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男子托夢掘墓,好兄弟和妻子背叛了他,幸虧有小乞丐在

里昂 2022/11/11

宋仁宗時期,有一個名叫祁笑翁的書生,生長在富裕之家,卻心地善良,為人謙恭,人緣頗佳,好多人都想與他結交。其中有兩個貧窮的書生,一個名叫胡洞翁,另一個名叫麻記翁,因為和祁笑翁是同窗好友,刻意巴結他。祁笑翁被兩人的熱情所感動,在胡洞翁的提議下,三人跪天叩地,結拜為異姓兄弟。

胡洞翁年長,祁笑翁年齡居中,因此祁笑翁稱呼胡洞翁為大哥,稱呼麻記翁為三弟。既然是兄弟了,大家就不是外人了,祁笑翁總是拿出錢財,周濟兩位結義兄弟。兩人很感動,總是拍著胸脯,信誓旦旦地表示,只要祁笑翁有要求,刀山火海,在所不辭,愿意粉身碎骨報答知己。

這一天,三人在祁笑翁家里喝酒。酒喝到中途時分,三人結伴出來小解,忽然聽見門口響起了乞討聲。三人一起望向門口,只見門外站著一個小乞丐,拄著單拐,左腿的褲管空蕩蕩的,右手端著破碗,大聲乞討,原來是一個殘障小叫花子。

胡洞翁「啐」了一口,嘀咕道:「真是掃興,哪里來的小叫花子?打攪喝酒的雅興!」麻記翁大聲呵斥起來,讓小叫花子快走。

祁笑翁趕緊制止,笑著說:「大哥和三弟,小叫花子是個殘障人,活得不容易,就施舍一些吃的給他吧。」他轉頭喊來廚娘,吩咐端出一碗米飯,多放魚肉,送給小叫花子吃,又吩咐夫人馬氏,拿來一百個錢幣,送給小叫花子。

吩咐完,祁笑翁拉著兩個結義兄弟,進屋繼續喝酒。這頓酒,從日中一直喝到日暮,胡洞翁和麻記翁才告辭而去。

祁笑翁送走客人,正準備關上院門,小叫花子拄著拐杖,一蹦一跳地竄了出來。來到祁笑翁的面前后,他扔掉拐杖,跪了下來,因為祁笑翁送了許多錢給他,他特地來道一聲謝。

祁笑翁忙將他扶起來,詢問他小小年紀,為何成了殘障人?又為何成了乞丐?小叫花子未語先流淚,哽咽著講起了身世。

原來,小叫花子姓宗,因為長得瘦小,像竹竿一樣,人稱宗竹竿。他從小父母雙亡,被大伯收養。前兩年,他在街上被受驚的軍馬踐踏,左小腿受傷壞死,后來被截肢。伯母見他成了殘障人,嫌棄他是一個累贅,將他趕出家門。宗竹竿一路南下,乞討到此地。

聽完宗竹竿的講述,祁笑翁心生憐憫,趕緊端出一碗飯,讓宗竹竿吃。等到宗竹竿吃完,他說道:「你要是討不到飯,就來我家吃。」宗竹竿答應下來。自此后,但凡下雨下雪天,宗竹竿都會到祁家討吃的,祁笑翁從來沒有嫌棄過,總是把魚肉堆得滿滿的。

時間過得飛快,一轉眼,兩三個月過去。這一天,祁笑翁趕著馬車,車上坐著胡洞翁和麻記翁,一起去縣城訪友。半路上,他看見路邊臥著一個人,停下馬車,上前詢問。原來是一位趕考的舉子,染上重病,倒在路邊,無法行走。

祁笑翁心生憐憫,趕緊呼喚兩個結義兄弟,一起把舉子抬上馬車,送到醫館救治。郎中把了一番脈,嘆息一聲,說道:「拖得太久,病入膏肓,回天無力了。」

原來,舉子姓柯,去都城參加科舉考試,半路上染病。他囊中羞澀,不愿花錢治病,硬撐著趕路,結果錯過了治病的最佳時期。柯舉子聽了郎中之言,當場淚如雨下。

祁笑翁趕緊勸慰了他一番,在客棧租了一間房,讓柯舉子養病。胡洞翁勸他不要多管閑事,一個將死之人,沒必要大費周折。麻記翁在一旁附和。祁笑翁正色說:「大哥、三弟,見死不救,我于心不忍,盡人事吧。」他取消了訪友之行,趕著馬車將兩人送回家里,又趕到客棧,侍候柯舉子。

拖了兩天,柯舉子撒手西去。臨終之前,他含著眼淚,懇求祁笑翁將他的尸體送回老家安葬。祁笑翁對天發誓,一定照辦,柯舉子才含恨合上眼。祁笑翁買來一口棺材,將柯舉子裝殮了。

祁笑翁沒有食言,回家對馬氏講了緣由,帶著銀子,趕著馬車,把柯舉子的尸體送回到他的老家。他發現柯舉子家境貧困,連墊付的花費也沒有要,就趕著馬車回來了。

兩年后,祁笑翁騎著馬出門,半路上竄出一只狐貍,馬兒受到驚嚇,沖到崖下,將他摔死。他的魂魄剛出竅,來了兩個差役,拉著他就走。

按照慣例,魂魄先到土地爺那里報到。到了土地祠,差役去找土地爺交付手續。不一會兒,土地爺急匆匆地出來了,卻是柯舉子。他死后,陰司念他一生耿直無私,封他做了土地。他看到文書上祁笑翁的名字,急匆匆地趕出來迎接。

兩人坐定,柯舉子說:「我查了簿冊,仁兄確實命該不測。只是,你如此年輕就去世了,留下孤兒寡母無人照顧,確實可憐。也罷,念在你的恩情上,我給你申請延壽吧。」于是,柯舉子行文上報,請求給祁笑翁延壽三十年。

過了三四天,批文下來了,只準許延壽兩紀,一共二十四年。柯舉子接到批文大喜,急匆匆地拉著祁笑翁去還陽。

可是,他們晚了一步,祁笑翁剛剛安葬完畢。柯舉子安慰說:「沒關系,晚上你去給嫂夫人托夢。讓她請人掘墓。」

到了晚上,祁笑翁來到馬氏的夢中,講了前因后果,懇求她找人掘墓。馬氏卻說:「你死就死了,還回來干嘛?」祁笑翁一愣,繼而說道:「我平常對你很好,何出此言?」

馬氏冷笑著說:「你身體沒有胡洞翁好,才情沒有麻記翁好,這兩人平常總是對我眉來眼去的,我還在猶豫著,嫁給誰好呢?」

祁笑翁怒極反笑,呵斥說:「你們背著我,竟然做下無恥的事!」馬氏生氣地說:「胡說什麼呢?我們礙于禮節,什麼也沒有發生。如今你做了短命鬼,正中下懷,上天給了我機會,休得怪我無情!」

說罷,馬氏翻身睡了。祁笑翁愣了好久,只得走出屋子。他的父母都早已亡故,兩個兒子年紀太小,只剩下廚娘可以請求。但是,他擔心廚娘年紀大了,恐怕嚇著她,便徑直去找胡洞翁。

到了胡洞翁的夢里,祁笑翁言及此事,誰知胡洞翁大笑著說:「二弟,你太天真了,我和三弟當初結識你,就是因為你有錢,可以幫襯我們。我正在考慮將馬氏納為偏房,把你的兩個兒子接過來照顧,順便得到你家的財產,你為何要回來呢?恕我不能幫忙了。不過,你放心,大家結義一場,我會好好地照顧你的老婆和孩子的。」

祁笑翁聽完,差點背過氣去,責罵了一通,急匆匆趕往麻記翁的家中。哪知道,麻記翁的言辭和胡洞翁的一模一樣,氣得他哀嘆一聲,垂頭喪氣地出來了。

走到半路上,祁笑翁忽然看見橋洞里睡著小叫花子宗竹竿。他走上前,講了他的遭遇。宗竹竿騰地跳起來,拄著拐杖到了墳地,用拐杖刨起土來。好在新墳土壤疏松,不一會兒,就刨出了棺材,打開了蓋子。

柯舉子將祁笑翁使勁一推,祁笑翁從棺材里坐了起來,抱著宗竹竿就是一通好哭。

后來,祁笑翁與兩位結義兄弟割袍斷義,又休了馬氏,不再娶妻,安心撫養兩個兒子。他收了宗竹竿為義子,養在家中。等到宗竹竿長大后,他把家產一分為三,送給宗竹竿一份,并張羅著為他娶了妻,讓他自立門戶。

正所謂真情難覓,一場起死回生的人間悲喜劇,讓好幾人露出了真面目。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人為善,與封建迷信無關。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