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財主摳門害死女兒,溺水被鬼差勾魂,女兒:能省就省

里昂 2023/01/13

清朝時期,淮西一帶有個姓蕭的財主,這人早年做生意掙到了不少錢,家里農田也不少,可他卻是個「鐵公雞」,整天打扮得破衣爛衫不說,什麼便宜都喜歡占,別人一說他,他便反駁道:「妳懂什麼,我這叫能省則省!」

正是如此,若不是本地人,真想不到姓蕭的是個財主。不止是對外人,就連自己女兒,他都沒大方過。

蕭財主年輕的時候娶了一個媳婦,媳婦為其生下一個女兒,喚作碧婷,她卻難產大出血而死。可能碧婷是女兒身的原因,蕭財主從小對她就不好。碧婷小時候長身體,胃口好,想吃肉,蕭財主推三阻四不愿買,只是在吃飯的時候多給了碧婷半個饅頭,還假惺惺的關心道:「吃吧,多吃點才能長大。」

也正是如此,碧婷總被餓得兩眼發昏,實在受不了的時候,還會到其他小伙伴家里吃點東西。蕭財主心里清楚,卻從未阻止,畢竟吃的不是自家的,倒也不會心疼,結果沒多久,意外發生了。

這天傍晚,碧婷在同村伙伴家里吃了些點心后準備回家,走到半路的時候,草叢里忽然竄出來一直瘋狗,狠狠咬在了碧婷的小腿上。幸運的是,幾個路過的農夫聽到了碧婷的呼救聲和哭喊聲,立馬趕來打死瘋狗,救下了碧婷。

很快,蕭財主就收到消息趕來了。在看到女兒的傷勢后,他也被嚇了一跳,女兒的小腿被撕裂了一個口子,半條小腿的肌肉都翻開了,鮮血淋漓。被瘋狗咬傷可不是小事,大家幫忙將碧婷送到了醫館。

郎中一聽是被瘋狗咬傷的,也緊張起來,在給傷口簡單處理過后,郎中將蕭財主叫到身邊,詢問他瘋狗的尸體在哪。原來,想就回碧婷的命,需要將瘋狗的腦髓取出,敷在傷口處,以毒攻毒。不過這法子比較麻煩,也費時費力,郎中便讓蕭財主順便把錢他也先交了。

蕭財主聽后一愣,忙詢問多少錢,郎中瞥了他一眼,伸出五根手指,要價五兩銀子。蕭財主聽后直接跳了起來:「五兩,妳怎麼不去搶啊!」

郎中聽后也不樂意了,二人妳一言我一句的爭執起來,可二人都不讓步,這麼下去也不是個辦法。蕭財主便詢問有沒有便宜的解決法子,郎中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當爹的,不耐煩道:「有是有,只要一兩銀子,但不保證人會沒事!」

蕭財主一聽樂了,當即選擇了一兩銀子的治療法子:「一兩就行,一兩就行,我家閨女皮實,肯定沒事,能省就省嘛!」

郎中聽后有些無奈,只能按照他的要求來。他弄來一些鹽水幫碧婷清洗傷口,止血后又用火去炙烤傷口,碧婷疼得嗷嗷直叫,最后直接昏死過去,在場的大人看了都為其捏把汗。

好不容易治療完了,郎中還想囑咐幾句,蕭財主擔心他再要錢,抱起女兒就跑了,把郎中氣得直跺腳。而蕭財主不愿給女兒花錢治病的事,很快就在當地傳開了,眾人對其行為嗤之以鼻,蕭財主卻毫不在意。

結果三天后,碧婷忽然開始發燒,街坊們見狀,都說定是留下病根了,叫蕭財主趕緊帶著女兒去看郎中。可蕭財主卻認為只是普通發燒,看郎中花錢,多喝水,捂捂汗就好了。結果沒多久,碧婷死了。

碧婷去世后,蕭財主悲痛欲絕,整日茶飯不思,且天天坐在家門口抹眼淚。可大家見了,卻并不同情,畢竟就是他自己害死了女兒。

這天傍晚,喝醉的蕭財主從酒館出來往家走,他想起了女兒,一邊走一邊哭。結果經過一座小橋的時候,他腳下一滑,竟掉了進去。水流湍急,他很快就被沖沒影了。

意識模糊之際,他眼前忽然一亮,之后便出現了一個全身發白,一個渾身漆黑的人,兩人手里還拿著粗重的鎖鏈,蕭財主立馬意識到,自己這是遇到黑白無常來勾魂了。不等他反應過來,黑無常便拋出鎖鏈,像牽小狗一樣,直接套住了他,將其拖走了。

跨過鬼門關后,他們來到了黃泉路,路的兩側是猩紅的海浪,里面浸泡著無數哀嚎的怨鬼。就在這時,身后忽然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爹,是妳嗎?」

蕭財主回頭看去,竟看到了死去的女兒。蕭財主激動萬分,立馬沖上去抱住了碧婷,鬼差見狀,不想耽擱事,正要拖著蕭財主離開,蕭財主連忙朝女兒呼救,碧婷也趕忙上前攔住了鬼差,并懇求二人放了她爹。

鬼差聽后很是為難,并表示人死本就是正常的天理循環,何況進入鬼門關,想再出去可不簡單。碧婷聽后,當即表示:「生為人子,自當報答養育之恩,我愿獻出陰間的壽命,搭建壽梯幫父親離開陰間。」

鬼差聽后震驚萬分,要知道鬼魂也有壽命,一旦用光尚未投胎,就會落入無窮地獄當中受苦。見碧婷如此堅決,他們也只好答應了,至于蕭財主,一聽到女兒愿意救自己,高興的不得了,卻不問會不會對碧婷造成什麼影響。

之后,一行人原路返回,可本與鬼門關相連的路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條大河,鬼門關在河的另一頭。碧婷也不言語,伸手一點,空中竟出現了一節樓梯,這便是壽梯,是用碧婷陰間壽命所造。

就這樣,碧婷一邊搭壽梯,一邊領著父親往鬼門關走。很快,二人便臨近了,眼看就剩最后一步了,碧婷拿出了最后一塊壽梯,蕭財主見狀,激動道:「快,好女兒,爹回去后定給妳多燒點紙錢,想買什麼就買什麼,可別虧待了自己!」

碧婷聽后哈哈大笑起來,隨即竟直接將最后一塊壽梯丟了出去,一臉詭笑道:「爹,能省就省啊!」

第二天一早,人們在河邊發現了蕭財主的尸體,他雙眼圓睜,身體保持著一個向前撲的動作,看起來很是詭異,至于究竟發生了什麼,沒人知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