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奇案故事:新娘婚后十日為夫殉節,婆婆樂開花,一道鬼影引出真相

里昂 2023/01/13

明朝時期,濟水有個姓程的寡婦,她早年喪偶,膝下只有一子,喚作阿晨。可能是獨子將孩子養大的因素,程氏的性格很強勢,這也導致阿晨十分懦弱,不過勝在聽話,沒惹出什麼麻煩。

程氏丈夫在世時,給兒子阿晨定過一門娃娃親,女方名叫葉婷宇,也算是大家閨秀,只是整日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阿晨也沒見過她,二人也沒有感情基礎。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阿晨自然不敢拒絕。

可在快該成親的時候,葉婷宇的母親忽然去世了,由于家里要先辦喪事,二人的婚事自然也就推遲了。不過在這期間,阿晨發現母親有些不對勁。

程氏雖年近四十,可風韻猶存,村里許多光棍也一直打她的主意,一開始要照顧阿晨,程氏沒想過自己的事,可隨著年齡的增長,孤單感就越發強烈。在這個節骨眼上,她遇到了一個成熟穩重、幽默風趣的男人。

此人名叫何歡,是縣衙的師爺,他博學多才,頭腦聰穎,只可惜一直忙于縣衙事物,沒有成親。有日程氏上街買菜,認為老闆的稱有問題,與其爭執起來,剛好何歡路過,看到了這一幕,并上前調節,他跟程氏也就此認識。

身材勻稱,容貌出眾的程氏很快便抓住了何歡的心,而何歡僅用兩首情詩,便將程氏騙回了家。自那以后,二人常常幽會,何歡每月工錢不少,大部分也都花在了程氏身上,她買的胭脂水粉和布料也越來越多。可看著母親一個寡婦,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阿晨總感覺有些不妥,便勸慰母親,結果程氏哭了起來,并指著兒子的鼻子臭罵了他一頓。

也不知道是不是阿晨一時想不開,此事過后沒多久,阿晨就忽然病倒了,且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何歡得知后,就給程氏出主意,讓其趕緊去葉家,把葉婷宇娶進門,給阿晨沖沖喜,說不定就沒事了。

程氏聽后頓覺有理,便立馬找上了葉家。葉家也認為不能繼續拖下去了,當即同意了此法。很快,葉婷宇跟阿晨就完婚了,不過由于是沖喜,婚事并未大辦,葉婷宇也被匆匆接回了阿晨的家中。

可讓眾人沒想到的是,葉婷宇入門第一天,阿晨便死了。喜事變喪事,這可把程氏給傷心壞了,葬禮上,她跪在兒子的靈柩前,泣不成聲。很快,何歡也前來奔喪,在兒子的葬禮上,程氏甚至還不忘跟何歡眉來眼去。

不過這事還不算完,十日后,剛剛嫁過來的新娘子葉婷宇,被人發現吊死在了房間當中。何歡得知此事后,第一時間找到了縣令,上書稱此女乃貞潔烈女,不過成婚十日,便能為丈夫殉節,理應表彰。

縣令一開始有些猶豫,結果這事不知被誰捅了出去,越傳越廣,甚至有人要求給也葉婷宇修筑貞節牌坊。縣令雖不提倡殉節這事,可該表彰還是要表彰,誰知沒多久,知府親自前來,說是上頭允許,給葉婷宇修筑貞節牌坊。

縣令聽后微微一驚,順勢看向了身后的師爺何歡。縣令猜的沒錯,是何歡將此事偷偷報給了知府,這才有了這個局面。既然已經得到了肯定,縣令也不好耽擱,立馬派人找來工匠準備修筑,另外,按照規定,作為貞潔烈女的婆婆,程氏今后便免去了家中的雜役賦稅,也算因禍得福,程氏收到消息后,頓時樂開了花,不過她沒敢在別人面前表現出來,而是當晚買了好酒好菜,與何歡慶祝了一番。

直到這天夜里,一道黑影翻墻鉆進了縣令的家中,并溜進了其房間。縣令還沒反應過來,便聽到了砰砰砰的磕頭聲,他連忙起身查看,發現來者是個年輕人。

這年輕人名叫聶楓,他高呼冤枉:「大人,草民實在沒辦法,只能出此下策來為心上人喊冤,請大人暫停貞節牌坊的建造,查明真相,葉婷宇絕不可能為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殉節!」

縣令聽后很是吃驚,便詢問聶楓可有證據,聶楓卻支支吾吾說不出來……

這天夜里,何歡又偷偷來到程氏家中與其私會。二人熟睡期間,忽然被一陣啼哭聲吵醒,那是一個女人的哭聲,好像離他們很近,可屋里空無一人,這讓二人不免心驚起來。

就在這時,一道白影從窗口飄過,雖只有一瞬間,可程氏還是看到了。她大叫一聲,立馬躲在了何歡的身后,并閉上了眼睛,不敢再看。都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何歡也被嚇得不輕,全身冷汗直冒。

結果下一秒,何歡忽然倒地暈死過去,程氏睜眼才發現,已無人能幫助自己。與此同時,窗外的鬼影不停閃爍,程氏嚇壞了, 想要跑出放進,可她剛走到門口,一道白影便攔住了她的去路,眼前女鬼披頭散發,并伸出蒼白的手臂,緩緩走向程氏,一邊走一邊念叨著:「我死得好慘,死得好慘啊!」

程氏已經被嚇破了膽,當即哭著跪倒在地,她還以為是葉婷宇的鬼魂回來了:「兒媳啊,都是何歡,是何歡逼問這麼做的,我們沒想害死妳啊!」

原來,何歡在參加葬禮的時候,看上了年輕貌美的葉婷宇。此事過后,他便找到程氏讓她幫助自己,還說只要讓其得到葉婷宇,今后他便養程氏一輩子,這是個劃算的買賣,程氏沒了兒子,此刻也沒皮沒臉了,就答應了他。

之后,程氏下藥迷暈了兒媳,給了何歡可趁之機。當葉婷宇醒來發現自己被玷污后,實在接受不了,便上吊自盡了。程氏嚇壞了,可何歡卻說是好事,并編造謊言,將葉婷宇塑造成了貞潔烈女,不僅保住了自己的名聲,還讓程氏免去了雜稅,可謂一舉兩得。

程氏說出真相后,眼前的女鬼忽然停下了動作,隨即掀開頭髮,露出了真容,她根本不是葉婷宇。與此同時,縣令和聶楓帶人沖了進來,逮捕了二人,何歡的暈倒,也是縣令派人做的, 就是為了消磨掉程氏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線。何歡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天衣無縫的計劃,竟然被一道鬼影給拆穿了。

至于聶楓,他其實是葉婷宇的青梅竹馬,二人之間才有真感情,葉婷宇一開始是想找父母退婚的,可正好趕上程氏來提親,給兒子沖喜,按照大明律,這時候拒絕女方是要受罰的,葉婷宇也只好同意。不過二人還是約定,等阿晨死后,她就會回家陪伴聶楓。也正是如此,聶楓才堅信葉婷宇不是殉節。

案件告破后,何歡捏造事實,蒙騙縣令,被判斬刑;程氏坑害兒媳,理應當誅,縣令念她是尊長,免于一死,被充當官婢。至于貞節牌坊的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