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少女埋掉路邊枯骨,母親卻離奇暴斃,道士:她被吃光了

里昂 2022/11/24

明朝時期,晉中地界有一對母女,母親姓范,是當地出了名的潑婦,其眼里只有錢,甚至為了一文錢能跟賣菜的爭論一天;其女兒名叫松雪,長得很漂亮,也十分懂事,天天在家干家務。盡管如此,范氏仍不待見她,天天對其非打即罵,而這都跟松雪的身世有關。

范氏年輕的時候,在鎮上張財主的家里當丫鬟,她當時長得漂亮,便趁著夫人不在家,勾引張財主,結果張財主果真上當,與其茍且。可這事還是被夫人給發現了,范氏也因此被趕出了張府。

不過當時范氏已經懷孕了,張財主聲稱,只要她能生下個兒子,就把她接回家,給她一個名分,讓其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

可惜的是,范氏不爭氣,生了個閨女,張財主從此便不再管她母女倆了。范氏對此憤恨無比,將一切過錯都歸咎到了女兒身上,不過她仍未放棄,只要家里沒錢了,就會跑到張府又哭又鬧,將這事鬧得人盡皆知,張財主不愿糾纏,每次也都會給她一些錢財。

至于松雪,她已經被母親打罵怕了,在家里除了干活,一個字都不敢多說,村民們每次見到她,她身上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且低著頭不敢看人,因為范氏總罵她長得丑,她也不明所以,只以為母親說的都是真的。

這天清晨,松雪像往常一樣進山撿柴火,在走到半山腰的時候,她忽然被一物絆倒,她踉踉蹌蹌起身,發絆倒自己的竟然是一塊骨頭,那骨頭很大, 像是人的腿骨,松雪上前扒開四周的枯樹葉,被露出的一個頭蓋骨嚇了一跳,那竟是一具完整的人骨。

松雪跌坐在地,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緩和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她本想盡快離開,可回頭看向那具白骨,又有些于心不忍,畢竟當地人都講究入土為安。思來想去,她還是決定幫幫這具白骨。

松雪找來一根木棍,在四周挖掘出了一個小坑,將那具白骨放了進去,之后填上土,在四周又放了一些石頭,一個小墳包就成了。

做完這一切后,已經是晌午了,松雪連忙趕回家,不出所料,又被母親一頓暴打。入夜,忙活了一天的松雪倒頭便睡,可她卻做了一個怪夢。

夢中她見到了白天自己埋下的那具白骨,它好像活了過來,緩緩走到松雪面前,開口道:「小姑娘,謝謝你把我的骨頭埋掉了,讓我免遭風吹雨淋之苦,我要報答你,以后你母親若是再罵你一句,打你一下,我便吃下她一塊肉!」

說話間,那白骨的上下頜不停碰撞,發出咯咯咯的聲響,叫人不寒而栗,而它的話,更是叫松雪膽寒。不過她并未當回事,畢竟只是一個夢。

結果第二天,她就由于睡過頭,被范氏暴打了一頓,她一邊打還一邊罵:「你這個賠錢貨,還天天賴床,看我不打死你這個有爹生,沒爹養的東西!」

松雅縮在角落,想起夢中那白骨所說的話,竟有些希望是真的。結果第二天清晨,當松雅看到母親范氏的時候,屬實被嚇了一跳,她的右胳膊血淋淋的,上面的肉已經消失不見了,只剩下了森森白骨,可奇怪的是,范氏好像感覺不到,也看不到,只有松雅能看見,她這才意識到,那白骨說的話不是假的。

想到這,松雅不免有些害怕,雖說母親天天虐待自己,可她也沒想過讓其死掉。為了讓母親能活下去,松雅用心干活,不敢偷懶,母親沒什麼能挑的,罵她打她的次數也少了許多,不過其身上的肉還是少了許多,松雅甚至都不敢正眼看她。

直到這天夜里,范氏氣沖沖地回到家,一進門便抄起笤帚,追著松雅又打又罵,原來她去找張財主要錢了,結果沒要到,松雅擔心,一邊跑一邊吆喝道:「娘,別打了,再打你就死定了!」

結果范氏聽到這話,更生氣了,下手也更狠了。當天夜里,松雪又夢到那具白骨,可此時的它卻變成了母親的樣子。她臉上掛著溫柔的笑容,還說自己以后來當她的母親。

松雅害怕極了,結果第二天去叫母親起床的時候,發現她已經死在了床上,身體只剩下了一個骨架,所有的肉和內臟都消失不見了。

松雅擔心極了,為了不讓別人發現是因為自己害死了母親,她悄悄用布包包住了范氏的白骨,準備將其背出村子掩埋。可她剛走到村口,卻碰到了一個云游道士,道士一眼便看出了包裹中的東西,便上前叫住了她。

松雅緊張萬分,就在道士準備搶過其身后的包裹時,她身后卻傳來了母親范氏的聲音。松雅一臉震驚地回頭看去,果真看到母親小跑著走了過來,并將其往后一拉,擋在了身后,立在了道士面前。

松雅看著如此保護自己的母親,意識到她并不是范氏,而是那具被自己掩埋的白骨,可不知為何,她心里暖暖的,絲毫沒有恐懼的意思。眼前那道士瞇眼看著二人,隨即搖頭道:「是你把她吃光了?」

范氏沒有言語,仍一臉笑意地看著道士,松雅卻擔心眼前的母親被道士收走,連忙跳出來擋在其身前,大聲道:「她是我娘!」

道士有些無奈,指了指范氏輕聲道:「孩子,你可知道她是誰?」

松雅頭也不回,鄭重地點了點頭。道士見狀,也不好出手,只好放走了二人。二人帶著真正的范氏尸骨,來到村外將其掩埋。在這期間,松雅一句話也沒問,「范氏」一句話也沒解釋。

做完這一切后,二人便結伴回了家,至于那道士,則在村里定居了下來,且就住在了母女倆的附近。

不過自那以后,村民們發現,范氏好像轉性了,母女倆的關系也緩和了許多,街坊們再也聽不到松雅的哭喊聲和范氏的叫罵聲了,就連住在附近的道士都十分吃驚。

多年后,在范氏的照顧下,松雅健康長大,并找到了值得托付終身之人。大婚當日,范氏將松雅送上了花轎后,主動找到了道士,并與道士一起離開了村子,自那以后,再也沒人見過他們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