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墻上開了一扇門,走出仙女,牽出一件轟動全城的風流事

里昂 2023/01/14

很久以前,有一個名叫仇遠亭的書生,參加了一個詩會。詩會快結束時,大家聚在一起神侃,有一個姓宗的書生,講了他的親身經歷。

兩年前,姓宗的書生去西南某座城里游玩,住在離王府不遠的客棧里。這座城,屬于某位王爺的封邑,王爺已經五十多歲了,生性風流,專門在王府后院,建造了一座宮殿,養了許多妃子,個個美如天仙。

半夜里,姓宗的書生正在挑燈讀書,忽然看見墻上開了一座門,從里面走出一位美麗的女子,被兩位使女攙扶著。一個使女上前說道:「這位是天宮里百花部的牡丹仙子,愛慕先生的才學,特地下凡來和先生相會。」

姓宗的書生受寵若驚,趕緊站起來行禮,邀請牡丹仙子坐下。牡丹仙子笑著說:「這里俗氣太重,不妨跟著我到天宮去吧。」說罷,轉身走進門里。姓宗的書生答應一聲,跟在后面。

門內是一條彎彎曲曲的甬道,走了不久,拾級而上,推開門,到了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燈火明亮,宛如仙境。

又走了幾步,進入一間寢宮,里面布置得非常奢華。兩個使女侍候兩人就寢,姓宗的書生度過了銷魂的一夜。早上醒來,牡丹仙子讓他躲在屋里,以免被其他花仙子看見。每逢飯點,使女會送來飯菜。到了晚上,牡丹仙子就會來相會。

幾天后的晚上,姓宗的書生吃過晚飯后,忽然昏迷不醒。等到他醒來后,發現已經置身城外,身邊放著行李,于是啟程回家。

姓宗的書生講完,人人艷羨不已,仇遠亭卻質疑起來,認為他遇見的不是仙子,而是妖怪或者狐貍精。不然的話,為何會把他丟在城外?不正是證明了,此乃見不得人的勾當嗎?姓宗的書生豈容他胡亂言語?兩人爭執起來。

仇遠亭大笑著說:「是不是妖怪,我去試一試便知。」他找姓宗的書生問明了客棧的名稱,以及所住的房間,第二天便打點行裝,騎著馬走了。仇遠亭是富家子弟,衣食無憂,因此才有這種閑心。

在路非只一日,這一天到了城里,他尋到那家客棧里,住進了姓宗的書生曾經住過的房間里。放下行李后,仇遠亭在墻壁上仔細尋找,發現了幾道不易發現的縫隙,偽裝得巧妙,如果不是有意尋找,是很難發現的。

仇遠亭敲了敲縫隙中間,里面傳來聲音,證明墻壁是空心的。他不由得疑心頓起,繼而露出會心的微笑,如此看來,墻上是一道暗門,門里走出的,必然不是仙子,也不是妖怪,而是人。

想通了此節,仇遠亭決定一探究竟,便在靴子里藏了一把短刀。晚上,他坐在燈下看書,一直等到天亮,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仇遠亭白天睡了一天的覺,到了晚上,他精神抖擻地坐在燈下讀書。忽然,墻上的門悄無聲息地打開了,走出一個使女,向仇遠亭行了禮,說道:「我乃天宮里百花部芍藥仙子的使女,仙子仰慕先生的才學,特地讓我來請先生,到天宮一會。」仇遠亭大喜,跟在使女身后,走進門里。

到了一間寢宮,上首端坐著一名美麗的女子。使女在仇遠亭的耳邊說:「快快拜見芍藥仙子。」仇遠亭緊走兩步,躬身行禮。芍藥仙子笑著說:「免禮。」然后走下來,拉著仇遠亭的手,端詳了一會,笑著說:「果然一副好模樣,我很滿意。」然后拉著他的手,走進臥室,開始寬衣解帶。

仇遠亭似笑非笑地看著芍藥仙子,說道:「妳是誰家的女子?為何要冒充仙子?」芍藥仙子一驚,盯著仇遠亭呵斥道:「大膽狂徒,竟敢如此無禮,有妳這樣對仙子說話的嗎?」仇遠亭冷笑一聲,說道:「仙子都可以飛升,腳踏祥云,妳飛升給我看看。」

芍藥仙子勃然大怒,呵斥道:「真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狂生,來人哪,給我送走,本宮不稀罕妳這種人。」

早有幾個使女走進來,拉扯仇遠亭往外走。仇遠亭彎腰從靴子里抽出短刀,反手就是一刀,一名使女尖叫一聲,倒在血泊中。眾使女嚇得面如土色,四散逃開。仇遠亭冷笑著說道:「妳們為何要冒充仙女?」

芍藥仙子嚇得花容失色,轉身往外走,仇遠亭跟在后面追趕。芍藥仙子尖聲呼救,不一會,趕來幾名帶刀差役,將仇遠亭捉拿起來,押送到前廳。

恰好王爺在家,開始審問仇遠亭。仇遠亭叫屈,說他并不知道這是王府,并講了進來的經過。王爺鐵青著臉色,讓人把仇遠亭帶下去,好生看管。

過了兩天,王爺把仇遠亭叫到面前,說道:「妳想活還是想死?」仇遠亭忙跪下說道:「想活。」王爺厲聲說:「想活,妳就把嘴閉上,不能泄露半個字。」仇遠亭趕緊說:「我什麼也不知道,保證不會講出去半個字。」

王爺揮揮手,早有幾名官差走上前,把仇遠亭架出王府后門,那里放著他的行李以及馬匹。一名官差用刀背敲打著仇遠亭的后背,呵斥道:「趕快回家,再也不要到此地來了。王爺叮囑的話,妳可要記住了,以免惹上殺身之禍。」

仇遠亭連連點頭,騎上馬匹,急匆匆地往家里趕去。走了不遠,他撥轉馬頭,往客棧里趕去,卻發現客棧早已經化為灰燼。他向附近的人打聽,原來前天晚上,突然降下天火,將客棧燒毀了。

仇遠亭喃喃自語地說道:「真是奇怪!」那人說道:「有啥奇怪的?此乃人禍也!」仇遠亭塞給那人一把碎銀子,表示愿聞其詳。那人左右看看,把他拉進屋里,講了起來。

原來,王爺早已力不從心了,很少臨幸王府的妃子們。她們耐不住寂寞,便集資買通了侍候她們的奴仆,讓他們尋找了一些匠人們,悄悄地挖通了一條地道,通向客棧。客棧的掌柜,早已被她們買通。但凡客棧里住進了風流倜儻的讀書人,她們便會輪流冒充仙子,把男子弄到寢宮里,小住幾天。

此事暴露后,王爺差人燒了客棧,并懲罰了妃子們。

仇遠亭狐疑地問道:「妳是如何知道的?」那人笑著說:「好事不出門,丑事傳千里。這兩天,整座城里都知道了這樁風流韻事。消息是從王府的差役們口中傳出來的。」

仇遠亭咋了咋舌頭,快馬加鞭出了城門。回到家后,他只字不敢提此事。一直到他臨終之時,才將此事講了出來。

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這只是一個故事而已,供讀者諸君閑暇時間消遣,看過后大可一笑了之,不必深究。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推薦評論,妳的支持,就是我堅持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