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寡婦借宿老漢家,半夜聞到血腥味,鉆進豬圈躲過一劫

里昂 2022/11/12

宋朝時期,濟州界橋村有個名叫涵桂的寡婦,她容貌艷麗,身姿窈窕,可惜就是命薄,年紀輕輕就沒了丈夫。

村里的無賴看涵桂勢單力薄,常常上門調戲她,時間久了,村里漸漸有了閑話,涵桂思來想去,最終決定收拾家中細軟,回娘家投靠自己的兄弟。

這天傍晚,涵桂趕路走到了一座山腳下,這時突然天降大雨,但方圓幾里卻都不見有人家,就在涵桂焦急之時,一個老漢突然從山上走了下來。

涵桂見有人出現,松了一口氣,忙問老漢這附近是否有可以借宿的驛站。

那老漢打量了涵桂幾眼,說附近只有自己一家居住,如果涵桂不嫌棄,可以在自己家住上一晚。

涵桂聽完這話,有些猶豫,但眼見雨越下越大,無奈之下,她咬牙決定到老漢家借宿。

等涵桂隨著老漢到了他家后,天已經徹底黑了下來。老漢家里有兩間磚瓦房,屋后還有一個草棚,涵桂看著像是豬圈。奇怪的是,這家雖然寬敞,但是涵桂卻沒聽到任何動靜,像是一個活物也沒有似的。老漢將側房收拾了一下,讓涵桂今晚就睡在這個房間。

涵桂趕了一整天的路,又累又餓,可老漢沒有說吃飯的事兒,她也不好意思詢問,于是就在屋里換下了濕衣服,而后躺在了床上,打算先睡一覺再說。

半夜里,雨越下越大,天上還炸響了驚雷,涵桂被雷聲驚醒,翻了個身,這時,她突然覺得自己好像碰到了什麼硬硬的東西。

半睡半醒之間,涵桂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那個東西,發現它不僅硬,上面還沾了一層黏糊糊的液體,她的鼻尖也縈繞著一股血腥味兒,恰好,這時一道閃電劃過,將屋里照亮了一瞬,涵桂看見自己手里的東西,頓時嚇得魂不附體。

那是一截被啃咬過的指骨,看著還很新鮮,上面糊滿了紅色的血液,還有一些沒有被啃食干凈的肉絲。

涵桂嚇得頓時沒了睡意,她不敢在這間屋子里繼續待下去了,這時,她突然想到了后院的草棚,于是冒雨跑到了后院。

涵桂猜得沒錯,后院確實是豬圈,但豬圈中的豬已經死了,它腹部破了一個大洞,里面的內臟被掏吃一空,只留下了一個正在腐爛的外殼。

就在涵桂對著豬的尸體發愣時,突然聽到房門「吱呀」一聲被打開的聲音,她心知是老漢出來了,在豬圈中巡視一圈,發現無處可躲,情急之下,她咬牙躲進了那只豬的腹腔之中。

涵桂從縫隙中看見老漢推開了自己睡的那間房的房門,發現房中無人后發出了憤怒的咆哮,而后他周身升騰起了一陣黑霧,等黑霧散去,老漢已經變成了一只雕鷹的模樣,只是它的頭上比尋常雕鷹多長著兩只角。

那雕鷹在院中巡視一圈,像是以為涵桂已經逃跑了,它騰空而起,嘴里發出了嬰兒哭泣般的嘯叫,拍打著翅膀飛了出去,看方向,應當是去路上尋找涵桂了。

涵桂嚇得雙腿發軟,但是她害怕那妖怪馬上就會回來,所以一刻也不敢在此過多停留,從死豬的腹腔中爬出來后,就向與那妖怪去的相反的方向跑去。

涵桂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多久,大雨嘩嘩下著,她不敢停下腳步,最后還是一個道士攔住了她的去路,說看她身上帶有妖氣,問她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妖怪。

涵桂將自己之前的經歷告訴了道士,那道士聽罷沉吟了片刻,而后讓涵桂將自己帶到了那座房子里,這時妖怪還沒回來,道士掏出一疊符紙,在房屋前后布下了一個陣法,而后帶著涵桂躲在一旁等待。

不一會兒,那妖怪又飛了回來,它剛一落到院中,就被陣法束縛住了,道士拿出一個小瓶,將它收到了瓶中,他說自己會將這妖怪拿回道觀中鎮壓。

道士告訴涵桂,這妖怪是蠱雕,與尋常的雕鷹長得很像,特征就是頭上有兩只角。蠱雕常在山林中出沒,它會將過路的人誘惑進自己的巢穴,而后將人啃食。道士猜測,這只蠱雕在山林間長期看不見人影,因此出了山,將老漢一家全部吃了,而后在饑餓之下,又將豬的內臟吞食。涵桂路過山下,被它瞧見,因此它化作老漢的模樣,將涵桂帶到老漢家中,意圖把她也吃下肚。

涵桂聽完這番經過后怕不已,后面的幾天,她日夜兼程,一刻也不敢停,終于在五天后趕回了娘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