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老婦救下臨盆孕婦,送出金鐲當賀禮:那是我姐姐

里昂 2022/11/24

明朝時期,錦州有一戶姓董的人家,董家三代行商,底蘊深厚,算得上當地有名的大戶。可自從董老爺子死后,家主之位卻傳到了一個小妾所生的女子手中。

此女名叫南瑤,剛成為家主的時候,被人說了不少閑話。要知道,當時大戶人家的妾室,跟奴婢沒什麼區別,若是生個兒子還好說,可要是生了女兒,那就更討人嫌了。南瑤之所以能坐到這個位置,除了董老爺發妻死得早,沒留下子嗣外,也是因為她能力出眾。

南瑤雖是女兒身,卻聰穎異常,從小便在母親的安排下讀書學習,文化程度絲毫不比其他學子差。董老爺子病重無人可用之際,是南瑤挺身而出,撐住了董家的生意,董老爺子也從此信任了她,并在死后將家產留給了她照顧。

不過南瑤跟董老爺的感情顯然不怎麼深,他死后,南瑤只是草草處理了后事,甚至連一滴眼淚都沒流過。每年清明,她也很少去給董老爺上香,反倒總是往一個沒有墓碑的孤墳前頭跑。

有人說那是南瑤老相好的墳穴,也有人說那其實是她生母的墳穴,可南瑤從未親口承認過什麼,具體原因無人知曉。

眨眼間三十多年過去了,南瑤也從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變成了一個兩鬢斑白,滿臉皺紋的老婦人,且有了自己的孩子。這些年來,董家的生意在她的領導下,蒸蒸日上,甚至一度超過了其他時期,令眾人都十分欽佩。

可能是早年操勞,南瑤積勞成疾,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直到這日,南瑤忽然托人請回家一個老道士,與其秉燭夜談,隔日一早,二人便乘車出門了,具體去了哪,沒人知道。

再說南瑤,在老道士的指引下,她向南而行,行至五十里處時,忽然聽到一旁的草叢里傳出了一陣[呻·吟]聲,她連忙下車查看,發現是個大肚子孕婦就快臨盆了。南瑤立馬將人扶上馬車,帶著她趕到了鎮上的醫館。

期間她了解到,此女姓程,不久前丈夫因意外去世,留下她跟婆婆相依為命。這天她本想到山上撿些柴火,不曾想回家路上,腹部傳來一陣劇痛,這才發現自己該生了,要不是碰到南瑤,這荒郊野嶺,自己跟孩子怕是活不下來。

南瑤笑著擺了擺手,目光落在了其隆起的小腹上。在南瑤的幫助下,程氏很快就被送到了醫館,并順利生下了一個女嬰。

女嬰的哭聲十分響亮,南瑤站在門口,不停往屋里眺望。程氏笑著擺了擺手,示意她靠近,讓其看一看孩子。神奇的是,南瑤剛走到孩子身邊,她就忽然不哭了,變得十分安靜。

看著孩子的臉,南瑤忽然不受控制地哭了起來,程氏嚇了一跳,還以為做了什麼讓她不愉快的事,連忙詢問情況。南瑤卻擺了擺手:「不礙事,不礙事,我與這孩子有緣,剛好,把這對鐲子送你,算是對你平安生產的賀禮!」

言罷,南瑤便摘下了手上那對價值不菲的金鐲。程氏見狀趕忙拒絕,她與南瑤不過萍水相逢,何況自己還被她所救,怎能接受如此貴重的禮物。推搡之間,南瑤有些著急,忽然脫口而出:「這可是我姐姐!是我姐姐的托世!」

眾人聽后都懵了,托世?莫非這孩子的前世,真跟南瑤有關系?大家面面相覷,疑惑地看向二人,南瑤也不再隱瞞,如實說出了一切。

原來,南瑤小的時候,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姐姐,喚作小柔。小柔的母親是董府的一個丫鬟,由于地位卑微,且生的是個女兒,因此這事一直沒被捅出來,小柔也成了府上的丫鬟。

當時南瑤經常受人欺負,是小柔一直保護她,那對金鐲子與其說是南瑤送的賀禮,不如說是物歸原主。鐲子本是小柔母親的傳家之寶,給了小柔,可有一次南瑤失足落水,小柔不顧一切地下水相救,雖將她托出了水面,自己卻因力竭沉了下去,慌亂之中,南瑤拽掉了其懷中的金鐲子,之后便一直留在身邊。

小柔死后,南瑤悲痛萬分,可在頭七那晚,她卻夢到了小柔,且小柔表示,自己會一直留在其身邊幫她,叮囑她一定要變得堅強。

就這樣,在小柔的鼓勵下,南瑤才能一步步走到今日。可不久前,她又夢到了小柔,不過她是來告別的。小柔表示自己在地府逗留時間過長,該投胎轉世了,至于投胎到哪,她沒有明說,只是提供了一些線索。

為了找到轉世的姐姐,南瑤請了許多高人幫忙,最后在那個老道士的幫助下,得知了具體方位,這才遇到了即將臨盆的程氏。

得知真相后,眾人都震驚不已,南瑤將金鐲放在孩子的身邊,轉身準備離去,可那孩子好像感受到了什麼一般,竟伸出了小手,仿佛在挽留她,這讓程氏大為吃驚。

此事過后,南瑤又派人給程氏送了一大筆錢,足夠她們娘倆生活一輩子,而南瑤在做完這些后,便因病去世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