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賣醋郎半夜回家,見妻子頭戴白花,打翻醋壇保住性命

里昂 2022/11/21

明朝時期,絳州有個名叫段子霖的賣醋郎,他與妻子曉潔恩愛非常。曉潔生得貌美,平日里喜歡簪花。

這一日,段子霖去鄰村賣醋,回家時已是夜半時分,他想著妻子已經入睡,于是輕手輕腳地打開了大門,下一刻,眼中的景象讓他即將踏進門的腳生生頓在了原地。

只見,院中掛著數盞白燈籠,里面的蠟燭不知是用什麼做的,竟散發出幽幽綠光,院中層層疊疊的花圈在綠光的映襯下顯得極其詭異。

更讓段子霖驚懼不已的是,妻子曉潔竟身著白色的紙嫁衣,頭戴一朵白花,目光呆滯地站在院中,她的臉被涂成了慘白的顏色,雙唇格外紅艷。

在她身旁,有一頂紙扎的白色花轎,花轎旁立著幾個紙人。紙人聽到開門的動靜,齊刷刷地扭頭看向了段子霖,黑漆漆的眼睛把段子霖驚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段子霖見妻子渾身僵直地走向花轎,心道不妙,連忙向她沖去,這時,幾個紙人攔在了段子霖面前,他們張開嘴,嘴角咧到了耳朵根,露出了一口鋒利尖細的牙齒,朝著段子霖的咽喉撲咬了過來。

段子霖見狀心道不妙,他眼角余光掃過貨擔中的醋壇,急中生智,打翻醋壇朝紙人扔了過去,紙人一遇到液體,便慘叫著癱軟了下來。段子霖看有效果,便如法炮制,將院中的燈籠、花圈、花轎等物用醋潑了個遍,在最后一盞燈籠熄滅時,原本呆立在院中的曉潔軟軟倒在地上,等再醒來,便恢復了神智。

段子霖握住妻子的手,詢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曉潔躲在丈夫懷里瑟瑟發抖,她說她聽到外面有動靜,以為是丈夫回家了,便出門迎接,誰知一出門便看到滿院子的白燈籠,她被燈籠一晃失去了意識,等再醒來,便看到了丈夫。

段子霖聞言,覺得這件事定有蹊蹺,在天蒙蒙亮時,他帶著妻子來到了村里的神婆王婆婆家,將前一晚發生的事情告訴了王婆婆,詢問她這是怎麼回事。

王婆婆聽罷,拿出幾枚銅錢卜算了一番,面色凝重地對段子霖夫妻倆說道:「不太妙,這是水鬼娶親,它選中了曉潔,要讓曉潔做它的新娘,它晚上還會讓紙人前來迎親。」

段子霖和曉潔聽到這話,嚇得面如土色。王婆婆皺緊了眉頭,她思索片刻,說水鬼娶親娶的是拿到信物之人,詢問曉潔這兩天有沒有撿到什麼東西。曉潔冥思苦想,說她前一日在河畔折了一朵花。

前一日,曉潔端著木盆去河邊洗衣服,就在她準備離開時,突然發現河岸邊的灌木叢里長著一朵從來沒見過的花。

花的顏色暗紅,上面隱隱有黑色的紋路,不知為何,曉潔一見到那花,便挪不開眼了,她伸手將花摘了下來,手指被枝干上的小刺扎了一下,流出了幾滴鮮血。她將花簪在耳朵邊,對著水面照了照,而后便回了家。

王婆婆聽完后,忙讓曉潔將那花拿來。說來也神奇,已經過去了一天一夜,那朵花卻還是像長在枝頭一般,新鮮舒展。

王婆婆端詳了一會兒,說道:「錯不了,這就是信物,這花是水鬼的心臟化成,你被它迷惑,將它摘下,你的指尖血被它吸收,等于你和水鬼定下了婚契,它不娶到你是不會罷休的。」

段子霖和曉潔聞言,趕忙向王婆婆下跪,求王婆婆救曉潔一命。王婆婆將兩人扶起,她起身在屋里焦躁地轉了幾圈,突然站定了腳步,帶著曉潔和段子霖到了紙扎店。

她讓扎紙匠照著曉潔的身量扎了一個紙人,并將曉潔的頭髮剪下了一縷,放進了紙人的體內。隨后,她將曉潔的血和朱砂混合,為紙人點上了兩個紅眼睛,又將那作為信物的花簪戴在了紙人的耳朵旁。

這晚子時,王婆婆帶著段子霖和曉潔來到河邊,她在河邊放了一碗夾生的白米飯,米飯上插了三柱香,又為紙人穿上白嫁衣,將它放在了米飯旁邊。做完這一切后,她領著段子霖和曉潔藏進了河邊的草叢中。

不一會兒,岸邊刮起了一陣陰風,米飯上的香隨著陰風飛速燃盡,碗中的米飯也一點一點地消失不見。過了一會兒,陰風停下,地上的紙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王婆婆見狀,松了一口氣,她說水鬼這是接受了供奉,愿意以紙人替代曉潔。如今,它將紙新娘接走,此后便不會再糾纏曉潔了。

段子霖和曉潔聞言,連連向王婆婆道謝,從此以后,他們家果然沒有再發生怪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