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聊齋故事:歷情劫靈蛇下山,書生吹牛遭打臉

里昂 2022/11/17

古時候有一個書生,他非常喜歡看《白蛇傳》,特別喜歡書中美麗善良的白娘子,對于許仙嘛則是各種羨慕嫉妒恨。

總覺得他一個沒什麼本事的人憑什麼能娶到一個那麼美麗的女子。 只不過是上山采藥的時候碰巧救下被人捉住的白娘子罷了。

每當看到這段的時候書生就恨不得和許仙替換一下身份。就這樣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書生對白娘子的癡迷日益嚴重。

他經常買下被人類抓住的白蛇,然后將他們放歸山林,這其中說不定有一條就是那白素貞,自己先撒把網,放個長線,釣個大魚。哪天這個運氣說不定就落到自己頭上。

許是老天聽到了書生的虔誠心聲,在一次的野外郊游中他遇到了一位白衣飄飄的女子。女子美艷絕倫,一笑起來嘴邊上的一顆美人痣讓她平添幾分嬌媚。

女子當時正坐在草地上嚶嚶哭泣。書生上前詢問得知,原來女子一家人在探親的路上被強盜打死只有她一人逃了出來流落到這里。

聽到這位美人如此凄苦的身世,書生頓時心生憐愛,表示愿意幫助女子渡過難關。

就這樣,這位絕世美人隨著書生一起回到了家。

家中父母看到兒子帶回一個陌生女子后驚疑不定,忙上前詢問緣由。書生將事情原委向家中雙親解釋了一遍,家中老父親聽到后忙悄悄的對兒子道。

「這女子的話不可全信,想她一個柔弱無力的女子如何在強盜手下逃脫的。況且若是一路逃走為何身上整齊如新,看她身上穿戴反倒像是大戶大戶人家女子。

為父曾聽人說,有的山精野怪會變成美麗的女子下到人間迷惑人,我兒不可掉以輕心。」

書生聽到父親的話之后并不以為意,心想到:許仙都不怕白娘子,難道我還比不過他?因此一意孤行的留下了該女子。其實最主要的原因是女子的長相符合他心目中白娘子的形象。

女子在書生家住下之后很是勤快,幫助書生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條,很懂得開源節流。也不知道她哪里弄來很多銀子,幫著書生家開了一家酒樓,生意經營得有聲有色的。

在她的幫助下,書生一家的生活得到了改善。并且常常督促書生讀書上進,以便在明年的科舉中奪得好名次為父母爭光。

書生每天日子過得悠閑,不用為家里生計操心,又有絕色美人紅袖添香。自覺不比那許仙差的他不想讓美人看低了,為此也發奮讀書起來。

家中父母看到兒子如此上進也非常的高興。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發現女子賢良淑德,持家有道,對兒子又是一心一意。

原本對她的那一點芥蒂心漸漸消失不見,老兩口背后還商量著什麼時候。給這倆孩子把婚事辦了,他們也好早日抱上孫子。

只可惜他們的這個計劃,在端午節這天出現了變化。

端午節這天大家包起了粽子,賽起了龍舟。家里還要撒上一些雄黃來驅妖去邪。

女子看到書生手上拿著雄黃后臉色有些發白。「公子,我聞不得這個味兒,咱們家能不能不灑呀?」

書生聽后調侃道:「白娘子也聞不得這個味兒,莫非你也是她的同類化形而來的嗎?」女子眼睛閃了閃,對著書生嬌笑著。

「若我真是那白娘子的姐妹公子又當如何?,公子會不會像許仙一樣當場嚇死過去呢?」

一心與許仙爭高下的書生聽了這話不服氣了。「放心吧,你就算是白娘子的同類我也不怕」。這句話說完又對著女子開玩笑道:「請這位蛇仙子現形給小生看看吧,小生保證不會嚇到。」

女子嫣然一笑,「聽到公子這樣說我就放心了,公子還真的猜對了,其實我還真和那白娘子是同一族的。

只不過我修行的時間沒有她長,法力淺薄。白娘子是喝了雄黃酒之后才忍不住現形的,而我現在只聞到公子手上的雄黃酒就已經控制不住了。還好公子比許仙膽子大,這樣我就放心了。」

說完之后,眼前的女子身形漸漸模糊了起來。沒一會地上留下了一套女子衣服,而房間中多出來一條約莫十丈長的白蛇,一雙燈籠似的眼睛炯炯有神地望著書生。

書生張開了嘴巴似乎想說些什麼,可那顫抖的身子卻讓他連話都說不出來。沒一會兒兩個白眼一翻倒在了地下。

白蛇看到書生的表現后納悶的道:「剛才不是說比許仙膽子大嗎?怎的一下就暈倒了」。看著書生倒在地上白蛇怕他著涼了,伸出尾巴想將他托起準備送到床上去睡。

誰知她剛碰到書生,書生就張開了眼睛恐懼的對著她趴下來磕著頭道:「大仙饒命啊,大仙饒命,小的知錯了。」

白蛇看到自己心愛的人跪在自己面前,著急的往前爬行了一步想將他扶起來。可書生看到它伸過來的血盆大口嚇得連連后退跌倒在了地上,面無血色,神志不清的只知道連聲求饒。

要麼說這個書生呢確實是比那許仙膽子大一點,至少他沒真的暈死過去,還知道裝暈躲避。

白蛇看著書生對自己磕頭跪拜的模樣,想起往昔沒化形之前恩愛的日子。又聯想到當時她被批準下山時,自家父親特意給她講了一個「葉公好龍」的故事,在這一瞬間她似乎明白了什麼。

想到這里白蛇嘆了一口氣后又搖了搖頭,對著書生開口道:「公子成不了許仙,我也當不了白素貞。公子往后多多保重,白瞳這就告辭離去。」

話音一落,一道白光閃過后屋中再無白蛇的身影。只剩下她身上穿的那套衣服孤零零落在地上。

原來這白蛇是不周山中白靈蛇一族的公主。她和書生一樣也是《白蛇傳》的書迷;她很羨慕白娘子和許仙的愛情,就像所有情竇初開的少女一樣也希望自己能有一位知心的愛人。

白靈蛇一族修煉的是求仙問道的正統功法。族中其他人都專心修煉,只有白蛇每天想著如何下到人間?沉迷于人間的情愛。

白靈蛇一族的族長很是頭痛,這修仙問道不同于其它。需得要她自己心里面頓悟了才行,這個孩子需要一場情劫方能化解她心中的執念。

經過多方思索之后,白靈蛇族長選定了書生作為女兒化解心魔的對象。

白蛇聽到凡間有一個人和她有共同的理想之后,歡喜地找到了書生,并順利的和他共度了一段愉快的日子。

只可惜有時候理想是很豐滿的,并不是所有的人妖相戀都會得到好的結果。在書生跪下的那一刻,她頓悟了,修行一下就邁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回到山中后白蛇專心修煉,幾千年之后修得大道,成為一方有名的大妖。

書生在白蛇離去之后大病了一場,看著家中父母擔心的神情,頭上因操心而冒出的白發他心中頓時慚愧不已。

病好之后他一改往日游戲人間的態度,重新拿起了書籍奮發圖強。并在當年的科舉中一舉奪得了第三名的好成績。

在后來同窗聚會中,當眾人再談論起《白蛇傳》的時候,大家發現他對許仙的態度改變了。從原本的鄙視變成了尊敬,仿佛許仙做了一件造福人類的大事一樣。

一位同窗對他問道:「你不討厭許仙了嗎?他可娶了你最喜歡的白娘子。」

聽到這話之后書生感慨莫名的道:「感謝許仙娶了白娘子啊,否則……。」

否則怎麼樣?讓你們自己猜去吧!因為實在是太丟臉了,各位同窗,本公子真的說不出口啊!以后再也不敢亂吹牛皮了。

感謝大家的閱讀。圖片來自網絡。侵權立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