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貨郎夜宿山村,見村民半夜搬石板,推倒供神台揭開陰謀

里昂 2022/11/08

南宋時期,渭水河畔有個紅葉村,該村三面環山,交通閉塞,村民們在此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直到這年秋日,一個不速之客誤入該村,結果無意間揭開了一個隱瞞多年的陰謀。

這個外來人名叫蘇梓,是個年輕的貨郎,他當時剛剛到外地進完貨,正準備往家趕,結果在路過一條山路的時候,忽然下起了大雨。蘇梓一個沒站穩,摔下了山坳,結果一抬頭,看到了一條隱藏的小路,他順著小路往前走,這才意外發現了紅葉村。

村民們善良淳樸,見到蘇梓后,十分熱情地招待了他。蘇梓也對這個與世隔絕的小山村十分感興趣,便提出多住幾日,大家也都答應了。當晚,蘇梓就被安排到了一個姓張的老大爺家里。

張大爺年過六旬,身體一直很好,他兒子早逝,多年來一直獨居,見到蘇梓后很是親切,與其一直暢聊到半夜,還直夸蘇梓會挑時候。原來,再過幾天,就是村子每隔三年都會進行一次的「壓兇祭神典禮」了。

蘇梓聽后很是驚奇,詢問這典禮到底有什麼用。張大爺微微瞇眼,思緒像是回到了從前。原來,早在三十多年前,紅葉村遭遇了一場百年難遇的大旱,糧食歉收,村民們都必須勒緊褲腰帶生活。

就在這時,村里出現了許多傳言,有人說是山里有個妖孽,吸走了水氣,這才導致村子一直不能降雨,想要度過劫難,就必須殺死或壓制那妖孽。可斬妖除魔的本領,村民們沒一個行。就在大家束手無策之際,一個姓白的老漢站了出來。

白老漢也是個苦命人,他早年喪偶,膝下育有一子,父子倆相依為命,日子本來過得很好,可他兒子患了肺癆,整日咳嗽了不停,結果在旱災來臨后沒多久便撒手人寰,這讓白老漢沉淪了許久。

白老漢先是趁著夜色,在村口搭建了一座一人多高的供神台,并告訴村民,自己得到上天的指引,能幫助村子度過災禍,不過需要舉行壓兇祭神典禮。神奇的是,舉行過此典禮后,村子果真降雨了,白老漢也成了村子里的靈魂人物。

可說到這,張大爺忽然戛然而止,蘇梓卻很是好奇,不停詢問壓兇是怎麼一回事,何為壓兇。可張大爺就是不說,還說過幾天他就知道了。

蘇梓見狀,也就沒多問。回到房間后,他翻找貨物,并拿出了一沓子黃色的符紙,悄悄塞進了內衣的衣兜里……

第二天,蘇梓起了個大早,到村子里四處閑逛。細心的他注意到,村子每家每戶門口都放著一塊大石板,石板的背部則有許多血跡,好像下面壓死過什麼東西一般。蘇梓靠近想多看看,村民見狀,卻顯得很緊張,立馬制止了他,并表示這石板是壓兇的時候要用的,平時不能動,這讓蘇梓更為好奇了。

就在這時,他碰到了這些年在紅葉村專門主持壓兇祭神典禮的白老漢。他好像很受村民尊重,走到哪都有人打招呼,且態度都十分謙卑。白老漢也注意到了蘇梓,徑直走到了其面前,這白老漢看起來五六十歲的樣子,可他頭髮卻全白了,整個人看起來陰森森的,他的身上仿佛有股壓得人喘不過氣來的死氣。

白老漢盯著蘇梓看了半天,隨即開口道:「我們的壓兇祭神典禮就要開始了,你這個外鄉人還是盡早離開吧!」

蘇梓一開始沒當回事,結果一回到張大爺家,張大爺便下了逐客令。他很是驚奇,沒想到這白老漢竟如此厲害。沒辦法,蘇梓只好收拾東西離開,張大爺則將其送到了村口,蘇梓也見到那個供神台。

供神台使用許多大石板壘出來的,一人多高,可不知為何,明明被稱為供神台,卻沒有絲毫莊嚴之氣,反而處處透露著詭異,蘇梓眼神微變,想要靠近看看,卻被張大爺攔住了。不過蘇梓還是看到,那石板上,有許多干涸的血跡。蘇梓心里清楚,這事沒那麼簡單。

離開的時候,蘇梓趁張大爺不注意,悄悄掏出懷中的符咒,并念動咒語,輕輕一甩,那些符咒便貼在了供神台上。

之后,蘇梓假意離開村子,跟張大爺分開后,便悄悄溜到了村子附近躲了起來。入夜,村子里忽然火光四起,蘇梓躲在暗中一看,發現村民們都搬著家門口的石板來到了村口的供神台下。

白老漢則站在供神台上,見眾人到齊,開口道:「子時一到,壓兇祭神典禮正式開始!」

言罷,人群中走出一個滿臉淚痕的婦人,其懷中還抱著一個熟睡的嬰孩。之后,他在眾人的簇擁下走上供神台,并將孩子遞給了白老漢。白老漢將孩子放在面前,見時辰到了,便開始手舞足蹈地跳來跳去,台下的眾人則紛紛跪地祈禱。

大概過了一盞茶的功夫,白老漢停下動作,并叫人排成一隊,一個個上前將石板壓在孩子的身上,準備將孩子活活壓死,擠壓出鮮血,浸濕整個供神台。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壓兇,每過三年,年關村里出生的第一個孩子,就會被當成人牲,也就是所謂的祭品,只需將他當妖孽殺死,就能壓住山中妖孽,這就是白老漢口中的壓兇。

眼看孩子就要慘遭毒手,蘇梓立馬從暗中跳出,阻止了眾人,并迅速沖上去搶走了孩子。眾人見狀,正欲來追,蘇梓立馬抽出一張符咒,念動咒語,符咒發出一陣光亮,而之前被布置在供神台四周的符咒也發出了一陣亮光,隨即一一爆炸。

爆炸過后,供神台轟然倒塌,白老漢也倒在地上,一臉震驚地看著眼前的一切。村民們很是氣憤,以為蘇梓是來搞破壞的,結果煙塵散去,眾人發現供神台的中間居然是空心的,而里面藏著一具尸體,那尸體不是別人,正是白老漢早已死去的兒子。詭異的是,他的肉體非但沒有腐爛,反而看起來跟睡著一樣,跟活人無異。

蘇梓抱著孩子緩緩走到了白老漢面前,一臉嚴肅道:「看來我猜得沒錯,你這個騙子!」

原來,所謂的壓兇祭神只是個幌子,一切都是白老漢的陰謀。當年他兒子死后,白老漢悲痛欲絕,而他也想出了一個荒唐的想法,復活兒子。為此,他偷偷溜出村子,四處找人幫忙,還真叫他找到了一個法子,至于蘇梓發現的那條進村的小路,其實就是白老漢這些年溜出村子弄出來的。

白老漢聽一個江湖術士說,想要復活死去之人,就必須用十個嬰孩的精血,分三年滋潤其肉體,這樣就能保證其肉體不腐,之后就能還魂了。為了復活兒子,白老漢又跟那術士學了一些操控天氣的皮毛法術,制造了大旱,并想出了這麼一個壓兇祭神的法子。

陰謀被揭穿后,白老漢一言不發,而是默默走到兒子的尸體旁,失聲痛哭道:「兒子,爹對不起你,就差一個,就差一個啊!」

蘇梓見他執迷不悟,怒罵道:「你的兒子就是兒子,別人的兒子就不是兒子了嗎,就算你用這種法子復活了他,他也不會原諒你的所作所為!」

村民們在知曉一切后,悲憤異常,全都沖向了白老漢,并將其按在地上不停扭打,若不是蘇梓出面阻止,他恐怕就要被當場打死了。

最后,白老漢抱著兒子的尸體鉆進了深山,再也沒人見過他們了。至于村民,他們很是感謝蘇梓,也在其建議下,打通了連通外界的道路,村里再也沒出現過類似的情況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