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小伙撈出墨斗棺,當晚夢到干爹淹死,一個貪字引發禍事

里昂 2022/11/12

故事發生在明朝末年,黃河邊上有個小山村,村里有個名叫司晨的年輕人,他的職業不一般,是個常年跟死人打交道的撈尸人。

司晨家里祖上三代都是撈尸人,在當地頗有聲望,可不知為何,在他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忽然暴斃了,而他的爺爺也突然宣布退隱江湖,再也不下水撈尸了。司晨本以為家族傳承的手藝到他就該斷了,直到他八歲那年,爺爺領著一個中年男子回了家。

此人姓陳,司晨記得大家都喜歡叫他陳瘸子,只因他有條腿不太靈活,走路一瘸一拐的。不過陳瘸子水性極佳,且是爺爺的關門弟子。之后,司晨便按照爺爺的意思,認陳瘸子為干爹,并在他的教導下,成為了一名撈尸人。

司晨很有悟性,十八歲那年便出師了。陳瘸子見狀,也沒有繼續逗留,拜別了爺孫倆后便離開了,并表示要遠離黃河,云游四地。司晨雖不舍得,不過也并未阻攔,可讓他沒想到的是,干爹剛走沒多久,意外就發生了。

這天傍晚,司晨正欲收船回家,卻忽然看到河面上出現了一個黑乎乎的影子,他撐船靠近后才發現,那竟是一個通體漆黑,有些腐朽的棺材。作為撈尸人,司晨想也沒想便將其撈了出來,本以為只是普通人家的民棺,可當他仔細檢查后卻發現,此棺不簡單。

這口棺材質地不凡,且外表看起來厚重無比,那棺材的上方還雕刻著許多奇形怪狀的花紋,而在棺材的兩側,則是一幅精彩絕倫的雕畫,上面有金山銀山,還有許多男男女女,他們沒穿衣服,且表情癲狂,好似在舞蹈。看到這些東西后,司晨心中愈發疑惑起來,直到他繞到棺材前方,看到了五個大字—大將軍之女。

原來,這棺材里的主人,是一個大將軍的女兒,難怪此棺如此豪華。司晨很是高興,若真是如此,就代表這棺材里的陪葬品定不是凡品,只要拿出來,他就發財了。

可司晨還沒高興多久,臉卻耷拉了下來,只因他發現,那棺材周身有許許多多的黑線,這些黑線在水中非但沒有消失,反而愈發明顯。司晨臉色微變,不自覺地低聲叫了出來:「墨斗棺!」

原來,那些黑線都是墨斗線,之所以彈在棺材上,就是為了封住棺材里的陰氣。如此看來,這棺材里的尸體定然有變。這些都是干爹陳瘸子教給他的,這是司晨第一次見到墨斗棺。

發現這些后,司晨第一反應便是將棺材推回水中,可轉念一想,他作為撈尸人,這些年來家中愈發貧困,爺爺的身體也越來越不好,家里用錢的地方越來越多,與其貧苦一輩子,不如堵一把。想到這,司晨便動起了歪心思。回到岸邊后,他偷偷將棺材藏進了附近的草叢里,回到家后,他也沒告訴爺爺,準備等天亮再將棺材打開。

入夜,勞累了一天上司晨倒頭便睡,可他卻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他見到了離別多年的干爹陳瘸子,就在他高興之際,卻忽然看到干爹的身后出現了一道白色的身影。緊接著,一陣刺耳的笑聲響起,只見一雙慘包的手掐住了陳瘸子的脖頸,將其拖進了一條河中,陳瘸子拼命掙扎,卻毫無作用,司晨想要救人,卻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看著干爹淹死在了自己面前……

天亮后,司晨從夢中驚醒,他本以為只是個夢,可下一秒,他卻忽然聽到了爺爺的驚呼聲,他跑出門外一看,竟發現干爹躺在自家門口,渾身濕透,兩眼怒睜,顯然已經死去。作為撈尸人,司晨一眼就認出,干爹是被淹死的,更詭異的是,干爹手中捏著一些水藻,那些水藻是只有黃河里才有的。可早在幾年前,陳瘸子就說過,要去遠離黃河的地方,怎麼可能淹死在黃河里,還被送到了他們家門口。

司晨心中疑竇叢生,爺爺則一言不發,只是默默吩咐司晨收斂了干爹的尸體。直到給干爹料理完后事,他才想起自己藏在河邊的那口棺材,他連忙趕了過去,卻發現棺材早已打開,且里面空無一物,但在附近的草坪上,卻有一排血腳印,直通向黃河。

經過檢查發現,棺材不是被撬開的,而是被人從內部直接推開的,他心中一震,這才意識到自己闖禍了,棺材里的東西已經逃出來了,這下麻煩了。

就在司晨不知所措之際,爺爺的情況也不容樂觀。他的身體情況越來越差,且總是精神恍惚,說胡話,說什麼:「她來了,她就要來了。」

這邊司晨要照顧爺爺,還要搜尋棺材里東西的下落。為此,他特意托人尋來了一個道士幫忙。那道士通過氣息發現,棺材里的東西已然成了行尸,而他的干爹陳瘸子,就是那行尸害死的。之后,道士經過追蹤,想找到那只行尸,卻發現氣息竟來到了司晨的家中。

道士臉色驟變,當即掐指算了起來,隨即開口道:「冤冤相報何時了,此事你回去問你爺爺吧,唉,都是貪心惹下的禍事啊!」

司晨聽后一臉懵,但還是立刻趕回家,并將最近的情況告訴了爺爺。爺爺聽后臉色大變,沉默一陣后,他才開口道:「阿晨啊,你有所不知,那口棺材,正是我跟你干爹親手丟進黃河里的,沒想到又被你給撈起來了,這都是命啊!」

原來,爺爺年輕的時候,一心想著掙大錢,可撈尸人的活終究是下九流,被人看不起。就在他無路可走之際,認識了陳瘸子,陳瘸子之前其實是個盜墓賊,他打聽到一個將軍的女兒剛剛去世,墓里有許多值錢的陪葬品,兩人一合計,便把那將軍女兒的墓給倒了,并把棺材給挖了出來。

可當二人打開棺材的那一刻卻傻眼了,棺材里的女尸竟然沒有腐爛,且猛地睜開了雙眼,撲向了二人。好在二人早有防備,這才逃過一劫,并重新將女尸壓在了棺材里。二人知道碰到僵尸了,便打算收手,并將棺材放了回去。結果隔日一早,那棺材竟莫名其妙出現在了他們家門口。

二人這才意識到,他們打擾了行尸的清凈,被盯上了。為了活下去,二人請了一位高人,用墨斗封住了棺材,并將其丟入了黃河當中。為了不被發現,爺爺這才提早退休,不再下水,而陳瘸子在教會司晨后,也匆匆逃離,可惜的是,這棺材竟然被司晨給撈上來了。

言罷,爺爺轉頭看向了窗外,并露出了驚恐的神情,司晨也順著其目光看去,只見不遠處的一棵樹下,竟然站著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她臉色慘白,披頭散發,在注意到二人的目光后,露出了一抹詭異的微笑。

當天夜里,爺爺將司晨鎖在房間,隨即默默前往了黃河邊。第二天一早,司晨在家門口發現了爺爺的尸體,他也是被淹死的,跟陳瘸子死狀相同,至于那口棺材,卻消失不見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