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男子入贅,新婚夜被針扎,神算說:你欠她的

里昂 2022/11/17

故事發生在明朝嘉靖年間,在清流縣有一書生名叫王生。

王生乃是縣上富商王財之子,自小就是喊著金湯匙出生的。

王財因老來得子,所以對于王生很是疼愛,無論王生想要什麼,王財都會想盡辦法給王生找來。

王生自小就很聰明,詩詞歌賦樣樣精通,乃是公認的清流縣第一才子。

可正因如此,王生自小就極為自傲,性格也很桀驁不馴。

小時王財還能管教一二,可當王生慢慢長大后,王財就管不住了,只能終日為王生惹下的麻煩擦屁股。

漸漸地,王生對于考取功名也沒有了興趣,終日混跡于各種賭場以及煙花柳巷之地。

王生有一個至交好友名叫林大,林大本是窮家子,有次偶然機會下結識了王生,在體會到有錢人的生活后,林大就開始對王生唯首是瞻。

這天賭場掌柜找到林大,對林大說道:「林公子,聽說那王生王公子可是你的至交好友是嗎?」

聽到賭場掌柜叫自己林公子,林大心里很是高興,滿臉高興的回道:「對啊,我倆的關系可謂是情比金堅,當然,要是沒有我,那王生也是呆瓜一個。」

「哈哈,對,這我也聽說了,林公子確實是才識過人,不過今日有一樁大生意不知林公子是否感興趣?」賭場掌柜故作高深問道。

「哦,不知黃爺說的是什麼生意啊,可否說說,也讓我見識見識。」林大一聽是大生意,頓時也來了興趣,于是急忙問道。

見此,賭場掌柜黃掌柜也不再藏著掖著,附耳說道:「王生可是家財萬貫,那麼多銀子放在王生那呆瓜那也是受委屈了,何不如我們兄弟倆做個局,將王家的銀子全部贏來,這樣豈不是更好?到時候我們兄弟倆再進行平分,這樁生意很大,就是不知道林公子可否有這個膽量了?」

一聽這話,林大頓時心里就很是激動,于是便詳細問了黃掌柜具體做局的方法。

過一會后,只見林大就出現在了王府,可他剛一進到大門,就聽到王財正在罵王生敗家子。

林大細聽了一會后,就摸清了其中的緣由,原來是王生去萬花樓玩樂,但卻不給人家錢,以至于讓萬花樓的月娘親自上門找王財討要。

正當林大想要繼續往下聽時,只見王生罵罵咧咧的就從屋里走了出來。

見到林大,王生先是對林大行了一禮,然后一臉不好意思地說道:「真是讓林兄見笑了。」

「哪里哪里,想必也是王老爺不懂王兄的辛苦而已,王兄去那萬花樓只不過是吟詩作賦而已,這也是為了以后的考取功名打下基礎嘛,待他日王兄高中狀元回家之時,我相信到時候王老爺就會理解王兄的用心良苦了。」林大一臉諂媚地說道。

「對,對,對,還是林兄理解我,林兄真是我的知己啊,我王生此生能結識到林兄這樣的有識之士,真可謂是我的一大幸事啊,走,我們喝酒去林兄。」聽到林大的話后,王生很是開心,于是便邀請林大去喝酒。

不一會,兩人就到了酒館里開始喝酒,酒過三巡之后,林大突然說道:「王兄,王老爺不理解你,但兄弟我理解你,不過為何我們不大賺一筆銀子回來,讓王老爺也能高看你一眼呢?」

「哦,林兄此話怎講啊?還請告知兄弟我一下。」王生聽到這話也來了興趣,于是便問道。

見王生已上鉤,林大心里很是高興,輕聲說道:「那迎客樓近日不知為何,變得很是倒霉,只要是個人進去耍錢,就能贏得盆滿缽滿出來。」

「哦,竟然還有這等好事,我近日都是去萬花樓了,對于迎客樓還真是不清楚,既然如此,那我們可別喝了,先去迎客樓賺他個盆滿缽滿先。」王生聽到林大的話后很是高興,急忙拉著林大就往迎客樓走去。

由于林大和黃掌柜早已商量好了,所以不一會的時間,王生就贏了很多銀子。

見王生已經贏得差不多了,林大急忙拉起王生,說來日方長,先去萬花樓耍耍先,明日再接著來迎客樓。

王生此時心里也很是思念萬花樓的小翠,所以倒也沒有拒絕林大的提議,高高興興的就和林大走了。

出了迎客樓的大門后,林大一臉諂媚地說道:「王兄,兄弟我說得對吧,我們還沒一會的時間,就贏了這麼多銀子,不過王兄,我們明日來的時候,你可以帶多一點銀票過來,畢竟帶來的銀票越多,你最后贏到的也會更多嘛,這樣王老爺以后也能更加欽佩你。」

「嗯,還是林兄說的在理,我明日就把家中所有銀票帶來,然后那些珠寶什麼的,也先拿去典當掉,到時候贏錢了再贖回來也不遲,不過那也是明日之事了,眼下最重要的事還是我的小翠,走吧,我已經想我們家小翠想的不行了。」王生自作聰明的決定好了明日之事,然后就開心地和林大往萬花樓走去。

次日,王生也果真如昨日而言,把家中他所能拿到的銀票全部拿來了,除此之外還把家中很多值錢的珠寶首飾也給典當掉了,換來了更多的銀票當本金。

可人算不如天算,這次王生卻是輸了,而且還是輸得很徹底,出迎客樓之時,他身上已然連一兩銀子都沒有了。

輸錢的王生很是不甘心,以為今日會輸只是因為運氣不好而已,今日回家籌錢后明日再來大戰三百回合,到時候再連本帶利全部給贏回來。

就這樣,短短半個月的時間,王生便把整個王家都給輸掉了,而王財和其娘子也因一時的氣火攻心而被活活氣死了。

自王財死后,王生就淪為了喪家之犬,偌大的一個清流縣都沒有王生的落腳之地。

以前王生結交的那些狐朋狗友見如今王生的慘狀也不愿出手相助,就連林大也是在和黃掌柜分了銀子后就連夜逃離了清流縣。

而王生的那些親戚也深知王生是個敗家子,所以全都對他是避之不及。

無家可歸的王生為了填飽肚子,只能終日流浪在街頭,然后到處行乞,甚至有些時候為了能填飽肚子,還會從乞丐的破碗里搶吃的。

這天王生經過一酒樓,聞到從酒樓傳出來的香味后,王生肚子里的饞蟲就被勾起來了。

站在酒樓前想了好一會,王生好像想到了什麼,急忙往一旁的河邊跑去。

過一會后,只見王生整個人神清氣爽的站到酒樓前,然后趾高氣揚的就走了進去。

一進到酒樓,挑了個好位置后,王生就大聲喊來伙計,然后把酒樓里所有的好菜全都讓上一遍。

過了好一會后,吃飽喝足的王生便想起身起來,不料卻被伙計給攔住了。

王生一臉無恥的說道:「就是一點小錢而已,你緊張什麼,先記著,我今日著急出門,身上忘了帶銀子,明日我再過來吃一頓,然后一起給你結賬。」

「這位爺,這恐怕是不行,小店廟小,從不賒賬,你要是現在身上沒有銀子,那你就告訴我,你家在哪,然后我去找你家人拿,等拿到銀子了,你再離開。」聽到王生的話后,伙計立馬就拒絕了,并提出自己的建議。

可王生哪還有家啊,他的家早就已經被他輸光了,現在他可是身無分文。

就這樣,王生便和伙計吵了起來,最后是越吵越兇。

「停,吵什麼呢?發生什麼事了?」正當兩人吵得不可開交之時,只見一妙齡女子走了過來,然后問道。

見來人是自家小姐,伙計急忙說出原因。

得知前因后果后,女子也不愿再多費口舌,于是便對王生說道:「這位公子,我看你長得也很是清秀,想必也是家中不愁吃穿之人,這樣,我現在給你兩條路,一條是付錢的路,一條是不用付錢的路,你自行選擇。」

「哦,哪兩條路啊,付錢是怎麼說?不付錢又是怎麼說?」王生好奇地問道。

見王生已上鉤,女子露出狡黠一笑后說道:「第一條路,付錢路,這個很好理解,你把飯錢付了,你立馬就可以走,絕不會有任何人阻攔你,第二條路,不付錢路,那就是你不用付錢了,你入贅嫁給我,這樣你吃的就是自家東西,自然不用付錢。」

聽到這話,王生很是不解,因為眼前的女子不說是傾國傾城,但最起碼也是個難得一遇的美人,至少比小翠還長得漂亮,可天下怎麼會有這等好事呢?

雖然心中很是不解,但王生心想反正自己現在是喪家之犬一個,連溫飽都是一個大問題,那自己又有什麼可擔心的呢?

想到這,王生高興地回道:「我選不付錢的路,能嫁給小姐是我的福分,我又怎能不識抬舉呢。」

就這樣,王生便入贅嫁給了女子。

王生本以為此后就是自己的幸福生活,可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他從入贅之日起,就是他受苦受難之時。

女子名為李湘,乃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李三刀之女,而李三刀之所以被稱為李三刀是因為李三刀武藝過人。

相傳李三刀以前可是鏢客,有次押鏢之時遭歹人沿路搶劫,李三刀憤而拔刀,直接三刀就將其中一人給砍成了四截,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李三刀之名就開始名震江湖。

新婚洞房夜,喝得酩酊大醉的王生見李湘早已躺到床上,于是他便笑嘻嘻地走了過去,然后直接就躺到了床上。

可不料他剛躺下,就只見他突然「啊」的一聲叫了起來,然后立馬從婚床上跑了起來。

一看背后,只見王生身后扎滿了繡花針,而李湘見此則委屈地說道:「相公,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是故意的,我剛剛縫補衣服,所以就沒將繡花針給收起來,不過你也活該。」

王生被扎后本來心中怒氣難忍,可他現在已經知道了李湘乃是李三刀之女,他又豈敢說什麼呢?只好委屈地表示理解,并讓李湘幫他把繡花針給拔出來。

可拔著拔著,又見王生時不時地大叫出來,叫聲極其凄慘。

因為李湘不知是故意還是不小心,李湘在拔針之時,總有那麼一兩根繡花針會扎得更深。

見王生總是在叫,李湘也不忍了,直接怒吼道:「安靜點,要不你就自己拔,大半夜的,要是你將我爹爹吵醒了,到時候就連我也救不了你,算了,你自己拔吧,我要睡覺了。」

說完李湘就上床睡覺了,而王生見此也只能無奈地忍痛自己給自己拔針。

第二天一早,王生還在睡覺,只見李湘就捧著一盆涼水走了進來,然后直接往王生頭上倒去。

王生一下就被驚醒了,可還沒等他清醒,就見李湘大吼說道:「別睡了,快去把院子里的水缸給挑滿水,要是一個時辰后你還挑不滿水,那就別怪我了。」

「挑水?這活不是小人干的嗎?」王生不解的問道。

聽到這話,李湘哈哈大笑說道:「難道你不是下人嗎?不然你以為我讓你嫁進來是讓你享福的嗎?快去。」

李湘說完,不知她從何拿來一條鞭子,直接就往王生身上抽去。

就這一下,直接就把本來還有點迷糊的王生直接給抽清醒了,然后就見王生立馬下床挑水去了。

三天后,只見本來還長得很英俊的王生此時已變得很是丑陋,身上到處是傷痕,且已然沒有了往日的意氣風發。

這天一早,王生還在睡覺,就被李湘一鞭子給抽醒了,然后讓他去河里抓魚,她要吃新鮮的魚。

王生對此不敢有任何怨言,應承一聲后就立馬往河邊跑去。

可自小就嬌生慣養的王生又哪會抓魚呢,忙活了一上午,連魚都碰不到,更別說抓魚了。

眼見已是晌午時分,自己此時空手回去也是難逃一頓毒打,還不如跳河自盡算了。

想起以前自己衣食無憂,幸福美滿的家庭生活,王生此時終于想通了,這一切都怪自己,要不是自己紈绔、敗家,那自己是斷然不會淪落到如今這種悲慘的生活。

想到這,王生心如死灰,已沒有任何眷戀,直接就往河里倒去。

可不料這時卻有一雙大手把他給拉了回來,然后說道:「公子,年紀輕輕的有何事想不開,非得要以死解脫啊?」

王生轉身一看,看說話之人的穿著打扮,想必是個算命先生,于是便說道:「先生,你是不明白我心中之苦啊。」說完,王生就把自己所遭遇之事說了出來。

聽完王生的遭遇后,算命先生說道:「你把你的生辰八字報給我,我給你算算。」

「真的嗎?可我沒銀子付你,還是算了吧。」聽到算命先生的話,王生本很高興,可轉念一想自己如今身無分文,于是便拒絕了算命先生的好意。

而算命先生也看出了王生的窘境,于是便大笑說道:「哈哈,你放心好了,這卦我不收你銀子,你我今日相遇便是有緣,你且安心讓我給你算便是。」

聽到這話,王生也不再扭捏,直接就給算命先生報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得知王生的生死八字后,只見算命先生就閉眼開始掐算起來。

過了一會之后,算命才睜眼說道:「你如今所苦皆是你活該,這是你欠她的,縱使你現在死了,你死后下地府也得要繼續受苦,等你把你的業報償還完了,你才能繼續投胎為人,而你娘子如今這般對你,皆是因你前兩世都有負于她,你做了負心之人,所以今世那些冤親債主才會附身于她,然后來折磨你。」

聽到這話,王生此時才明白了為何自己娘子平日里總是會無緣無故折磨自己的原因。

「先生,那這事可還有解?」王生問道。

「有解,你把那些冤親債主的怒氣消了,她們一離開,那這事不就解了嗎?行了,接下來該怎麼做,是福是禍就看你自己了。」算命先生說道,說完就走了。

看著算命先生離去,王生仿佛也想明白了什麼,直接大步流星往家走去。

王生回到家,見到李湘后本想說什麼,不料卻見李湘手拿鞭子朝他走去,然后大聲呵斥說道:「你個不中用的東西,讓你去打魚,你去了一上午,可現在卻空著手回來,想必又是去哪鬼混了是嗎?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說完李湘就舉起鞭子作勢要抽打王生。

王生見此立馬跪地抱住李湘的雙腿哭道:「娘子,我錯了,我前兩世皆做那負心之人,是我對不起你,以后你要打要罵,我都一一認了,前世的債,我今世來還。」

李湘聽到這話,身子突然顫抖了一下,然后眼里不自覺的就流下來眼淚。

過了幾息之后,只見李湘突然一改悍婦的模樣,滿眼柔情的扶起王生說道:「相公,地上涼,你不要跪在地上了,你先去屋里休息一會,我去叫下人做飯,等會我再叫你出來吃飯。」

王生見娘子突然變得溫柔了,他心里明白那是因為那些冤親債主已經離去了。

可此時他也已經想好了,并在心里暗暗起誓,他往后的日子一定要痛改前非,并要對李湘好,他這輩子決不能再做那負心之人。

往后的日子里,王生對李湘很是疼愛,而李湘也一改之前,對王生很是溫柔體貼。

后來,在李湘的提議下,王生開始用功苦讀,以求考取功名。

多年后,在李湘的支持和王生自己的努力下,王生登科及第高中狀元。

且李湘還為王生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兒子,但考慮到相公乃是王家的最后一根獨苗,于是李湘便讓其中一個兒子隨王生姓王,算是繼承了王家的香火。

而王生的兩個兒子長大后也很是爭氣,一個高中武狀元,一個高中進士,三父子同朝為官,成為一段流傳千古的佳話。

結言:「種何因,得何果,萬事皆有報,哪有獨善人。」

做人一定要修德、修身、修心,如此才能成其大道,如若不然,只會自食惡果,甚至是遺臭萬年,就像文中的王生,正是因為前兩世做了負心之人,今世才會受其磨難。

再例如近日所發生的山東服裝職業學院的「為愛沖鋒的勇士」事件,雖然他站在人群中彷徨、迷茫、無助之時,他在眾人眼中猶如一個小丑,但其實他在我眼里就是一個為愛沖鋒的勇士。

相反那個不修德、不修身、不修心的女生才是「可憐」、「可悲」、「可恨」之人,變成眾人口中的「不良人」。

所以,做人一定要「以德為人,以善行事,如此方能得善終。」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