親,可我只愿意嫁與你為妻,大山呀,你可要對我好啊。

妻子能說會道,丈夫聽后笑得合不攏嘴,覺得自己真是一個有福氣的男人。因著這樣的原因,每次劉氏偷懶不愿意干活惹婆婆生氣,王大山總會攔住母親面前幫媳婦說好話。

這當娘的日子久了哪會不心寒,從此之后也懶得管兩人的閑事,搬到鎮上和做生意的小兒子住去了。

劉氏從此可揚眉吐氣了,頭上沒有人管束,自己也終于能當家作主。她生了大兒子,兩年后又生下龍鳳胎,日子過得不要太順心。

夫妻兩人對大兒子和龍鳳胎的態度差別很大。家中的活計大半都是他在做,反倒是兩個小的就過得悠閑多了。

就連在結婚這件事上,他們也要壓著大兒子一頭,非得讓小兒子提前幾天成親,然后再給大兒子辦親事。

小兒子的婚事辦得熱熱鬧鬧,新娘家的聘禮也給得多一些。到了大兒子的時候就找個借口說沒錢了,婚事也辦得馬馬虎虎的。

至于大媳婦有沒有意見?大兒子的生活幸不幸福,兩人自然也是不關心的。

這樣的偏心如又何瞞得過他人的眼睛,不過這是別人的家事也不好過于討論。只是有時候說到的時候,有意無意的會提起罷了。

按說兩個兒子父母若是區別對待,很容易引起家庭矛盾,可難得的是,王貴夫妻兩個都是心善的人。

在他們看來都是一家子親人,吃一點虧也無需過于計較,家庭和睦才是最要緊的。

因著兩人的退讓,王家的日子倒也是過得風平浪靜,沒有起什麼大的波瀾。直到兩個媳婦生了小孩之后,家中的氛圍才因此而大不相同。

王貴娶的妻子名叫張蘭花,她嫁過來后非常的勤快賢良。因為家中的其他人不怎麼干活,重擔都壓在了倆人的頭上,太過操勞的張蘭花直到兩年后才身懷有孕。

生兒育女本就是讓人歡喜的事情,夫妻倆人自然也不例外,一心盼望著孩子的到來。十月懷胎,一朝分娩。

張蘭花是在半夜時分產下孩子的,等勞累昏睡過去的她醒過來,就看到丈夫滿臉愁容的坐在床前。

新生的孩子則被裹在襁褓中,正躺在身邊呼呼的大睡。丈夫的表情讓她心中有了一種不妙的感覺,于是連忙開口詢問,是否孩子有什麼不妥。

王貴握著妻子的手,一時之間不知如何開口,最終他嘆了一口氣:「孩子兩邊的腳長短不一樣,長大了走路可能會是一個跛腳。」

張蘭花一聽也愣住了,連忙將孩子解開查看。這一看眼淚頓時就流了下來,心中責怪自己沒有好好養胎,這才害了孩子變成這樣。

王貴看著妻子難過,連忙安慰說:「你還在月子里呢?可不能太過悲傷了。事在人為,之后的日子誰又能看得到呢。」

張蘭花聽后心中方才好受一些。丈夫這一番話也有道理,就比如說鎮上那個劉麻子吧,長著一臉的丑相,可是卻找了兩個漂亮的媳婦回來。

只因為他有一門殺豬的手藝,平日家中油水總是不斷,自有那女子愿意嫁給他。

張蘭花生下了有缺陷的兒子,原本還害怕婆婆責罵。可誰知劉氏卻一反常態,反而叮囑他們說,孩子既然已經生下來了就要好好養著,論起來,你們做爹媽的也是虧欠他了。

夫妻倆聽了這話后都不由得松了一口氣。要知道劉氏是最愛臉面的人,這個孩子注定會被人說閑話,要按以往的性子,她必會破口大罵才對。

劉氏為什麼一反常態呢?只因為她如今正心虛著呢,生怕大兒子夫妻發現她做下的虧心事。

這個孩子根本就不是王貴夫妻親生的,而是小姑子王寶珠的孩子。

王寶珠嫁給了隔壁村的李書生,李書生只考中了一個童生的名頭。不過鄉間很少有人會讀書識字,眾人對他們家也自然多了一份尊重。

李家爹媽自覺得高人一等,雖然家庭不富裕,卻定了許多大戶人家的規矩。平日里對幾個媳婦更是各種敲打,話里話外就是不許給家里丟臉,免得影響了李書生的前程。

王寶珠沾了丈夫的光,在婆家的日子過得比兩個妯娌自在多了,話里話外都帶有一些傲氣。等到她懷了身孕,明明胃口很好,卻時不時地就要找些酸的東西來吃,哄得婆婆看后高興不已。

酸兒辣女,媳婦這一胎懷孫子的可能性很大。一心盼望著孫子的婆婆還專門養了十幾只雞,不久便殺一只來給王寶珠補補身子。

事情若無其它變故,王寶珠順利的生下男孩,以后在婆家也能站穩腳跟了。可俗話說:人有旦夕禍福,月有陰晴陽缺。就在她懷孕9個月的時候,村中來了一個化緣的道姑。

王寶珠也隨著眾人送給了她幾文錢,那道姑頗有些道行,她看了看王寶珠后開口提醒說:「你腹中懷了一個男孩,貧道剛才看了你的面相,這孩子恐怕腿腳有一些不便,其它倒是無礙的。」

這一番話語不異于晴天霹靂,追求完美的王寶珠哪里能夠接受這個現實。一想到以后會受到婆婆的責罵,兩個妯娌的嘲笑,她就恨不得把這腹中的孩子打掉。

王寶珠如此相信道姑也是有原因的,村中的王大娘丟了50個錢一直都找不到,如今請了道姑一算,竟然在村邊一個烏鴉窩中把錢找了回來。這一下可把眾人都給鎮住,他們竟然有幸遇到高人了。

因此王寶珠聽了道姑的話后不敢等閑視之,她又送上一些錢財請道姑幫忙保密,道姑不愿多事便點頭答應,反正她很快就要離開這兒了。

心中慌亂的王寶珠,很快便找了個借口回到娘家告知母親真相,讓她幫自己想一個辦法。劉氏一聽可也著急壞了,若女兒真生下有缺陷的兒子,說不定會被休掉的。

兩人一時之間愁容滿面,可又實在想不出辦法來。直到晚飯時,劉氏看到張蘭花懷孕的肚子后突然眼睛一亮,心中生出一個計策來。

這一日早晨,母女兩人來到一處偏僻的地方,劉氏開口道:「你和你大嫂懷孕的日期相近,不如咱們想個辦法把兩個孩子換過來吧。」

王寶珠聽后先是一喜,隨后又有些擔憂,若是大嫂懷的是女兒,婆婆必會不高興的。

劉氏點了點女兒的頭,「你這個妮子呀,事到如今還管得了許多,到時候咱們還能找個借口說先開花后結果,總比生下殘障的孩子強吧。」

王寶珠無奈之下也只得答應,準備等張蘭花生孩子那天溜回娘家。反正兩家離得近,也容易引起他人的注意。

張蘭花又哪里想得到婆婆和小姑子的這一番算計。她是在傍晚時分發動的,一直到了半夜方才生下孩子,因為身體虛弱很快便昏睡過去了。

王寶珠也是個心狠的,在大嫂發動之后,就把準備好的催產藥吃了下去,還比大嫂提前生下孩子。

孩子生下來檢查一看,果然兩邊腿長短不一樣。這下可把她給氣得差點流淚,對孩子自然也喜歡不起來。

母女倆花錢打點了一番產婆讓她隱瞞了真相,對外只說生下的是一個女兒。婆婆和公爹得知不是孫子后都很失望,也沒有心情仔細地檢查孩子。

這也為母女倆偷換孩子創造了條件,就這樣趁著夜黑人靜的時候,張蘭花的兒子被換走了。母女倆先前還提心吊膽了一段時間,生怕被別人看出蹊蹺來,等過了兩個月后方才放下心來。

張蘭花夫妻倆對這個兒子很疼愛,并不因為他身上有缺陷而抱怨。為母則剛,為了孩子以后有好的生活,兩人平日干活也更加賣力起來。

時間就這樣緩緩地來到了半年之后,這一年夏季,張蘭花的兒子不小心感染了風寒。附近的赤腳郎中看后不敢下藥,讓他們到城中醫館去看一看。

這下可把夫妻兩人嚇壞了,回家后就找爹媽要錢,孩子的病情可等不得呀。劉氏給了500文錢,再多的確是沒有了。

只讓夫妻兩人自己想辦法,若是治不好,也只當孩子沒有福氣了。

張蘭花夫妻平日掙的錢財大都要上交給婆婆,如今因為兒子受制于人,心中既焦急又后悔。若是兒子能逃過一劫,以后他們也要為自己的小家打算了。

無奈之下,也只能抱著孩子坐上牛車,急匆匆地往城中而去。

醫館的大夫看后先給開了幾副藥,等兩人結完賬,帶來的500文錢已經所剩無幾。按大夫所說,沒有十兩銀子這病恐怕治不好。

十兩銀子對一個普通之家來說,抵得上幾年收入了。就算家中有錢,婆婆必然也不會花費錢財救治,只會叫他們再生一個。

可自己的孩子自己心疼,為了節省錢財,他們決定步行回家。失魂落魄的張蘭花沉思了一陣后開口道:

「相公,我聽說鎮上趙地主家招廚娘,不如我賣身到他家去,得來的錢財你拿去給孩子看病吧。」

王貴一聽連忙阻止,兒子他痛愛,可又怎麼忍心讓妻子沒了自由身。「娘子可不能如此想,賣身契可不是鬧著玩的,以后買賣都隨主家,說不得連性命都難保呢。」

這一番苦心婆婆的勸說,終于讓張蘭花暫時打消了賣身的念頭。

心事重重的兩人隨后沒再說話,一心只忙著趕路。就在他們經過一處山腳的時候,遇到了一個身穿青衫長袍,模樣看起來很俊俏的男子。男子面帶焦急神色,當他看到張蘭花夫妻后停下了腳步。

「給兩位見禮了,我家娘子將要生產,如今正在家中痛得打滾,把我趕出來找穩婆呢。我這人生地不熟的,一時也沒有頭緒。還懇請你們幫我找一找人吧,事后咱們夫妻必有重謝。」

張蘭花一聽連忙說道:「我曾隨一個好心的產婆學過幾年,因為家中婆婆不喜歡,才沒有從事這一行當。你若不嫌棄,便讓我去看一看吧。」

男子一聽大喜,會接生就好。反正他家娘子身體健壯,想必痛一些也能忍受。他帶著兩人往一處山中而去,經過一片白霧彌漫的樹林后來到了一個山洞中。

張蘭花讓丈夫抱著孩子等候,自己則跟著男子走入了房中。這處山洞里面裝飾得很雅致,還擺放著許多名貴的器具,看得出來這是一個富貴之家,就是不知道為何選擇住在山洞中。

她的這一番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等她進了產房,只見寬大的石床上,一丈多長的母豬正躺在上面直呼叫痛。

青衫男子急切地上前安慰母豬:「夫人啊,我已經把產婆找過來了。就讓她幫你接生吧。相公我被你嚇得腿腳發軟,就先去外面等你的好消息了。」

母豬一聽當即怒罵,「想當年我也是咱們族中的一枝花。因為你相貌俊俏才嫁與你為妻。誰知你卻是一個膽小的野豬精,真是白費了我當初趕走其她情敵的一番苦心了。」

原本還有些緊張的張蘭花,聽到它們耍嘴皮子后心中不由暗自好笑,人也放松了下來。

母豬已經罵完了丈夫后,又輕聲細語地道:「張娘子無需擔憂,咱們是山中修行得到的野豬精,平日從不害人性命,你只管好好幫我接生。一會會平安送你們回家的。」

張蘭花點了點頭,事到如今也顧不得害怕了,很快便專心地幫著母豬接生起來。

精怪身體強悍,張蘭花上手之后雖然有些生疏,不過終歸還是順利地接生下來了8只小豬崽。

山洞一時之間變得熱鬧非凡,小豬仔的叫聲不斷響起。野豬精夫妻倆看著一群孩子笑得合不攏嘴,雖是獸類,一家人圍在一起讓人看了也覺得溫馨異常。

在野豬精夫妻的挽留之下,他們當夜就在洞府中住了下來,并有幸吃到了山中生長百年的靈果。這靈果一下肚,兩人都覺得神清氣爽起來,連日的疲憊也一掃而空。

感受了這一番好處后,張蘭花連忙詢問這果子生病的孩子能不能吃。

野豬精聽后點頭說可以,又把孩子抱過去讓他們看一看。兩人身懷道術,對一些人間的疾病還是有辦法的。

那男子名叫朱大有,他看到孩子是感染風寒,就對著他吹出了一口靈氣。沒過多久,原本精神萎靡的孩子很快變得活潑了起來,發出了歡快的笑聲。張蘭花夫妻看到歡喜不已,連連道謝。

那母豬名叫花二姐,此刻也幻化成了一個美麗的女子,笑著說道:「這是應該的,你先前還幫我接生了呢。這孩子不是你們親生的,他的爹媽為何不親自帶著他去看病。」

張蘭花聽后很詫異,花二姐為何這樣說?于是便把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

花二姐搖了搖頭頭,「我和相公已有500年的道行,對于面相之術也有研究。你根本就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女兒呀。」

隨后她又詢問了夫妻兩人在家中的情形,等張蘭花說完后,花二姐覺得這王家有些不對勁。

她轉頭對著丈夫說道:「你去王家把事情查個清楚,這背后必有古怪。」朱大有答應了一聲,隨后只見一道白光閃過,他整個人就在原地消失不見了。

他這一去,大約半個時辰過后才回轉洞府,面上帶著輕松神色,看得出來,事情辦得很順利。

「果然不出夫人所料,張娘子的孩子已經被換掉了,她那婆婆還不是第1次做這樣的事情。」

就在這一天晚上,張蘭花和丈夫聽野豬精說出了婆婆的秘密。他先前去了王家,并用了入夢之術看了劉氏的記憶。

在夢境的記憶片段中,朱大有看到了第1次懷孕的劉氏挺著大肚子和丈夫出門。原本她已經要生了,可因為愛好熱鬧,死纏爛打之下讓丈夫帶她去看廟會。

當天傍回來時兩人遇到了大雨,無奈之下只得在一間破廟中歇息。當時里面還有一個的夫人在躲雨,那夫人也身懷六甲了,兩人還因此交談了幾句。

當天晚上天雷滾滾,聲音很是嚇人。也不知道是受了驚嚇,還是時間到了,兩人孕婦都在當夜生產起來。

還好那位夫人帶來的仆婦是個有經驗的,忙前忙后的為兩人接生。那位夫人生完孩子后就暈了過去,急得仆婦團團轉,一時之間也顧不上照看生下來的孩子。

劉氏生下孩子后精神倒也還好,可當她檢查孩子之后,發現自家女兒臉上長了一大塊胎記。

當時可把她嚇壞了,先前眾人都羨慕她長得漂亮,又嫁了的聽話的好夫婿,如今這個女兒卻是給她丟臉了。

劉氏轉過頭去不愿意再看女兒,等她看到破廟中另一個孩子的時,鬼迷神竅之下就把兩個孩子調換了。

粗心的王大山回到家后才發現孩子被換,不過劉氏一向對這個丈夫有辦法,當下使出了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手段來。

王大山是個耳根子軟的,又愛重劉氏的顏色。于是將錯就錯也幫著隱瞞了下來,反正那個女兒也不是個好的,就當他們沒有緣分罷了。

換來的那個男孩自然就是王貴了,因為不是自己親生的孩子,兩人對他自然沒有雙胞胎那樣疼愛,只把他當成一個養家糊口的苦力罷了。

王貴和張蘭花平日都是老實寬厚的人,可如今聽到了這件事情也不由得大怒,真的是欺人太甚。

兩人迫不及待的想回到家中,把自己的女兒接回家來。只要是親生的孩子,無論男女他們都愛。

花二姐卻讓兩人不必著急,如今沒有憑據,說出來他們也不會認的。這件事情還需是交給朱大有來辦吧。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朱大有能者多勞,第2天夜里又給王寶珠的婆婆,還有王貴的親生爹娘托夢。若想事情圓滿解決,還需得她們出手才行。

于是在兩日后孩子回到家中,先前得了野豬精托夢的李書生母親,急匆匆的來到了王家看孩子。

孩子已被野豬精治好了雙腿,人長得白白胖胖的非常可愛,隨著模樣的長開,和李書生長得有幾分相像起來。

這容貌可比那什麼滴血認親的把戲靠譜多了。想到夢境中看到的事情,王寶珠的婆婆忍不住就吵了起來,劉氏自然是不承認的。

兩人拉拉扯扯間,吸引了許多看熱鬧的村人來圍觀。眾人聽了他們兩人的訴說,又看了兩個孩子,之后一致認為孩子被換掉了。

李書生的母親聽后非常得意,抱著失而復得的大孫子不放手。這孩子明明就是個好的,兒媳婦非說他的雙腳有毛病,莫非是瘋了不成?

王寶珠肯定是不瘋的,若是沒有野豬精的幫助,母女倆的計謀也不會那麼快被識破。

經過這一件事情后,她們狠心的形象也就深入人心了。尤其在兩日之后,王貴的親生爹媽趕來相認,眾人對這一家人更是敬而遠之。

因為換子的事情,王貴和妻子找了個借口,搬到了山腳下的一間破草屋居住。當鎮上的劉員外夫妻來到這里,看到兒子一家如此清貧時不由得潸然淚下。

劉氏換了孩子竟然如此苛責于他,反之他們對那個面容有胎記的養女卻慈愛有加。

劉氏的那個女兒長大之后胎記漸漸消去,如今已嫁人生子,從小到大都享著富貴,從不用為生計發愁。

這一對比,劉員外夫妻心中又難過又愧疚,若不是得了精怪托夢,也許他們和親生兒子一輩子也不能重逢了。

當初劉夫人之所以帶著仆婦在破廟躲雨,是不小心遭了小妾的算計,慌亂之下兩人逃到了那破廟,驚嚇之后當天晚上生下了孩子。

幸運的是后來劉員外找到了她們,劉夫人回去之后查明真相把那個小妾處置了,說來這都是家宅不寧所致的禍患。

當初她看到孩子臉上的胎記還非常傷心,也以為是自己的原因導致的。直到前兩日做夢,方才知道是遭了無妄之災,因此便急匆匆的趕過來接兒子回家去。

劉氏之后還想厚著臉皮來打秋風,結果卻被劉員外夫妻罵了回去。再敢如此沒臉沒皮,咱們就去官府走一遭,如今不告也只是看在養女的份上罷了!

聽到養女二字,劉氏心中一動,那可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如今自己上門去認親,應該不會不理自己才對。

誰知那劉小姐連門都沒讓她進,只派管家出來轉告說:

「夫人從小到大的爹娘都是劉員外夫妻,可從沒聽說過有別的人呢。你扔掉女兒時她臉上可是有胎記的,我家夫人可沒有呀。」

吃了個閉門羹的劉氏只得灰溜溜的回來,口中大罵兩人白眼狼,不孝子。這話落在他人耳中卻惹來了恥笑。她也不想一想自己扔掉女兒,偷換別人孩子的時候又是何等的心狠呀!

張蘭花和丈夫離開后,王家的日子艱難了起來。小兒子平日就很少干活,如今讓他辛苦下地自然不愿意,也時常找個借口推辭起來。

無奈之下的劉氏和王大山兩人只得擔起了家務,每日早日出晚歸的養家。在風吹日曬之下,沒過多久兩人就變得憔悴了許多。

女兒王寶珠在婆家的日子也不好過。她不知道孩子的腳是被野豬精治的,還以為當初孩子的問題不嚴重,長大一些就會自動痊愈。

因此她心中非常的后悔,對著母親也是埋怨不已。李書生后來又納了一個良妾,還讓那個妾打理家務,倒讓王寶珠這個正妻成了擺設。

丟了臉面的她,終于忍不住回家對著母親大吵起來,說要不是她出的餿主意,自已如何會受盡委屈?

劉氏這段時間日子過得不順暢,時常被人嘲笑。如今親生女兒還來指責,于是當下也不客氣地懟了回去。母女倆人從此之后反目成仇,很少來往。

張蘭花和丈夫則是苦盡甘來,劉家父母慈愛,兒女孝順,一家人過得很是幸福美滿。

結語:

聰明反被聰明誤,劉氏若是擺正心態,好好教導兒女,不過于溺愛,一家人未必不能和和睦睦的過日子

古語有云:

自古機深禍亦深,休貪富貴昧良心,

檐前滴水毫無錯,報應昭昭自古今。

劉氏和丈夫的所作所為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