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女子為夫報仇忍辱多年,最后終于如愿

里昂 2022/11/17

故事發生在北宋建隆年間,懷寧鄉有一寡婦名叫月娘。

月娘如今已三十二歲,但長得頗有風韻,乃是附近十里八鄉有名的美人。

月娘的亡夫名叫許生,乃是個老實穩重的木匠。

許生和月娘是青梅竹馬,所以當月娘長大后,縱使上門提親者無數,其中更是不乏富家公子,但月娘最終還是一一婉拒,并選擇了許生這個窮木匠。

和許生成親后,許生對月娘極好,處處呵護著月娘。

除了一日三餐,從不讓月娘干任何重活。

而月娘也深知相公對自己的好,所以月娘每天都變著花樣給相公做好吃的,以犒勞相公的辛苦。

有天晚上,月娘突然腹痛難忍,躺在床上哀嚎不已。

許生見娘子如此難受,心中很是焦急,安慰月娘幾句后,許生就要去縣上給月娘請郎中。

此時已是三更之時,月娘見相公此時還要去縣上,便忍痛勸阻相公,讓他不要去請郎中了,自己忍忍就好。

月娘雖疼痛難忍,但她不讓許生深夜前往縣上乃是事出有因。

因為從懷寧鄉前往縣上,就必須要經過亂墳崗,可亂墳崗常年鬧鬼,有不少人都已喪命在那。

平日里鄉鄰們要去往縣上,都是白天之時匆忙穿過,太陽一落山,就再也沒人敢從亂墳崗經過。

如若有要緊之事,百姓們也是走另一條路,但另一條路需要繞路很遠,要多加十多里路。

而月娘阻攔許生是因為她深知許生的秉性,要是對方此次前去,肯定會為了趕時間而從亂墳崗經過。

可許生此時已顧不得許多,安慰月娘一番后就走出門去。

清晨之時,不知為何,月娘的腹痛就好了。

月娘想起還未歸家的相公,心里很是不安,于是急忙披起外衣后就匆忙離去,想要尋找許生。

月娘深知相公肯定會從亂墳崗經過,于是便沿途尋去。

可當月娘找到相公之時,卻只見相公此時已經離去,死相極其凄慘,像是死前曾受到了很大的驚嚇。

看著已經死去的相公,月娘顧不得悲傷,背起相公就往家走去。

因為許生乃是孤兒,所以月娘只得一人開始操辦許生的后事。

操辦完許生的后事后,月娘曾因一度悲傷過度而暈死過去,也曾有多次想要一死了之,隨許生而去。

幸好每次都被附近鄉鄰所得知,月娘這才活了下來。

后來在旁人的開解下,月娘慢慢走出悲痛,獨自開始堅強生活。

為了生計,月娘便做起了紡織生意,因月娘手巧,做出來的布匹很好看。

再加上月娘為人心地善良,所以很多人都喜歡光顧月娘的生意。

可有一件事令人費解的是,自許生去世后,月娘每到夜幕之時就會離去,直到天亮之時才會歸家。

可每一次月娘回家之時,都能看到月娘很是疲憊,且腿一直在顫抖。

隨著時間的消逝,月娘的紡織生意越做越好,月娘的生活也越過越好,甚至還新蓋起了房子。

當地一書生得知月娘的事跡后,心中很是敬佩月娘,于是便派媒婆前去提親。

書生名為李正,如今才二十八歲,比月娘小了四歲。

李正以前曾一心為考取功名而苦讀,所以并未考慮兒女情長之事。

但當得知月娘的事跡后,李正就曾悄悄去看過月娘一眼。

可就是那一眼,就讓李正徹底喜歡上了月娘,回家后更是茶不思飯不想,滿腦子全是月娘的身影。

月娘剛開始自是不愿,因為她想要為相公守節一輩子,于是便婉拒了前來提親之人。

而李正得知自己被月娘婉拒后也不惱怒,而是心中對于月娘的敬佩更是多了一分。

為了能拉進自己和月娘的關系,讓月娘對自己有好感,李正放下了世俗的眼光,開始到月娘家幫月娘干活。

對于李正的到來,月娘剛開始就嚴詞拒絕,可最后因經不住李正的哀求和執著,月娘便由他而去了。

漸漸地,時間就過去了兩年,在這兩年時間里,李正每天都到月娘家幫月娘干活。

到每次干完活李正就會獨自離開,從不喝月娘家的一口水,或是在月娘家住過一夜。

這天李正在幫月娘干完活后欲要離去,不料卻被月娘叫住了他。

月娘害羞地看了李正一眼后便低下頭輕聲說道:「李公子,這兩年來你對我的心意我都全然看在眼里,多謝你對月娘的幫助,只是月娘如今已是三十四歲的寡婦了,所以如若李公子不嫌棄,那月娘也甘愿下半輩子和李公子攜手共度余生。」

聽到月娘的話,李正一時之間竟反應不過來,一臉不敢置信地問道:「月,月,月娘,你說,你說的,你說的是真的,你愿意嫁給我了?」

見李正如此,月娘也不由得好笑起來,臉上染了紅暈,抬頭看了李正一眼后輕聲應了一聲「嗯」。

得到確認的李正頓時心里開心不已,急忙說道:「皇天不負苦心人,皇天不負苦心人啊!我李正終于苦盡甘來,苦盡甘來啊,月娘,你等我,我現在就回家找人看日子提親。」

李正說完就往門外跑去,一邊跑一邊哈哈大笑,猶如瘋癲了一般。

附近鄉鄰得知月娘即將要和李正成親之事后,紛紛祝賀月娘和李正,畢竟月娘這個苦命人如今終于有人能疼愛她了。

不久,李正便和月娘成親了,可成親當天,婚禮上卻突然沖進來一瘋瘋癲癲的老乞丐。

老乞丐無視眾人的阻攔,徑直走到月娘身前,然后一臉嚴肅地對月娘說道:「月娘,洞房夜把香灰抹在肚兜上。」老乞丐說完就走了,連一杯喜酒都不喝。

聞言,眾人全都勸解月娘,一個瘋癲老乞丐的話而已,不要在意這麼多。

可月娘心里卻很清楚,這老乞丐可是個有大本事之人。

老乞丐和自己的父親是至交好友,自己還得要叫對方一聲伯父。

且老乞丐有一看家本領,那就是算命極為厲害,江湖人稱鐵口神算。

不過此時乃是自己的大喜之日,月娘也不好跑出去對老乞丐追問過多,只得任由對方離去,不過老乞丐剛剛的話,月娘可已全然記在心里。

且月娘此時心里也很是不安,因為最近可不太平,有很多黃花閨女出嫁之日,在洞房花燭夜之時,夫妻二人都會雙雙暈死過去,直到天亮之時才會醒來。

但奇怪的是,待新娘醒來之時,都會發現在自己的[私.處]有很多漆黑的手印。

這件事衙門也很重視,可惜經過多番調查,仍舊是一無所獲。

因為事后據衙門之人所查,所有被玷污的姑娘,事后門窗都是緊閉的,并無發現有撬動的痕跡。

由于調查無果,縣老爺也只能將此事暫且放下,然后警示所有新婚之人,洞房花燭夜一定要緊閉好門窗。

而月娘和李正在經過一天的勞累后,也終于到了該春宵一刻值千金之時。

但想起今日老乞丐所言,月娘心里就極為不安。

而李正也看出了月娘有心事,于是便開口詢問其緣由。

月娘思索一番后,便將今日老乞丐告誡之事以及老乞丐的身份如數告知了李正。

李正聞言,立馬緊張地說道:「娘子,這你怎麼不早說啊,雖說春宵一刻值千金,但對于夫君我來說,什麼事都比不上你重要,你等著,我現在就去給你拿香灰。」

過一會后,李正就拿著一碗香灰走了進來,然后背過身去讓月娘趕緊往肚兜上抹香灰。

見李正如此疼惜自己,月娘心里也很是開心,并在心里暗暗起誓,自己以后一定要對相公好,照顧好相公一輩子。

由于擔心月娘今夜恐會遭遇不測,李正頓時也沒有了要洞房之意。

只見兩人平躺于床上,然后含情脈脈地看著對方。

但仔細一看,就會發現李正此時右手里正緊握著一把剪子,他都已經想好了,要是今夜有人膽敢來傷害月娘,那不管對方是人還是鬼,自己都要和他拼命。

可漸漸地,月娘就因太困了,所以慢慢就睡著了。

而李正雖一直強忍著讓自己不睡,但最終還是抵不住困意,李正慢慢也睡了過去。

可李正和月娘剛睡下沒多久,屋外就吹起了一陣陣陰風。

隨后只見一股黑風突然從門縫飄了進來,然后慢慢凝聚成了一個人影。

人影看著床上熟睡的李正和月娘,臉上露出了一臉的淫笑。

可當它飄到月娘身邊,想要對月娘欲行不軌之時,只見月娘肚子上突然冒出了一團金光,然后就將人影擊退飛到了一旁。

由于人影倒飛出去之時發出了不小的動靜,月娘和李正頓時就被驚醒了。

看著眼前的人影,月娘叮囑李正,讓其躺在床上不要亂動,然后就起身跳下了床。

只見月娘從袖筒中拿出了三根銀針,看著眼前的人影說道:「哪里來的鬼魅?竟然擾亂陽間之人,說,近日所發生的新婚洞房案是不是你所為?」

聽到月娘的話,鬼魅哈哈一笑說道:「是又如何,你能奈我何。」

說完,看著月娘手里的銀針,鬼魅微怒問道:「你是何人,兩年前趁我閉關之時殺害我眾多鬼部下之人是不是你?」

「你鬼部下?難道你是亂墳崗的鬼頭子?對,是我,誰讓你們害了我丈夫的性命,今日你也別想跑,哪怕和你同歸于盡,我也要為我丈夫報仇雪恨。」月娘生氣地說道,說完就擺好了進攻的姿勢。

「你相公?我想起來了,你乃是許生的娘子,哈哈,真是冤家路窄啊,不錯,你相公正是被我殺的,我還吸食了他的魂魄,來吧,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鬼魅一臉囂張地說道,說完就朝著月娘沖了過來。

面對朝自己飛來的鬼魅,月娘全然不懼,因為她乃是趕尸匠的女兒,自小就見過了不少的鬼魅妖邪。

且因父親就她這麼一個女兒,所以父親傳給了月娘不少的本領。

只不過月娘不想過那終日提心吊膽的日子,想要過平靜的生活,所以這才沒有將自己的本事顯露出來而已。

但得知許生是被鬼魅所害死后,月娘便想要為許生報仇。

所以這也就是為何當操辦完許生的后事后,月娘每日日暮之時外出的原因,因為她是去亂墳崗找鬼魅報仇去了。

看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鬼魅,月娘手持銀針便沖了上去,和鬼魅打斗在一起。

因為家傳的原因,月娘的手腳功夫很好,且所練法術也很高深,所以沒打幾個回合,鬼魅就敗下陣來。

見自己不敵月娘,鬼魅急忙求饒說道:「高人我錯了,我知道錯了,你不要殺我好不好,我可以給你當鬼仆,以后為你誓死效忠。」

「呸,你殺害我相公之時怎麼不知道錯?你奸淫那些無辜新娘之時怎麼不知道錯?今日,我饒你不得?」月娘憤怒說道。

眼見月娘不打算放過自己,鬼魅立即化作一團黑風想要逃離。

可月娘怎會看不出它的心思,當它化作黑風之時,月娘三根銀針就飛射了出去。

只聽「啊」的一聲慘叫,鬼魅就化為了虛無。

為許生報仇后,月娘跪地哭道:「相公,我為你報仇了,我終于為你報仇了。」

正在哭泣的月娘突然被李正從身后抱住,而月娘此時也覺得心有愧疚李正,于是便擦拭了眼淚后轉身想要對李正解釋。

可李正卻仿佛已經看透了月娘的心思,只見李正搖了搖頭后看著月娘一臉愛惜的輕聲說道:「娘子不用覺得心里愧對于我,你如此有情有義,更能證明我李正沒有娶錯人。」

說完李正又舉手起誓說道:「天地為證,我李正此生一定對月娘好,不讓月娘再受任何的委屈和悲痛,不然就讓李正我天打五雷隆,不得好死。」

見李正如此,月娘的眼淚便止不住的流了下來,有夫如此,妻還有何求啊!

一年后月娘就為李正生下了一子,取名為李清。

三年后月娘又生下一子,取名為許承,許承這個名字乃是由李正親自所取,縱使月娘再三勸說,但李正還是執意如此。

后來,在月娘的勸說下,李正再次挑燈苦讀,最后中了進士,入朝為官。

而李正也不負當日誓言,一輩子對月娘極好,處處呵護著月娘,最后月娘則是活到了九十八歲之際,這才無疾而終。

結言:「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情之一字重如天,有人深陷其中,有人此生相守。

愿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攜手相伴往后余生。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