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無賴求愛不得就使陰招!不料最后卻自食惡果

里昂 2022/11/22

相傳很久以前,有一寡婦名叫盧花,大家都叫她盧大嫂。盧大嫂自丈夫去世后,就獨自撫養兩個兒子,大兒子三歲,名叫陳生,二兒子一歲半,名叫陳陽。

同村有個潑皮無賴叫薛三,早就中意盧大嫂很久了,但奈何盧大嫂年輕時沒選擇他。但自從盧大嫂的丈夫去世后,薛三就一直使用各種手段想要得到盧大嫂,但每次都被盧大嫂給趕了出去。

由于兩個兒子還小,丈夫家在村里又沒有任何的親戚了,所以生活的重擔便全都壓在了盧大嫂的身上。

這天,盧大嫂正在地里干農活呢,薛三又向盧大嫂表白了,還妨礙盧大嫂干活,讓盧大嫂答應他。

盧大嫂氣得直接就大罵道:薛三,你個不要臉的,大白天的,你想干嘛呀,你就饒過我好嗎,我家里還有兩個孩子等著我干活吃飯呢。說完就委屈地哭了起來。

由于盧大嫂哭得很大聲,周邊有人在農地里干活的,都出來看熱鬧。薛三見此,只能氣憤地離開。

回到家的薛三,越想越生氣,于是便到處散播各種消息,說盧大嫂和別人有私情什麼的,反正全是說盧大嫂不好的話。

可這些話卻傳到了盧大嫂的耳里,回想起自丈夫去世后,自己便開始獨自照顧撫養兩個孩子,同時又要為了生計而奔波,連吃飯睡覺都恨不得可以省掉,可不料現在自己卻被無賴給誣賴成這樣。

心中委屈無比的盧大嫂便哭了出來,仿佛發泄對老天的不公,更是哭訴自己的命運。

但發泄完后,盧大嫂也知道,自己還有兩個孩子要養,只能咬緊牙根去忍耐這些不屬于自己的誣陷。

十幾年過去了,兩個孩子也長大了,盧大嫂的生活也開始慢慢好了起來。

可看到盧大嫂的生活好了起來,薛三心里就不舒服了,心想著,既然得不到盧大嫂,那就把他兒子給害了。

于是便每天帶著盧大嫂的大兒子陳生去喝酒,去花天酒地等等。哪樣不好,他就專門帶陳生去干什麼。

這天,薛三把陳生給灌醉,然后便趁著天黑,去外面偷偷打暈了一個路人,然后把路人給抬回了家,再用亂棍打那名暈了的路人,打的皮開肉綻,慘不忍睹。完事后便把棍子塞到陳生的手里,然后直接就走了。

過一會后,只見薛三帶著幾個人裝作無意的樣子就推開了門。大家看到陳生手里握著木棍,地上還有一個人躺在血泊里,等大家拿手一試鼻息,才知道人已經死了,于是便帶著醉酒的陳生去報官了。

從現場來看,以及薛三幾人的口供來看,陳生無疑是殺人兇手。就這樣,陳生被關了起來,不久后就要被問斬。

得知陳生的事后,盧大嫂直接就暈了過去,再加上常年辛苦的勞作,且身上本就有頑疾,盧大嫂直接一病不起。

得知盧大嫂病了的事后,薛三高興不已,不過他還想要再添一把火。

盧大嫂當初為了嫁給丈夫,不顧家人的反對,所以娘家的人便和盧大嫂斷絕了關系。且傳聞盧大嫂的弟弟乃是郡守,名叫盧祿,而且也是和盧大嫂的關系很不好,不然的話也不會讓盧大嫂一家過得這麼落魄。

如果這件事被盧祿知道了,說不定陳生會提前被盧祿給斬首了。想到這些,薛三立馬就把陳生要被斬首的事給傳到郡守那里。

不料盧祿得知后,便直接來到盧大嫂家。看到生病的盧大嫂,立馬就讓手下去把最好的郎中帶來給盧大嫂看病。

同時還責怪魯大嫂道:姐姐啊,你日子過的這樣落魄清貧,你怎麼不和我說呢,事過了就過了,可我還是你的弟弟啊,我們永遠是骨頭打斷連著筋啊,我還以為你日子過的很好,沒想到竟是這般景象,你放心,侄子的事,我會辦好的,你放心姐。說完便哭了起來,同時也命人把陳生的案件重新著手調查。

不料時間還沒過三天,案件的真實經過就被調查出來了。原來薛三那晚打人之時,并沒有經過任何的喬裝,所以被人認了出來,且證人還不止一個。

而且經過對死者的重新驗尸,發現死者手里抓著一個吊飾,正是薛三衣服上的。

人證物證俱在,薛三想狡辯都狡辯不了,直接就承認了。

最后,陳生被無罪釋放了,被斬首的反而是薛三。得知真相的群眾嘴里都說著這麼一句話,害人終害己啊。

注:本故事純屬虛構,乃作者原創故事,只意在宣揚中華傳統之美德。請不要自行代入封建迷信之列,喜歡小編的,請點個關注并點個贊。謝謝(圖片源于網絡)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