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故事:新郎迎親,途中遇白衫阿婆攔路,阿婆:洞房夜別脫新娘肚兜

里昂 2022/11/24

清朝時期,吳州有個名叫吳云鵬的書生,他的未婚妻名叫芳羽。吳云鵬與芳羽在三個月前本該成婚,可芳羽生了一場重病,錯過去了,如今,她的病情大好,他們便重新舉辦了一場婚禮。

這日一大早,吳云鵬騎著高頭大馬,帶著身后抬著花轎的一行人,前去芳羽家迎親,路上,一個身著白衣的老阿婆攔住了吳云鵬的去路。吳云鵬看阿婆身形矮小消瘦,頭髮蒼白,想著老人家應是遇到了什麼困難,連忙下馬走到她身邊詢問。

走到阿婆近前時,吳云鵬發現,阿婆的眼睛是黃褐色的,她眼里的瞳仁在陽光的照射下縮成了窄窄的一條線。阿婆沖著吳云鵬招了招手,在他彎腰后,附在他耳邊說了一句:「切記,洞房夜別脫新娘肚兜,否則將有大難臨頭。」

吳云鵬聞言,愣了一下,阿婆沒給他細問的機會,她說完這句話后,以不符合她年齡的速度飛快沖進了草叢中,等吳云鵬反應過來前去追趕時,發現她早已不見了蹤影。

想了半天無果后,吳云鵬索性不再糾結阿婆說的那句話,他帶著迎親隊伍將芳羽接回了家,兩人拜堂成親,進了洞房。

人生一大喜,便是洞房花燭夜,吳云鵬看著精心打扮過后越發美艷的芳羽,腦子里什麼都記不住了,他和芳羽鬧作一團,兩人的衣物扔了一地。就在吳云鵬伸手要將芳羽的肚兜解開時,一個拐杖「啪」地一聲打在了吳云鵬的手上,他疼得「嗷」了一嗓子,扭頭一看,發現敲他的竟是白日里的那個白衣阿婆。

阿婆瞪著吳云鵬,怒道:「我跟你說了什麼?若不是我不放心,過來看看,你們倆的小命都得交待在這兒。」

芳羽見有人進屋,害羞地縮進了被子里。現下聽到阿婆說的話,她驚得坐直了身體,緊緊抓住新婚丈夫的手,詢問地看向他。

吳云鵬聽了這話也吃了一驚,他給了芳羽一個安撫的眼神,起身將阿婆帶到桌邊,請她坐下講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阿婆看了一眼芳羽,長嘆一口氣,說道:「也是我本事低微,這才留下了禍端。芳羽是我的救命恩人,她身上的肚兜是她生病后我給她穿上的,她體內有一邪祟,只有肚兜才能鎮壓住。」

阿婆說著,起身變作一只雪白皮毛,黃色眼睛的貓,芳羽看見這貓,驚呼一聲,「原來是你。」

芳羽對丈夫解釋,三個月前,她外出游玩,在草叢中看見了一只被蛇纏繞住的白貓,她見白貓雙眼含淚,奄奄一息,心生憐意,出手將它救了下來。那貓頗有靈性,從此以后常到她家來看她,時不時還會銜上幾朵小花哄她開心。

自從她病好后,白貓再也沒有出現過,她曾經派人找尋,一無所獲,沒想到這日在洞房里見了面,白貓竟然還能化作人形。

白貓臥到芳羽身邊,口吐人言道:「那大蛇是污穢集在一處所化成的邪祟,那日我不慎被它纏住,多虧芳羽出手救我,只是,邪祟從那天開始盯上了芳羽,后來,它鉆進了芳羽的身體,這才讓她生了一場大病,變得瘋瘋癲癲。」

白貓告訴兩人,它那時被邪祟所傷,修為只剩一成,無法在不傷害芳羽的情況下將邪祟拔除,在經過深思熟慮后,它把最后一成的修為盡數灌進了一件肚兜中,將肚兜穿在了芳羽的身上,以這樣的方式把邪祟暫且鎮壓。

做完這件事后,它便回到了它當初修煉的那座山上,吞吐吸納天地靈氣,以此恢復修為。可還沒等它恢復完全,便聽到它的下屬傳來消息,說芳羽就要與吳云鵬成親了。它想到肚兜,擔心兩人洞房夜時解開肚兜,松開封印后,邪祟會沖出芳羽的身體,將兩人殺害,于是抓緊跑下了山,找到了迎親的吳云鵬,對他告誡了一番。

這天晚上,它實在放心不下,特地跑到洞房里偷看,果然發現吳云鵬將它的話拋在了腦后,它恨鐵不成鋼,這才狠狠敲了吳云鵬一記。

吳云鵬和芳羽聽到這番經過,又驚又奇,同時還有些后怕。芳羽還新奇地摸了摸身上的肚兜,暗自想著自己之前竟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件肚兜的存在,恐怕這也是白貓施下的術法。

白貓告誡完兩人后,準備離開,臨走前,它告訴芳羽,說它定會盡快恢復修為,將邪祟從芳羽體內徹底拔除,芳羽笑著應聲點頭。

轉眼,半年過去了,白貓如約來到芳羽家中,為她徹底拔除了邪祟這個隱患,之后,它沒有離開,留在了芳羽家中,守護他們一家。幾十年后,芳羽和吳云鵬相繼離世,白貓這才消失,從此再也沒有出現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