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貨商偶得銅鏡,夜夜稱有美女相陪,道士:準備后事吧

里昂 2023/01/10

清朝時期,徐州城內有一家雜貨鋪,鋪子里售賣的東西很多,種類繁雜,上到文玩字畫,下到日常用品,幾乎什麼都有,且價錢公道,也正是如此,鋪子的生意一直很好。

這鋪子老闆是個名叫張子放的年輕貨郎,他平日里很忙,除了看鋪子外,每月初一十五都不在。而這幾日,他并非外地進貨,而是有更重要的事。

張子放除了是貨郎外,還是個名震江湖的盜墓賊。徐州漢墓極多,當年張子放剛入門,就成功盜了一個將軍墓,也靠其中的寶貝發了家。他的鋪子也是銷贓的專用渠道,也比較安全。

不過張子放也有煩惱,他的煩惱也和簡單,那就是自己太丑,沒有女人喜歡,三十好幾還是個光棍,經常被同行笑話。可能是老天報應,畢竟挖人墳穴本就有損陰德,加上經常入墓,陰氣太重。張子放雖只有三十多,卻老態盡顯,頭髮白了大半,身材佝僂矮小,綠豆眼,蛤蟆鼻,叫人看一眼便心生厭惡,更別提喜歡了。

盡管如此,張子放年輕的時候也曾瘋狂過,他迷戀過一個名叫玉香的女孩。玉香是個清倌人,也是當地的一名花魁,彈的一手好琴。

張子放追求她的時候,曾一擲千金,只為共度良宵。玉香對他也很好,從不嫌棄其容貌,本以為終于找到了知己,誰曾想在她身上耗費千金之后,玉香竟跟著另外一人跑了。他這時候才知道,原來一切都是騙自己的,為的就是掏空他的腰包。

這事對張子放打擊很大,他也因此很多年沒有娶媳婦的打算。最重要的是,根本沒有媒人愿意為其說親。隨著年齡的增長,張子放對婚姻大事愈發看中,也花錢找媒人幫過忙,不過大都石沉大海,沒了消息。可沒多久,張子放就沒空管這事了,因為他的生意被人搶了。

不知何時開始,雜貨鋪的對門開了一家跟他一模一樣的鋪子,老闆是個年輕俊朗的小白臉。正所謂同行看門道,張子放一看就看出那人與自己一樣,都是倒斗的,這鋪子的性質也是一樣。

一開始張子放也沒多想,畢竟他的店開了很多年,有些口碑,老主顧也很多,可時間長了他發現,自家的生意好像都被對門搶走了。張子放本以為對方質量高,便派人混進去打聽了一番,卻發現對家鋪子的東西完全不如自己,有些甚至都是假貨。

盡管如此,仍有無數人愿意在他店里消費。眼看對方店鋪門庭若市,自己卻門可羅雀,在這麼下去,自己的鋪子怕是就要關門大吉了。

就在張子放束手無策之際,忽然發現對方皮鋪子的大門上面掛著一面銅鏡。那銅鏡十分漂亮,晶瑩剔透,陽光照射下好像消失了一般,很是奇特,莫非是這面銅鏡帶來的好運,若真是如此,那他就要好好研究研究了。

張子放發現,對面老闆每天都會守在門口,看似是在招攬生意,實際就是看護那面銅鏡,這也更能說明銅鏡的厲害之處。為了得到銅鏡,張子放在夜里偷偷派人點燃了對方鋪子的后院。

當時正值深夜,大火被人發現的時候已經難以控制了,張子放趁著混亂, 潛入鋪子,偷走了那面銅鏡。

回家后,他坐在銅鏡前研究。那銅鏡好似有溫度一般,拿在手里沒有任何冰涼的觸感,表面還有一層紋路,像是花朵,又像是某種野獸。鏡身像是用玄冰制成的,很光滑。就在張子放疑惑之際,耳邊忽然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他回頭看去,自己曾愛慕的玉香竟站在了自己身后,且笑靨如花,叫人心生憐愛。

張子放震驚萬分, 本以為是幻覺,結果上前竟真的觸碰到了玉香。玉香也沒有拒絕,順勢倒進了其懷中,與其親近起來。一切都跟做夢一般,第二天一早,張子放醒來,本以為是個美夢,可當他聞到床單上留下的香味后,卻又不敢斷定。

直到夜里,玉香又來了,這次張子放徹底淪陷了。自那以后,他整日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有朋友來找他倒斗,他卻稱夜里有美女作陪,走不開身,還說自己馬上就要跟玉香成親了。

眾人聽后都震驚不已,玉香不是跟別人跑了,難道又回來了?可她一個絕色女子,怎會看上張子放這樣的丑男,可見張子放一臉信誓旦旦,大家不免也有些懷疑。

直到這天,張子放破天荒出門,由于不懂節制,此時的張天宇面容枯槁,臉色慘白,一副行將就木的樣子。在回家路上,他碰到了一個云游道士。那道士一眼便看出張子放精氣外泄,定是有邪祟作亂,便主動上前搭話:「公子,世上有真便有假,假的固然美好,可那畢竟是一觸及碎的鏡花水月,還望公子明白,及時回頭啊!」

張子放聽后,像是明白了什麼一般,可他卻不肯承認,轉頭便要離開。道士繼續阻攔,見他聽不進去,道士直言道:「公子,你精氣外泄,若是再不聽勸,就準備后事吧!」

聽了這話,張子放微微一愣,情緒也稍稍穩定了一些。道士見狀,從懷中掏出一張符咒遞給了他,并讓其晚上壓在枕頭下面,到時就明白了。張子放沒有拒絕,并在入夜之后,將符咒放好。

不一會,玉香便出現了,張子放一臉陰沉地看著她,玉香上前正欲詢問發生了什麼,可她剛坐到床上,卻猛地彈了起來,并一臉驚恐的看著他。張子放終于問出了那句話:「我知道你不是真的玉香,你究竟是誰!」

眼前的玉香聽后,莞爾一笑:「我是誰重要嗎,你能夜夜與心愛之人相伴,難道不是你想要的?」

張子放沉默片刻,最終還是搖了搖頭:「假的就是假的,終歸有被戳破的那一天,我沉淪得太久了,險些連真假都分不清了,多謝道長提點!」

言罷,道士破門而入,玉香看到道士后臉色微變,轉身欲跑,道士也不追,而是抽出桃木劍,射出一道符咒,貼在了床頭的銅鏡上,隨即猛地一指,伴隨著桃木劍和銅鏡接觸,銅鏡表面瞬間出現了一道裂痕,一陣慘叫響起,玉香倒地不起,最后化作一團青煙,飄回了銅鏡當中。

與此同時,對面鋪子的老闆也走了過來,并說明了一切。原來這銅鏡名為攝心鏡,凡是被他照過的人,都會映射出心中的欲望,并被攝心鏡無限放大,從而出現幻覺。一開始那里老闆只想通過攝心鏡掙錢,誰曾想它吸收了太多人的精氣,竟然有成精的趨勢,之后被張子放拿走,險些害了他的性命。

最終,攝心鏡被道士帶走處理,張子放和對面鋪子的老闆也達成了和解。多年后,張子放終于遇到了能與其廝守一生之人,并在婚后改邪歸正,再也不倒斗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