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美婦產子,孩子咬破她的喉嚨,產婆:他滿口尖牙

里昂 2022/11/08

清朝時期,保寧有個名叫蕊菲的富家女,她面容秀麗,身姿窈窕,琴棋書畫無一不精,可惜性格乖僻,張揚跋扈。

蕊菲的父親劉員外十分溺愛女兒,從小到大,不管女兒想要什麼東西,他都會想盡辦法為女兒弄到手。

這一日,是蕊菲的生辰,時至冬日,劉員外為女兒準備了一件銀灰色的狼毛斗篷。這件斗篷十分漂亮,上面的狼毛不像尋常狼毛一樣粗硬,反而觸手柔軟。這是劉員外特意托人在極寒之地獵下母狼,剝下它的皮后經過數道加工,歷時整整一年才做成這一件。

蕊菲得了斗篷,十分歡喜,當下便將它披在身上,出去找她的小姐妹炫耀。但很快,冬日過去了,蕊菲的新鮮感也沒了,她隨意地讓人將這件斗篷收了起來,并將它忘在了腦后。

這一年,蕊菲到了成婚的年齡,劉員外有意挑選一個上門女婿,不料,蕊菲竟帶了一群人,將一個書生綁回了家,還對父親說,她要與這個書生成婚。

書生名叫葉靈雨,在鎮上的書院做教書先生,學問做得極好,人也長得俊秀。鎮上的人都知道他平生有兩大愛好,一是愛書,二是愛貓。他癡迷于這兩樣事物,以至于年近三十也仍未成婚。

葉靈雨低聲向劉員外賠罪,他說自己無意娶親,請劉員外勸勸蕊菲另尋如意郎君。

可還不等劉員外說話,蕊菲向外一揮手,一行人便拎著籠子走了進來,籠子中關著的是一只又一只的貓。葉靈雨見狀,不由得臉色大變,因為籠子里的那些貓都是他親手養大的貓。

蕊菲看見葉靈雨變了臉色,滿意一笑,而后說道,「我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考慮,若是你還是不能給我一個我想要的答案,那這些貓便都會死在你的眼前。」

葉靈雨聞言,瞪大眼睛看向蕊菲,蕊菲沖著他笑了笑,而后便坐在一旁喝起了茶水。很快,一個時辰過去了,葉靈雨頹然地低下了頭,答應迎娶蕊菲,做她家的上門女婿。

很快,葉靈雨和蕊菲成了親。婚后,葉靈雨對蕊菲很是冷淡,也很少和她同房,每天都和他養的貓呆在一起。蕊菲見狀,心中十分惱怒。

這一日,她到后花園散步,正好看到葉靈雨在花園中逗貓,她看著丈夫臉上露出的笑,內心充滿了憤怒,她走上前去,伸手抓住了那只貓,而后當著葉靈雨的面將那只貓摔死。

她看著葉靈雨驚怒的眼神,露出了一個暢快的笑,而后便揚長而去。此后,每當葉靈雨讓蕊菲不高興,她便會殺死一只貓。

葉靈雨開始時還會因此事和蕊菲爭吵,后來,他學會了隱藏自己的真實想法,和蕊菲虛與委蛇,這才保下了剩余那些貓的性命。

又過了不久,蕊菲懷孕了,葉靈雨臉上不見喜悅,有的只是滿滿的麻木。

很快,十個月過去了,這天,正是蕊菲分娩的日子。葉靈雨被老丈人劉員外拉著,心不在焉地等在產房外。

產房中傳出蕊菲的陣陣痛呼,劉員外急得在院中來回踱步,而葉靈雨只是愣愣地盯著地面看,心里不知在想些什麼。

突然,產房中沒了蕊菲的聲音,產婆的尖叫聲響了起來,劉員外心中一緊,連忙將女婿推進了產房,讓他看看發生了什麼。葉靈雨進到產房一看,頓時驚在了原地。

只見,一個只有小臂長短的嬰孩正趴在蕊菲的喉嚨處撕咬,蕊菲的喉嚨血肉模糊,可見是被咬破了。她雙目圓睜,已經沒了呼吸。

產婆連滾帶爬地跑到了葉靈雨的身后,她顫顫巍巍地用手指著嬰孩,尖聲喊道,「他滿口尖牙,他是個怪物!」

劉員外聽到這動靜不對勁,也跑進了屋中,他看到床上死不瞑目的女兒,又看了看正在撕咬她的怪物,大吼一聲便要沖上前去,和那怪物拼命。

那怪物聽到動靜,轉頭看向劉員外,它的嘴角咧到了耳朵根,露出了一口鋒利的尖牙。它身形一閃,就朝著劉員外撲了過去。

就在怪物要咬破劉員外的喉嚨時,一把拂塵突然出現,將它打到了一旁,而后,一個道士走進了屋。

道士伸手召回拂塵,而后看著那怪物嘆道,「你的大仇已報,不可徒造冤孽,還是趕快轉世投胎去吧。」

那怪物恨恨地看向道士,竟口吐人言,「我的孩子死的冤,我定要他們父女兩人替我的孩子償命!」

原來,那怪物是那只被剝皮做了斗篷的母狼所化,它被捕捉時,已經產生了靈識,肚子中還懷著小狼崽。它死后怨氣沖天,冤魂附著在斗篷上,一直等待時機,想要狠狠報復蕊菲父女。

在蕊菲懷孕后,它吃掉了原本的孩子,進到了蕊菲的腹中。在蕊菲將它生產出來后,它便將蕊菲咬死了。

道士嘆道,這母狼的冤魂并不強大,一般情況下,若是不理會它,它過上幾年便會消散。但是,蕊菲在之前又殺了不少貓,那些貓的怨氣始終籠罩在她周身,也讓母狼的冤魂越來越強大,最終釀成了這樁慘案。

道士在經過此地時,覺察出有一股強大的怨氣,他掐指一算,得知了這番經過,因此前來阻攔母狼再造殺孽。

后來,母狼被道士強行送入了輪回,劉員外抱著女兒的尸身嚎啕大哭,卻已經于事無補。

蕊菲死后,葉靈雨迫不及待地離開了劉家,他收拾了自己的書,而后帶著書和貓離開了鎮子,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