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少女買下一根玉簪,當晚夢到陌生男子:夫人,久等了

里昂 2023/01/19

明朝時期,開封府有戶姓李的人家,李家世代書香,家風淳樸,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大戶。李老爺子只有一個女兒,喚做李思毓。

作為家中獨女,李思毓從小就備受寵愛,她也十分聰明,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是當地有名的才女,追求者眾多。

正所謂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李思毓也老大不小了,李老爺子就想著給女兒找個門當戶對的夫君,為此托媒人說了好幾次親,結果都被任性的李思毓給拒絕了。

一方面是李思毓還不想成親,另一方面則是從她十五歲開始,夜里就總是做一個奇怪的夢。夢中她好像換了一個身份,跟一個身穿白衣,卻看不清面容的男人住在山林當中。二人還養了一頭白色的鹿,李思毓很喜歡騎著這只鹿進山采摘野果。至于那個男人,他身材挺拔,聲音也很是好聽,只可惜李思毓怎麼都看不清他的面容,而在夢中,二人舉止親昵,仿佛夫妻一般。

漸漸的,李思毓竟對這個看不清面貌的男人動了心,因此一直不愿成親,這也讓她很是郁悶。

父親見女兒整日悶悶不樂,也不再給她介紹對象,而是同意她出門散散心,轉換一下心情。李思毓一開始也沒多想,結果正是這次出門,讓其遇到了自己一生摯愛。

那天,李思毓乘車出門踏青,在走到城外一片竹林的時候,她下車走進竹林當中散步。在路過一個涼亭的時候,她忽然聽到一陣叫賣聲,只見那涼亭的下方站著一個滿頭銀發的老婆婆,她的面前擺了許多小玩意,沒想到還有人在這賣東西,李思毓頓感有趣,便起身前去查看。

那老婆婆一看有客人,連忙上前去迎,她一臉慈祥,給人一種親切感,李思毓在攤位前轉悠了一圈,目光停留在了一根玉簪的上面。

那玉簪做工精細,晶瑩剔透,一看就不是凡品。那老婆婆像是看穿了李思毓的想法,立馬拿起玉簪放在了其面前,并開口道:「小姐,妳可能看出這玉簪的特別之處?」

李思毓聽后定睛看去,神奇的是,在簪頭的位置,出現了一抹淡淡的光芒,緊接著,一頭鹿的形狀出現在了簪頭的位置,刻印上的鹿栩栩如生。仿佛隨時都會跳下來一般。李思毓指著簪頭說那里有頭鹿,其他的特別之處倒沒發現,老婆婆聽后笑著點了點頭,直接將玉簪塞給了她。

李思毓不好意思,從懷里拿出一些碎銀子放在攤位錢后,便拿著玉簪離開了。李思毓對這根玉簪甚是喜愛,當即插在了頭髮上,可讓她沒想到的是,當天夜里,她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入夜,她將玉簪取下放在了床頭,結果剛睡著沒一會,她感覺身邊好像多了個人,她翻了個身,結果剛好與一個陌生男子四目相對,他不知何時爬上了自己是床,把李思毓嚇得不輕。而那男子卻一臉笑意:「夫人,久等了!」

李思毓定睛一看,此人劍眉星目,身材欣長,仿佛長在了她的審美上,叫李思毓心動不已。可她還是有些疑惑,自己明明第一次見他,為何會稱呼自己夫人。可當男子再次開口時,李思毓通過嗓音和身材認出,他就是之前總是出現在自己夢中,看不清面容的那個男人。

就在這時,李思毓忽然從夢中驚醒,她這才發現自己翻身掉下了床,而那根玉簪就在她的面前,她這才意識到,定是這玉簪有問題。

第二天一早,她便找到了賣玉簪的老婆婆,并向她說明了情況。那老婆婆卻一言不發,只是微笑著看向她,最后留下一句:「還不到時候!」

李思毓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心中一團亂麻,莫非自己真的跟那個男人認識。當天夜里。她再次夢到了那個男人,并主動與其交流起來,詢問這到底怎麼回事。男人也不言語,而是默默將其帶到了夢中他們所住的家里,并指了指水缸。

李思毓上前查看,發現夢中的自己竟然是另一個人。男人這才緩緩開口,講述了一切。

原來男人并非人類,而是一只鹿妖,他在修煉成人之前受傷,被李思毓的前世所救,并愛上了她。鹿妖化人后,與其相愛,并結為了夫妻。可人妖殊途,二人的事被道門正統發現,慘遭拆散,鹿妖也被打的魂飛魄散。好在他有一縷殘魂,留在了李思毓前世所用的發簪當中,百年來只為尋找李思毓的轉世,與其團聚。

李思毓聽后震驚萬分,夢醒后,她找到賣玉簪的老婆婆求證,得到了老婆婆的肯定,而她的真實身份,其實是鹿妖的妹妹,也就是李思毓夢中所騎的那頭白鹿。

她告訴李思毓,這縷殘魂并不能永久留存,李思毓見一次他的靈魂力就少一次,盡管最后會消失,不過他能見到李思毓,也就心滿意足了。

老婆婆說的果真沒錯,又與鹿妖見了兩面后,他便再也沒有出現過了,玉簪頭上的鹿形圖案也不再明顯。李思毓悵然若失,心中很是悲傷。

直到兩年后的一天,李思毓在街上看到了一個跟鹿妖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子,她激動萬分,連忙上前打招呼,可他卻并不認識李思毓。李思毓愣了一會,隨即笑著再次追了上去,她知道,這次輪到她去追隨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