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美婦婚后無子,嫌棄丈夫無能,和男仆通奸引出一樁慘案

里昂 2023/01/10

嬋寒從道觀回到家后,靠坐在床頭沉思良久,在她心中,有一道聲音不停叫囂:「是丈夫不中用,生不下孩子不是我的錯,我這是無奈之舉。」

這道聲音壓下了她的不安,她的眼神漸漸變得堅定。她遣散身旁仆婦,將男仆叫進了屋。「咔噠」一聲響,她將房門鎖上,轉過身褪下了外裳。

明朝時期,潁州有個名叫嬋寒的美婦,她容貌艷美,身材凹凸有致,嫁與貨商黃榮棋已有五年,卻遲遲沒有懷孕。

黃榮棋為人忠厚老實,嬋寒在家中說一不二,她生不出孩子,也不許黃榮棋納妾。鎮上的人都在背后偷偷議論,說嬋寒是個兇悍的妒婦。每每聽到這種議論,嬋寒回家便要同丈夫摔杯子拍桌,責怪丈夫不中用,不能讓她生孩子。

這日,嬋寒在院中小憩,她閉目養神,聽到院中的丫鬟在偷偷議論,說最近有許多婦人去村頭的道觀求子,沒過多久就都應驗了。聽到這話,嬋寒心中起了心思。

方圓幾十里只有村頭那一座道觀,觀中有個發須皆白,看起來仙風道骨的老道士。平日里,道觀的香火不見有多鼎盛,但觀中的神像都塑了金身,也不知是打哪兒來的錢。

翌日一早,嬋寒到了道觀燒香,為了表示誠意,她拿出了不少香火錢。在準備離開時,老道突然叫住了她,請她到廂房中一敘。

嬋寒坐在桌邊,老道捋著胡須,蹙著眉頭看她,審視的目光讓她心中多了幾分忐忑。半晌后,老道開口道:「這位夫人,你是否為求子而來?我看你體質特殊,恐怕婚后一直沒能懷上孩子。」

見老道一語中的,嬋寒認定他是一個得道高人,將自己的煩心事和盤托出。老道聽罷后,要了嬋寒和黃榮棋的生辰,抬手掐算了一番,說道:「夫人命格貴重,體質卻屬陰,只有陽剛之氣十足的男子才能讓你懷上身孕,你丈夫身上只有中陽之火,所以你才多年未孕。」

嬋寒本就認定是黃榮棋沒用,現下聽了老道的話后,更加心焦,忙問老道應當如何處理。老道沉吟片刻,說道:「若夫人真想懷上孩子,只能換個丈夫。我看為你趕車的那個仆人身上陽火極旺,若是他做你的丈夫,你定能生下孩子。」

嬋寒如今的富貴生活全都仰賴丈夫黃榮棋,自是不肯與黃榮棋和離。但是她也受夠了旁人的風言風語,迫切想要生個孩子證明自己。聽罷老道的話后,她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便回家了。

黃榮棋去了鎮上的鋪子里,并未在家,嬋寒沉思過后,將道士說的那個男仆叫進了房間,鎖緊房門后,褪下了衣裳。

男仆名叫吳大松,身材高大健壯,長得也頗為俊俏。嬋寒看吳大松面露癡迷地看著她,心中生出了幾分得意。她告訴吳大松,她這番舉動只為懷上孩子,還說她會給吳大松錢財,讓他閉緊嘴巴,否則定不會輕饒他。

吳大松連連點頭,他迫不及待地摟上了嬋寒的肩膀,兩人廝混成一團,熱火朝天。

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此后,嬋寒常常打發丈夫去鎮上的鋪子里居住,她在家中和吳大松私會。轉眼間,半年過去了,嬋寒的肚子還是沒有動靜,手中的錢財反倒被吳大松拿去不少。

吳大松每隔幾天都會向嬋寒要一筆錢,半年下來,積累了一個不小的數目,可他的生活卻日漸窘迫。嬋寒覺得不對勁,旁敲側擊地詢問他用錢做了什麼,他支支吾吾不肯細說。嬋寒暗中查探,發現吳大松每次在她這兒拿到錢后,都會去道觀一趟,心中不由得暗暗生疑。

這天,嬋寒在給了吳大松錢財后,喬裝打扮了一番,跟在他身后到了道觀,見他徑直去了后院的廂房,便悄悄來到廂房的窗外,將窗戶紙戳破一個洞往里看。

廂房中,吳大松正在和老道對峙。他將手中的錢財堆在老道面前,臉上帶著怒色,口中道:「我給你的錢已經夠多了,這是最后一次,你以后不要再找我了。」

老道拿起一錠銀子在手中顛了顛,笑道:「這可由不得你,當初你垂涎嬋寒的美色,利用她迫切想要孩子的心思設下圈套,騙她到了道觀,又讓我對她說出那番話。如今你成了好事,想把我撇在一邊,這可不行。」

吳大松攥緊拳頭,面目猙獰,厲聲威脅說:「當初那兩個被我買通,給嬋寒傳假消息的小丫鬟,拿了錢之后已經辭工嫁人了。要我說,她們才是聰明人,畢竟要是把我逼急了,說不得會拼個魚死網破,那她們也沒有舒服日子可過了。道長,你覺得你的好日子已經過夠了嗎?」

嬋寒聽著他們的對話,心中掀起驚濤駭浪,她捂嘴蹲在地上,腦子里回想起這半年來與吳大松的種種,因被愚弄而產生的怒火在她心中熊熊燃燒。

她想沖進屋里將吳大松和老道撓個滿臉花,但她的理智告訴她,她一個弱女子是打不過屋中那兩個男人的。她心中暗暗下了一個決定,咬著牙回了家。

這天,嬋寒像往常一樣把丈夫打發去了鋪子,將吳大松叫進了屋里。她溫聲軟語地哄騙吳大松蒙上眼睛,而后從枕下拿出了一把剪刀。她獰笑一聲,用剪刀狠狠扎向吳大松,把他閹了。

下一刻,吳大松在地上翻滾,哀嚎不已,嬋寒看著他狼狽痛苦的樣子,臉上露出了一個暢快的笑。但很快,她的笑臉便僵住了,因為她看到丈夫打開房門,目瞪口呆地看著她和吳大松。

黃榮棋剛走出沒多遠,突然想起有一件東西落在了家里,急忙回來取,他進到院子,聽到屋中傳出哀嚎,以為妻子出事了,急忙開門,沒想到竟看到了這幅場景。

在黃榮棋的逼問下,嬋寒哭著將這半年來的事情說了一遍。黃榮棋聽后,失魂落魄地說道:「這些年我怕你難過,一直都沒告訴你。我曾經去看過大夫,大夫說我沒有問題,一直沒有孩子的原因,大抵是你不能生育。我雖然難過,卻從未想過為了孩子休掉你,另娶妻子。你怎麼能為了孩子,背著我做出這種事情?」

嬋寒泣不成聲,跪地哀求丈夫原諒她,黃榮棋長嘆一聲,伸手將她攙扶起來,又找人替吳大松包扎傷口,在第二日一早,帶人將吳大松和老道綁到了衙門。

經過衙門的查探,人們得知,老道是個假道士,他利用道士身份,凈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賺取不義之財,害苦了不[少.婦]人。

在吳大松和老道受到了應有的懲罰后,黃榮棋寫下了一張和離書,他說他幫嬋寒將這件事善后,已經盡了情分,他不能原諒嬋寒曾經做下的事情,不想再與嬋寒做夫妻。

嬋寒拿著和離書,灰溜溜地離開了村子,半年后,有人說,鎮上的麗春院多了一個漂亮姑娘,長得和嬋寒極為相似。

這些事情黃榮棋已經不在意了,與嬋寒和離后,他娶了一個賢惠溫柔的姑娘做妻子,婚后不到一年,他妻子便有了身孕,懷胎十月后,為他生下了一個兒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