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母親身染重病,兒子卻給媳婦燉肉湯,道士:拿雞冠子來

里昂 2022/11/17

明朝英宗年間,貴溪有個名叫方敬云的年輕人,他早年喪父,跟著母親韓氏相依為命。方敬云是個大孝子,對母親照顧有加,也十分聽話,韓氏讓其往東,他絕不往西。

方敬云干活認真,在他的努力下,家里的日子一點點好了起來。可天有不測風云,在他二十歲那年,韓氏積勞成疾,一病不起,眼看就要不行了。

當時村里的赤腳郎中也都沒啥法子,街坊們便建議方敬云找個媳婦,大辦喜宴,給老夫人沖沖喜,說不定有用。當時的村里人比較迷信,方敬云便同意了,并委托媒婆幫自己說媳婦。

很快,方敬云就相中了一個名叫南瑤的女孩。這女孩是方敬云的鄰居文盛介紹的,南瑤的父親與其相識,前不久病死了,留下了南瑤一人,孤苦無依。文盛見其可憐,就想著介紹她跟方敬云認識一下,結果兩人還真看對了眼。

很快,方敬云便和南瑤成親了,婚事在街坊們的幫助下,辦得十分熱鬧,可能是沖喜的法子真的有用,婚后韓氏的情況就好了許多,這可把方敬云給高興壞了。

另外,南瑤溫柔懂事,手腳勤快,將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條,對韓氏的照顧也十分細致,母子倆對其都十分滿意。在這期間,文盛也經常過來串門,南瑤畢竟是故人之女,方敬云又是他家鄰居,多少還是要關心一些的。

這天午后,文盛從鎮上弄來了一些點心,想著給方敬云送去一些,剛一進門,他便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肉香味,鉆進廚房一看,原來是方敬云在燉肉湯。文盛不是饞嘴的人,何況方敬云母親身患重病,還未痊愈,這肉湯,想必是給韓氏準備的。

可讓文盛沒想到的是,方敬云這個大孝子燉完肉湯后,并未給母親送去,反倒把妻子叫到跟前,讓她把肉湯喝了個干凈。他有些不接,正欲詢問,方敬云卻搶先開口解釋道:「文兄,并非在下不孝,只是這肉湯,是母親叫我燉給南瑤吃的。」

方敬云表示,韓氏這些日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趕緊抱上孫子,便一直催促夫妻倆要孩子。可南瑤實在太瘦了,韓氏便讓方敬云隔三岔五燉些肉湯給她補身子,南瑤一開始不同意,想把肉湯讓給韓氏,可韓氏說什麼都不喝,南瑤沒辦法,這才聽從,且一直在嘗試用各種土法子,想盡早懷孕,讓婆婆如愿。

文盛聽后甚至感動,沒想到這一家對南瑤如此真誠,他也終于可以放心了。可沒多久,他卻發現了一件怪事。

按理說,南瑤經常喝肉湯,本該愈發富態才對,可看她的樣子,反而一天比一天瘦弱了,整個人臉色蠟黃,走路都有些漂,像是被抽干了精氣神一般。文盛見狀很是擔心,便詢問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可南瑤卻搖頭否認,并聲稱自己近些日子只是沒有休息好罷了。

可她越是這麼說,就越讓文盛擔心。畢竟是故人之女,他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南瑤出事,便強行拉著她去看了郎中。奇怪的是,經常喝肉湯的南瑤,竟然營養不良,精氣不足,這讓文盛疑竇叢生。

直到這天,干完農活的文盛在村口的茶館歇息,跟朋友們提起了這事。剛巧有個云游道士也在此處歇腳,聽到了這事,便主動來到文盛面前,說是他應該有辦法幫助南瑤。

那道士身材欣長,滿頭銀發,雙目卻異常有神,頗有仙人之姿。文盛聽后欣喜萬分,當即拉著道士來到了方敬云的家中。

當時方敬云不再,南瑤正在院里干活,其婆婆韓氏則臥病在床,沒法出門。道士圍著南瑤上下打量,又為其把了把脈,隨即眉頭一皺,吩咐一旁的文盛道:「快,去拿些雞冠子來,最好是那種養了五年以上的公雞冠子!」

文盛聽后一臉懵,治病要公雞冠子作甚?道士解釋道:「貧道若是沒猜錯的話,眼前這位小娘子,恐怕是被人下蠱了!」

二人聽后皆大吃一驚,文盛也不敢再耽擱,立馬出門找來了合適的雞冠子。道士叫南瑤將雞冠子直接吞下,隨即讓她掀開衣服,露出腹部。情況緊急,南瑤也顧不上男女有別,只好聽話照做。

之后,道士輕輕用刀劃開了南瑤的腹部。就在這時,方敬云回來了,在看到道士的一瞬間,他臉色驟變,發瘋般沖了過來,好在一旁的文盛攔住了他。就在二人爭執期間,南瑤的傷口處忽然開始蠕動起來,不一會,一條拇指那麼粗,渾身血紅的肉蟲鉆了出來,并被道士死死掐住。

方敬云見狀,微微一愣,隨即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來:「完了,完了,都怪你,一切都完了!」

原來,這蠱蟲名為血蠱,種進人的體內后,便會一直吸食人的精氣,歷經七七四十九天,宿主便會被吸干精氣而亡。這時候,取出血蠱,將其喂食給將死之人,便能得到血蠱宿主的所有精氣,是一種十分殘忍的續命法子。

韓氏為了活命,指使兒子利用燉肉湯的方式,將血蠱種在了南瑤的體內,若不是文盛及時發現不對,再過幾天,南瑤就活不了了。而血蠱最怕的就是公雞,將雞冠子吃進體內,就能將血蠱提前逼出來。

得知真相后,文盛大吃一驚,南瑤也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跟自己朝夕相處的丈夫,原來自始至終,她都是個工具人。

后來,南瑤離開了方敬云,而沒了血蠱的幫助,韓氏沒多久便病逝了,方敬云也離開了村子,再也沒回來過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