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貨郎路過兄嫂家,在門口撒了一泡尿,意外救下兄嫂

里昂 2022/11/21

宋朝時期,凌州城外住著一對韓姓兄弟,老大喚作應生,老二喚作應風。兄弟倆早年喪父,是母親含辛茹苦將其拉扯長大。

兩兄弟長大后,應風當了一名貨郎,整日走南闖北,十分自在;老大為了照顧母親,則留在家鄉,當了一名船夫,平日里在碼頭幫劉員外搬貨卸貨。

劉員外出身豪門,是當地貨運生意的龍頭老大,整個碼頭都是他說了算,應生的工錢也都是他付。應生干活賣力,劉員外對其十分賞識,便讓他負責看守整個碼頭,給的工錢也十分優渥,家里的生活也漸漸好了起來。

應生二十五歲那年,無意中在碼頭救下了一個溺水的女孩,并將其帶回了家。女孩名叫靈羽,是個北方人,被人販子拐賣后才來到此處,好不容易逃離了魔爪,卻意外落水,好在被應生救下。

應生對其遭遇十分同情,便收留了她。靈羽不僅長得漂亮,干活也十分麻利,家里有了女人,自然也干凈整潔了不少。在街坊們的撮合下,二人很快便結為了夫妻。

可天有不測風云,二人婚后沒多久,應生在碼頭干活的時候,就不慎被掉落的貨物給砸死了。

老二應風收到消息后,立刻趕了回來,可惜還是晚了一步,沒能見到兄長最后一面。應生死后,家里所有的重擔全壓在了應風的肩上,他也不再遠行,而是老實待在家中,照顧母親和兄嫂。

與此同時,劉員外也主動登門拜訪,給了靈羽一大筆錢,說是賠償。只是靈羽好像并不喜歡他,一直躲在里屋不愿見他,錢也是應風代為收下的。可讓他沒想到的是,這些錢,竟給兄嫂帶來了巨大的麻煩。

這天,應風干完活回到家,在路過兄嫂家門口的時候,看到兄嫂正一臉惆悵地坐在門口,上前詢問得知。原來她最近的精神狀況不是很好,半夜睡覺總會做噩夢,夢中好像有人鉆進了她的屋子, 并騎在其身上掐著她的脖子。

這個夢她已經連著做了好幾天了,根本睡不好。應風聽后臉色微變,因為他注意到,靈羽的脖頸上,真的有一圈淡淡的淤青……

這天夜里,應風外出歸來,為了改善兄嫂的情況,他特意去道觀求來了一些辟邪安神的小玩意,并準備給兄嫂送去。可他在走到兄嫂家門口的時候,卻忽然聞到了一股燃香的味道。

他心中起疑,立馬尋找起來,結果還真在離兄嫂家門口不遠處的樹下,發現了三根點燃的供香,而在供香前方,還有一堆快要燒完的紙錢。

與此同時,兄嫂家中忽然傳來一陣[呻·吟]聲。應風臉色驟變,想都沒想便解開腰帶撒了泡尿,剿滅了那三根供香和正在燃燒的紙錢。

隨后,他沖進了靈羽家中,此刻的靈羽正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應風見狀,立刻將自己從道觀求來的一張符咒貼在了她的額頭上,沒一會,靈羽便醒了過來。

靈羽表示,自己剛剛睡得好好的,又做了那個怪夢。一個臉色慘白的男人闖進來,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險些將其掐暈過去。

應風聽后臉色微變,隨即表示,那不是夢,她見到的也不是人,而是被召喚而來的鬼魂。應風表示,他走南闖北多年,見識過許多奇聞異事,而剛剛靈羽所經歷的,正是招魂殺人。

只要將本來給亡魂的錢,送到目標家中,之后在目標家門口燒香招魂,魂魄就會自動進入目標家,將其殺死,并把錢帶走。若是猜得沒錯,施展此術,想要害她的,就是之前來送錢的劉員外。

靈羽聽后大吃一驚,事到如今,她也不再隱瞞,如實說出了自己與劉員外的恩怨。其實,應生的死也不是意外,很大機率是被劉員外殺死的。其實劉員外之所以能發家,靠的不是正經生意,而是販賣人口,靈羽就是受害者之一。

當時靈羽被運到此處,她趁夜跳河逃脫,這才被應生所救。之后,她將真相告訴了應生,并希望他能暗中搜集證據,扳倒劉員外。可惜的是,應生好不容易才將劉員外的罪證收集完,他的行為卻遭到了懷疑,之后便死在了碼頭,而他收集的證據也不翼而飛。

丈夫死后,劉員外多次派人前來威脅靈羽,靈羽擔心婆婆和應風也遇到危險,只好暫時忍讓。可劉員外顯然不放心,這才想到了這麼一個邪門的法子,好在被應風及時發現,并用童子尿破法。

真相大白后,應風悲憤交加,為了讓劉員受到應有的懲罰,他決定暗中調查。在這期間,他則送走了母親和兄嫂,自己躲在暗處,與劉員外周旋。

經過一年多的調查,他終于搜集到了劉員外販賣人口,勾結當地縣官等重重罪證。之后,他狀告當地知府,這才成功將劉員外一舉拿下,解救了那些被拐賣的女孩。最終,劉員外被打入死牢,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了應有的代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