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富少看上小姨子,將妻子推下懸崖,小姨子:正合我意

里昂 2022/11/11

南朝時期,金陵有一戶姓姚的人家,姚家世代經商,家底深厚,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大戶。姚老爺膝下只有一個兒子,喚作姚文。

作為富少的姚文,從小就備受疼愛,這讓他養了一身的臭毛病,整日游手好閑,不學無術,還認識了一群狐朋狗友,干過許多荒唐事。要不是有姚老爺在背后撐腰,給他擦屁股,他恐怕早就被官兵抓走吃牢飯了。

盡管如此,姚文仍不知悔改。姚老爺很是頭疼,便想著給兒子說門婚事,讓未來兒媳管管他,可當地人都知道姚文的秉性,自然不會將女兒推入火坑。就在姚老爺為這事焦頭爛額之際,事情卻迎來的轉機。

這天傍晚,姚文像往常一樣到酒樓玩樂,一直瘋到半夜才準備回家。可他剛出門,卻跟一個女人撞了個滿懷,他罵罵咧咧正欲發作,定睛一看,卻發現眼前的女人身材高挑,皮膚白皙,臉上未施粉黛卻顯得清新脫俗,猶如仙女下凡,姚文一下就愣住了。

而在她的身后,還站著一個與其氣質截然相反的女孩,那女孩看起來十七八歲,一襲灰衣,綁著兩個羊角辮,看起來俏皮可愛。

女人站穩身形后,連忙躬身道歉,姚文見狀,笑著擺了擺手,隨即開口道:「兩位看起來不是本地人吧,今日之事在下也有錯,若不嫌棄,可否賞臉到府上一敘,也好讓在下賠罪。」

女人本打算拒絕,一旁的女孩卻搶先道:「好啊好啊,姐姐,咱都趕路這麼久了,不如在此歇歇腳吧!」

就這樣,二人最終還是來到了姚府。交談中得知,她們是姐妹,姐姐喚作絕色,妹妹喚作灰怡,二人的確是外地人,自從父母去世后,二人便一直在外游歷。

姚文聽后,便主動邀請二人暫時住下,好好歇息一番。見他如此真誠,絕色便同意了。之后的日子里,姚文每天都會來找絕色聊天,她溫柔賢淑,端莊大方,姚文是越看越喜歡,姚老爺也對其很是滿意。

相較之下,妹妹灰怡就調皮許多,每次姚文前來,她都會跟著府上的丫鬟,偷偷溜到街上玩耍。不過她很聽絕色的話,每到晚上,絕色都會到街口呼喊她的名字,且不出三秒,灰怡必然出現。

姚老爺對絕色很是滿意,便多次催促兒子加快行動,盡早與其表達心意。姚文也是個行動派,在父親的催促下,在一個月圓之夜,主動向絕色表達了愛慕之意。可能是被他的真誠感動,絕色思慮片刻后,便答應了他。

就這樣,二人走到了一起,并在不久后結為了夫妻。婚后在絕色的教導下,姚文果真收斂了許多,并開始跟著姚老爺學習做生意,晚上挑燈夜讀。

可自從絕色與姚文成親后,就忽略了灰怡,她整日被關在家中,都快閑出病來了。為此,她多次趁姚文學習,潛入其書房,求他帶自己出去玩。

正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姚文一開始倒還能抗住誘惑,可時間一長,他還是被小姨子給蠱惑了,每次都會悄悄跟著灰怡一同出門。

可能是時間長了,姚文反而對端莊溫柔的妻子失去了興趣,對活潑可愛的灰怡反倒越發喜歡,心里甚至動起了歪心思。直到有天夜里,二人再次溜出去玩的時候,他鼓起勇氣向小姨子表白,讓他沒想到的是,灰怡先是一愣,隨即竟真的回應了他的心意,二人也偷嘗了禁果。

姚文怎麼也沒想到,事情會如此順利,自那以后。他白天假裝在家中學習,夜里便會偷偷跟灰怡溜出去廝混,灰怡也總是向他吹枕邊風,希望姚文能讓自己上位,不然二人的關系終究上不了台面。

姚文被灰怡的鬼話蒙蔽,便開始策劃如何趕走絕色。巧的是,這年開春,一家人決定到后山踏青,姚文也抓住了這個機會。

當日,他與妻子離開大路,一同走在一條險峻的山路上,趁著四下無人,姚文一狠心,竟直接將絕色推下了懸崖。絕色一臉震驚地看著與自己朝夕相處的丈夫,可姚文卻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之后,他謊稱妻子失足掉下了懸崖,并立刻帶人四下尋找。奇怪的是,懸崖下也沒有妻子的尸體,她仿佛人間蒸發了一般,消失不見了。

不過姚文沒想那麼多,當天夜里,他便悄悄溜進了小姨子灰怡的房間。本以為終于能夠跟灰怡在一起了,結果灰怡忽然大笑起來:「姚文,你還真是個笨蛋,竟然把她給推下了懸崖,正合我意,正合我意啊,哈哈哈哈!」

言罷,姚文上前將灰怡抱入懷中,可下一秒,灰怡的皮膚下竟長出了黑灰色的毛發,身后也出現了一條又粗又長的尾巴,不過一盞茶的功夫,她竟變成了一只體型碩大的老鼠。

原來,灰怡與絕色都不是人,她是生活在皋涂山中的一只灰鼠,皋涂山中毒物叢生,她靠吸收這些毒物修煉,是天下第一毒鼠,而絕色的真身則是一只外形像鹿,卻長著白色尾巴,四只角的異獸攫如。

攫如克制皋涂山中的所有毒物,自然也包括灰鼠。不久前,灰鼠偷偷溜下山,在人間散播毒物,攫如發現后,這才化身絕色,將其逮住,并準備將她帶回去,誰曾想半路遇到了姚文。

姚文被灰鼠蠱惑,將攫如推下了懸崖,如今沒了攫如的控制,灰鼠終于能夠為所欲為了。

姚文被嚇得魂飛魄散,一屁股癱坐在地,他連滾帶爬想要逃走,卻忽然發現自己的身體竟開始融化,伴隨著一陣陣慘叫,他最終變成了一攤血水。

就在灰鼠準備逃離之際,耳邊卻忽然響起了絕色的聲音。下一秒,屋門被一腳踹開,絕色完好無損地站在了其面前,隨即伸出大手,直接將灰鼠掐在了手中。她轉頭看了一眼地上的血水,無奈地搖了搖頭,隨即帶著灰鼠離開了姚府,消失在了夜色當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