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三個耳光!

里昂 2023/01/10

一個小伙子染上了賭癮,為了湊夠賭錢的資本,竟然把自己老娘給當入了當鋪,後來小伙時來運轉發達之后,想把自己老娘給贖回來,沒想到得知真相之后后悔不已!這就是咱們要說的故事:三個耳光!

故事開始的時候,一個中年男子正在自家屋外來回的踱步,這表情是喜憂參半。屋里時不時的傳出女子痛苦的叫聲。沒一會的功夫就聽到了一個孩童哇哇的哭聲。隨后一個接生婆吳大媽過來對這男子說道:恭喜李老爺,夫人給您生了一個大胖小子,母子平安。男子聽后那皺起的眉頭瞬間舒展開了,連忙叫下人過來拿出五兩銀子給吳大媽。吳大媽見狀就說道:李老爺用不了這麼多,給的太多了!這男子就笑著說道:不多,不多,今天有了兒子我高興,多的錢算是賞錢。吳大媽聽后拿著銀子高興的就走了。

原來這男子名叫李福海,是城里回春堂藥鋪的掌柜。李福海今年已經三十多歲了,成親這麼多年才有個兒子您說他能不高興嗎?他媳婦香秀是古玩店周掌柜的閨女。以前的人成親都早,李福海和香秀成親這麼多年一直沒有孩子,兩人都挺著急的,雖說李福海是開藥鋪的,也懂些醫術,但對于自己媳婦一直懷不上孩子的事情也沒有好辦法,只能聽天意順天命了。後來也是李福海好人有好報,無意間救了一個落魄的乞丐,乞丐知道了李福海的煩惱,就告訴了他一個土方。沒想到用了沒多久自己媳婦就懷上了。

李福海對自己這兒子非常的疼愛,希望他以后能夠平平安安的度過一生,所以給他取名李平安。李平安這小子從小就機靈,但他就不干正事,整日調皮搗蛋,香秀作為母親本就疼愛兒子,不忍心管教。李福海好不容易得了一個兒子,把李平安看的跟著寶貝似的,犯點小錯,也不愿管教他。老話說的好:慈母多敗兒,子不孝父之過!因為父母的溺愛,再加上自己老爹是開藥鋪的,家里有錢。李平安就染上了一身的惡習。

長大后的李平安整日和一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沒錢了就找自己老爹要。等李福海想管教他的時候,發現自己說話這小子已經不聽了。自己老子的話都不聽,更加不用說是自己母親的話了。李福海整日讓他氣的不行,時間一長就患上病了。沒過多長時間就一翹辮子掛掉了。李福海走后香秀是傷心的不行,把李平安叫過來讓他跪在自己老爹牌位前認錯。而且生平第一次狠狠的打了李平安一個耳光!

李平安當時正值青春年少,用咱們現在的話說就是正處在青少年的叛逆期,讓他母親打了這一耳光之后,心中氣憤不已。認為自己母親讓他,在前來給自己父親吊唁的人面前丟了面子。雖然心中惱怒想一走了之,但也不愿讓人給自己扣上一個不孝子的帽子。等辦完父親的喪事之后,李平安是徹底放飛了自我。藥鋪全靠自己母親一人打理,在外面玩的沒錢了就去找香秀要。就算香秀不給他也有辦法,和他家藥鋪挨著不遠的地方就有一個誠信當鋪,掌柜名叫胡東來,為人非常和善。李平安就偷拿藥鋪的藥材去當鋪換錢。

這時間一長當鋪的伙計就說道:李平安,你能不能當些別的東西,我們這里都快讓你給當成藥鋪了。倉庫里全是你家藥材了。李平安一直偷拿鋪子里的藥材,香秀也沒辦法。時間一長這藥鋪也開不下去了,只能關門大吉了。這有的看官就疑惑了,李平安玩什麼啊,把他老爹的鋪子都給玩沒了。其實不是別的,就是這小子在狐朋狗友的引誘下染上了賭癮!您給各位想想,咱們之前講的關于賭博的故事,有那個能在賭場里全身而退的,有那個能在賭場里發財的,不都是把自己搞的身敗名裂,家破人亡嗎!

李平安也不例外,他老爹藥鋪里能當的東西已經讓他給當完了。他母親香秀也讓他給氣病了。李平安也不給她看,就是因為記恨當初他母親在他老爹牌位前打他的一耳光!讓他感覺自己在人前丟人了,所以現在李平安也不管他母親的事,有病就自己扛著。香秀雖然傷心,但內心更多的是自責,恨自己當初在李平安小時候沒好好教育做人的道理。不過現在后悔也是無用,兒子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讓香秀沒想的是李平安為了賭博,把家里的老房子也給賣了。而且賣房子的錢在賭場里一晚上就給輸沒了。

現在李平安和香秀是無家可歸了,只能寄住在城西的破廟里。那破廟本就不能長時間住人,何況香秀還得了病。不過李平安可不管這些,把自己母親仍在破廟就走了,幸好破廟里有幾個乞丐,看香秀生病不能動,兒子又不管她。心生同情,就把他們要到的吃的給香秀分一份,這才保住了香秀的性命。可香秀本就生病了,現在吃不好,住不好,病情就更加嚴重了,已經不能自己走路了。

李平安可不管這些,見那些乞丐給自己母親分吃的,又去賭場了,就是沒錢去賭,去看看過過眼癮也是好的。李平安癡迷賭博就到了這種地步。不過在賭場里光看著別人賭博,自己也手癢,可沒有賭資怎麼辦呢?李平安想了想決定去誠信當鋪找胡掌柜碰碰運氣,畢竟自己也是他們那里的老客戶了,怎麼著也得給自己幾分情面吧。等李平安到了鋪子的時候,都已經是傍晚了。胡掌柜見到是李平安之后就皺起了眉頭。他本身就不喜歡李平安,這小子在他們這里是出了名的不孝子,不過自己是開門做生意的,雖然不喜歡也不能有生意不做不是。

當鋪的伙計對李平安也不是很喜歡,見是這小子到來,耽誤自己下班就沒好氣的說道:李平安,你家的藥鋪都讓你給當完了,你還來做什麼?是要當什麼其他的東西嗎?李平安聽后笑著說道:胡掌柜,你看咱們也共事那麼長時間了,也算是老熟客了,別的鋪子對老客戶都有優惠活動,你能不能先給我一百兩銀子,我去賭場翻了本連本帶息的都還給你。胡東來一聽頓時就不樂意了,這小子是來搗亂的吧。把銀子給你那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揮手就想把他趕走。

這時當鋪的伙計聽后也讓李平安給氣樂說道:我說你小子是不是輸瘋了,我們這里是當鋪,你想要銀子應該去錢莊啊。想在這里拿走銀子就得拿東西來當,不過你現在就一個生病的老娘,還有什麼東西能當的,你總不能把你老娘給當了吧!李平安本來看到胡掌柜拒絕了自己還挺難受的,但聽到這伙計對自己的一陣嘲諷之后,心里頓時樂開了花說道:對,對啊,當老娘,我還有一個老娘呢,明天我就把我娘背來當一百兩銀子。胡掌柜咱們可說好你可不能反悔啊!說完李平安這小子一溜煙就跑了。

到了第二天一早,胡東來剛開了鋪子門。還沒整理好呢,就見李平安拉著一個平板車就來了。這車上還拉著一個婦人,就是李平安的老娘香秀了。香秀今天一早本以為自己兒子良心發現,這是要拉著自己去看病呢,沒想到卻來到當鋪這里。李平來見到胡東來就說道:胡掌柜你看我把我老娘給拉來了,今天就用我老娘當一百兩銀子,你抓緊讓伙計拿錢開當票。胡東來是沒想到李平安這小子竟然混蛋到如此地步,就想開口教育一下李平安做人的道理。這時候昨天嘲諷的李平安的伙計也來鋪子里上班,見這家伙竟然真把自己生病的老娘給拉來了。

這伙計就沒好氣的說道:李平安,你還是不是人呢!怎麼還真的把你老娘給拉來了?那個當鋪能拿大活人當銀子啊!再說了,你老娘現在一身毛病,現在都不會動了。你這不是想讓我們掌柜替你養著你母親嗎?這種賠本的買賣我們是不會做的,你趕緊的哪里來回哪里去。說著就要把李平安給攆走。胡東來看到板車上香秀就攔住了伙計說道:行,這個當,我們接了。說著就留下原地發呆的伙計,和欣喜不已的李平安,到了柜台拿出一百兩銀票,又寫好了一張當票,交給了李平安。李平安接過銀票和當鋪之后心里高興的不得了,就對香秀說道:娘啊,我現在暫時把你放在胡掌柜這里,等我發了財就把您給接走。

香秀這時候才知道,自己兒子一大清早把自己從破廟里拉出來,并不是給自己去看病,而是把自己給賣了。香秀現在是滿眼淚水,抬起巴掌狠狠的扇了李平安一巴掌。李平安心中有愧,也不說什麼,捂著臉就跑了。伙計一看掌柜的竟然接下了這個當,就不解問道:掌柜的,李平安這小子就是一個十足的賭鬼,他老娘現在一身病,都不能走路了,您怎麼還能把這當給接下來呢,這不是明擺著吃虧上當嗎?

胡東來看著香秀說道:老姐,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二十年前,我剛到這里的時候,餓的都走不動道了,是您父親給了我一個饅頭,才沒讓我餓死街頭啊,後來我通過自己努力開了這個當鋪,想再回去找您的時候,您已經嫁人了,讓我沒想到的是咱們兩家鋪子還挨的那麼近。香秀看著胡東來疑惑說道:你是小胡子?胡東來聽后流著眼淚說道:老姐姐是我啊,我就是小胡子。香秀沒有想到自己老爹當年救的小伙子,現在也這麼大了,看來歲月不饒人呢。

當鋪的小伙計也挺機靈,見狀趕忙把板車給推進鋪子里去了,胡東來柜台后面正好有張床,是他平日里休息用的,這會也派上了用場。讓香秀躺在上面休息,然后又讓伙計趕忙去請郎中來給香秀瞧病。這個事很快就在街面上傳開了,有人說胡東來是好心,也有人說胡東來是貪圖香秀的美色,想給自己找個老伴,反正他老伴也走了許多年了。這些風言風語傳到胡東來耳朵里,他都不在乎,他現在就想把香秀的病給養好。還別說,經過大半年的修養香秀已經能下地走路了,時候還能在鋪子里幫著打掃一下衛生什麼的。

咱們話分兩頭,在說說李平安這小子。這家伙拿著當自己老娘換來的一百兩銀子又是一頭扎進了賭場里,開始的時候還小贏一些,後來是越玩越上頭,本金和贏的錢又全部給輸完了。而且自己當鋪當娘的事也讓大伙知道了,都在背后對他指指點點。李平安受不了大伙的白眼,就逃到臨縣去了。可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他啥也不會,只能乞討生活,如果白天討到一個銅板晚上就會賭場里去耍,想以此翻本,可事與愿違,每次兩下就輸光了。然后白天再去乞討,就這樣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直到一年之后,李平安的生活還是這樣。不過這天李平安像往常一樣出去要飯,今天運氣好,碰到一個大方的少爺,扔給了他五個銅板。李平安心里是既高興又氣憤,高興的是自己一下子要了五個銅板。氣憤的是那少爺看自己不屑的眼神,根本就沒把自己放在眼里啊。相當年自己也是個少爺啊,跟自己神氣什麼啊。想到這里李平安又不僅黯然失色起來,自己落到這個地步都是賭博害的,所以自己要用這五個銅板把自己失去的在從賭場里撈回來,都到這會了,李平安還是一心想著賭呢。

李平安來到自己棲身的一個破廟里,打算白天好好的休息一番,等晚上再去賭場里大干一場。等李平安到了破廟之后,就發現幾個乞丐圍攏在一起賭大小呢。一看有賭場李平安立馬就來興致,就圍了過去,就見一個乞正吆喝著讓大家下注猜大小呢。看來這人就是這場的發起人了。李平安看這人有些面生,就問一個觀看的乞丐什麼情況?那乞丐就說道:這個面生的乞丐是剛來的,還隨身帶著一個色子,大伙都好奇啊,反正閑著也沒事,就和他玩兩把。沒想到這家伙還挺厲害,贏了不少錢了。

李平安仔觀察那乞丐,發現他左右手各少了一根手指頭。但這并不影響他搖色子的速度,而且每次都能搖到自己想要的點數。李平安心想這可是個高手啊,如果自己學會了這個本事,不就發財了嗎!等眾人散去之后,李平安就來到那個乞丐面前說道:大哥,我看手法高明,怎麼淪落到和我們一樣成了乞丐呢?那乞丐看了李平安一眼說道:你誰啊?咱們熟嗎?李平安見狀趕忙拿出自己討來的一個雞腿說道:大哥,這是我剛討來的,您快吃吧。

那乞丐接過雞腿也不客氣就吃了起來,等吃完之后就說道:我看你小子人不錯,就給你說說我的事吧。其實我的真是身份就是城里的王員外。李平安聽后笑著說道:大哥,你別逗了,就你這打扮還員外呢。咱們就是同行啊。那乞丐笑著說道:一看你小子就是年輕,知道什麼叫喬裝打扮嗎?我是專門打扮成這樣來過把癮的。如果讓我老婆知道我去賭了,非把我打個半死不成。看到我這個手指了嗎?就是我輸完了全部家產之后,我母親一狠心給我剁下來的!

李平安聽后就忙問道:大哥,你母親這麼厲害呢?還把你的手指頭給剁了下來,難道你不恨他她嗎?那乞丐聽后就說道:誰說不是呢,當時我是恨的牙癢癢的,都說虎毒不食子呢,自己母親怎麼能那麼狠心呢,可現在我一點也不恨了,在剁了我手指之后,我母親就讓我氣的病逝了,我也幡然悔悟,是賭博害我輸了萬貫家產,害我失去了至親。後來我就自己又剁了自己一根手指頭,發誓以后再也不賭了,在後來就憑借這父親留下的關系做些小買賣,慢慢的就發家了,現在想來父母就是我們最寶貴的財富啊!

後來我發達了之后,就專門娶了一個屠夫的女兒為妻,我老婆那性格潑辣,尤其痛恨賭博,我娶她就是怕我在控制不住去賭。現在喬裝打扮這樣,也就是過過手癮。根本就不敢去賭場。李平安聽這乞丐說完,又聯想自己氣死老爹,當了自己老娘,也不知道自己老娘現在如何了,心中一時間有種萬種悔恨涌上心頭,那眼淚就【啪☆啪】的掉下來了。那乞丐見狀就趕忙問李平安啥情況?李平安,就把自己事也給他詳細的說了一遍。隨后就說道:王大哥,你說我這樣做還算個人嗎?

那乞丐聽后就說道:看你現在這樣,估計和我當年后悔的心情是一樣的,如果你真心想悔改的話,看在咱們同病相憐的份上,老哥我就幫你一把,明天到城東王府大院找我。說完那乞丐起身就走了。等那乞丐走后,李平安拿著手里的五個銅板,心里就猶豫開了,是去賭場試一試運氣,還是以后戒掉賭博。天人交戰一番之后選擇了明天拿著五個銅板去找那個乞丐。

到了第二天一早,李平安就到了昨天那個乞丐說的地方。昨天那乞丐只說自己是王員外,也沒問他叫什麼字,自己現在的這個打扮過去找人,估計得讓看門的把自己給攆出來,自己還是門口等一會吧。沒一會的功夫就見一個穿著華麗的男子從門口走了出來。李平安一看就是昨天喬裝成乞丐的王員外,立馬跑過去說道:王大哥,我來了。王員外看著李平安說道:行,你小子挺準時的,看在咱們同病相憐的份上,你就跟著我吧。就這樣李平安就跟著王員外在鋪子里忙活。

這一晃的功夫就兩年過去了,李平安在再也沒去過賭場,徹底的把賭博給戒掉了。而且在王員外的幫助下自己在城里還開了一個小雜貨鋪生意還不錯,還雇了伙計。這天李平安收拾貨物的時候,在一個角落里發現了自己曾經穿的乞丐服,他本想用這衣服警示自己不要忘了因為賭博,自己過過什麼生活。可後來生意一忙就把衣服給忘了。現在收拾出來,清洗一下在找個地方放起來警示自己。

不過就在他拍打衣服上的灰塵的時候,從里面掉出來一張當票,這是他當年當自己母親的當票。現在已經過了三年了,當期正好到了。李平安拿上銀票駕著馬車就向老家的方向奔去。等他誠信當鋪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李平安在來的路上心中暗自祈禱,自己母親現在一定要平安呢。自己走的時候,母親已經是疾病纏身了,也不知道胡掌柜有沒有找郎中給自己母親治病。懷著忐忑的心情,李平安就走進了當鋪。

李平安進了當鋪的之后,就發現自己母親和胡掌柜在一起呢,心中是有喜有怒。喜的是自己母親安然無恙,怒的是這胡掌柜看樣子是想當自己老子啊。香秀和胡東來也看到了前來的李平安。李平安朝著香秀喊了一聲娘,香秀這眼淚頓時就下來了,走到李平安跟前,啪的一個耳光就甩到臉上了。李平安這下一點脾氣也沒有,立馬跪倒在香秀的跟前說道:娘啊,兒子知道錯了!這次是來接你回家的。香秀聽后說道:你個不孝子,從你把我當了之后,我就沒你這個兒子。

李平安聽后是悔恨抽了自己兩個嘴巴子說道:娘啊,兒子當時糊涂啊,現在我已經再也不賭了,也有了自己的鋪子了,您就跟兒子回家,讓兒子好好孝敬您吧。香秀聽自己兒子說出這話,心頭也是一軟,這眼淚止不住又落了下來。胡東來在一旁也插不上話。這時候從當鋪后面傳出來一個聲音說道:我說嫂子,平安都這樣了,你就原諒他吧。我可以給證明平安是真的不賭了。

李平安一聽這聲音有些熟悉啊,抬頭一看這不是幫自己的王員外嗎?然后就詢問這怎麼回事?胡東來就跟李平安說出了這里面的原因。原來這個王員外三年前來這里做生意,從一個人手里買了一副畫,當時說是那個名人的真跡花了一千兩銀子,後來生意生遇到了困難,就把這畫拿到誠信當鋪來典當。讓香秀一眼就看出不對勁了,因為香秀的老爹之前就是開古玩店的,從小就聽他老爹念叨怎麼分辨古物真跡,時間一長耳濡目染之下,對這方面就有了些經驗。看到王員外拿到的這幅畫很有問題,就說出了自己的見解。

王員外一聽香秀說的很有道理,立馬就報官了,把賣他假畫的人就給抓起來了。王員外非常感激香秀給自己挽回了這麼一個大損失,就經常來當鋪找他們聊天。時間一長就知道了李平安的事。他回到臨縣之后,發現有個乞丐很像香秀說的李平安,就設計給李平安演了一出戲,看看這小子還有沒有良心,有良心的話自己就拉他一把,沒良心的話就讓他自生自滅算了。現在看來李平安還是有良心的。

李平安心里感激自己母親又給了自己一次生命,這最后香秀也原諒了自己兒子。都說父母在不遠游,在新的一年里祝福天下父母身體健康,不要讓子欲養而親不待的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

好了,今天的故事就分享到這里,看完有什麼想法可以評論區里留言討論一下,最后不要忘了長按點贊加關注支持一下,咱們下個故事再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