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離奇故事:書生夜宿兇宅,半夜美女蛇摸進房間,引出一樁風月案

里昂 2023/01/18

明朝時期,壽山下有一座荒廢的宅院,方圓幾十里沒有人煙。這天,一個名叫杜若孟的書生從壽山下經過,見天色已晚,便到宅院中住宿。

夜色已深,風呼呼刮著,杜若孟找到了一個勉強還算完整的房間,生起了一堆火,抱膝坐在一旁盯著火光發呆。半夜里,房間外傳來一陣窸窸簌簌的聲響,片刻后,房門「吱呀」一聲被打開。杜若孟循聲望去,看到一個蛇身人頭的怪物正在門外探頭瞧他。

這是條美女蛇,那人頭長得極美,五官艷麗,眼角眉梢帶著嫵媚,這樣的頭配著漆黑龐大的蛇身,讓人不寒而栗。

美女蛇見杜若孟神色間不見絲毫慌亂,慢悠悠地游走到他身邊,蛇尾纏上了他的腰,人頭親昵地放在杜若孟的肩膀上,「書生,這里可是兇宅,尋常人見了我這樣的怪物,早就嚇得魂不附體了,妳的膽子倒是挺大。」

杜若孟抬手給火堆添了幾根柴木,淡然說:「害怕也沒用,妳要是真心想害我,就算我害怕妳也不會放過我,況且,」話說到一半,杜若孟扭頭看向美女蛇的臉,兩人離的極近,呼吸交纏,但氣氛卻沒有半分繾綣。

「妳相信人能死很多次嗎?」杜若孟一字一句地說,「我已經死過十幾次了,所以我也是怪物,自然不害怕妳。」

杜若孟的眼中裝著平靜的絕望,宛若一潭死水,美女蛇反被他嚇了一跳,放下了纏住他的蛇尾,整個身子往一旁躲了躲。杜若孟的話引起了她的好奇心,「妳這是什麼意思?我看妳只是個普通人類,怎麼可能死十幾次?」

跳躍的火光映在杜若孟的臉上,他周身無端多了幾分詭譎,「十六年前,我也以為人只能死一次,直到那件事發生后,死對于我來說,成了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杜若孟是個窮書生,靠著家里僅有的積蓄,做著可能永遠無法實現的科舉夢。旁人都笑話他,在他快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他遇到了一個名叫南鳳的姑娘。

南鳳鼓勵他,支持他,他很快重新振作起來。那段日子里,南鳳每天都會偷偷跑來找他,他寫字溫書,南鳳在一旁紅袖添香,兩人度過了一段美好甜蜜的時光。杜若孟決定要和南鳳成婚,他帶著聘禮到了南鳳家,卻被南鳳的父母趕了出來。

南鳳的父母極力反對南鳳嫁給杜若孟,他們苦口婆心地勸誡南鳳,說杜若孟不事生產,為人也不踏實,南鳳嫁給他一定不會幸福。

經過了很長時間的折磨后,杜若孟和南鳳決定私奔。但他們沒跑出多遠,就被南鳳的父親帶人追上了。他很生氣,痛揍了杜若孟一頓,之后沒多久就給南鳳定下了一樁婚事。

南鳳外表柔美,骨子里卻是剛強倔強的性格。在出嫁的前一天晚上,她從家里偷跑出來找到杜若孟,眼含淚水說道:「我們一起死吧,這樣就沒人能把我們分開了。」

說到這兒,杜若孟苦笑道:「我是個除了可憐的自尊心以外什麼都沒有的男人,其實我不敢和南鳳一起自盡,但她提出來之后,看著她認真的眼神,我說不出拒絕。」

那天晚上,杜若孟和南鳳一起爬到了山崖上,在即將跳下去的那一刻,杜若孟猶豫了,他拉住了南鳳,「我們可以再想其他辦法,不一定要尋死。」

聽完杜若孟的話后,南鳳面無表情地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忽然,她笑了,「妳會后悔的。」說完這句話,南鳳縱身跳下山崖。

杜若孟愣愣地站在原地,他聽到「砰」的一聲悶響,接著是一片死寂。他不自覺跪倒在地,哭了整整一晚,翌日一早,他到山崖下尋找南鳳的尸身。

「妳是個懦弱的男人。」美女蛇鄙夷地看著杜若孟,忍不住開口說道。

杜若孟抬起頭看著美女蛇,他的眼睛里都是血絲,「也許是吧。妳知道嗎?那天我到崖底后,沒有看到南鳳的尸身,只有一灘血,她不見了!」

說完這句話,杜若孟激動起來,他的面容變得猙獰而扭曲,「從那之后,我天天做噩夢,一閉上眼睛,就看到南鳳跳崖的那一幕,看到她冷冷地盯著我。她確實死了,但是也失蹤了,沒人知道她到底在哪兒。」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年,杜若孟終于受不了了,他來到了南鳳曾經跳下去的那個山崖,閉著眼跳了下去。

「我聽到了自己落在地上的響聲,聽到自己骨頭斷開的聲音,我渾身劇痛,但是我的脖子也被折斷了,我叫不出來。我暈了過去,等再醒來后,發現自己毫發無傷地躺在山崖下,衣服上都是血,但我身上沒有任何傷口。」

杜若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他心中有惶恐,還有一絲劫后余生的竊喜,他回了家,這晚,他又夢到了南鳳。

「死亡的滋味好受嗎?重生之后是不是很欣喜?不過別高興太早,以后妳每年都會死一次,妳的時間永遠停在我死的這一年,妳會永遠活下去。」說完這番話后,南鳳消失了,此后再也沒有出現過。

「這件事已經過去十六年了,我其實已經快四十歲了,但我的容貌一直停留在南鳳去世的那一年,因為這個原因,我不能在一個地方久待,只能四處流浪。我曾經遇到過一個道士,他說這是魂詛,南鳳對我恨之入骨,以魂魄為代價詛咒我,這是最強大的詛咒,無法可解。」

說完這番話,杜若孟把臉埋在手里,美女蛇看到淚水從他眼角滑落,想開口說些什麼,腦子里卻又一片紛亂。

外面天色漸亮,杜若孟整理好情緒抬起頭后,發現美女蛇已經走了,他沒有在意,收拾好行囊,繼續踏上旅途,沒有人知道他後來去了哪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