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離奇故事:還魂香

里昂 2023/01/13

清朝時期,饒州有個名叫張嘯林的光棍,他每月只偶爾外出幾天,其余時候都在家中無所事事,但手里卻有花不完的銀錢。有人眼紅,悄悄向他打聽錢是哪兒來的,他只神秘一笑,從不多講。

這日,一個身條纖細,面帶黑紗的女子進了張嘯林的家門。她拿出一包銀子放在張嘯林面前,開口道:「我知道妳是土夫子,妳本事不錯,口碑也好,我想讓妳陪我下個墓。」

張嘯林看著銀子有些意動,但他沒有立刻答應下來,而是謹慎地詢問女人要去哪個墓穴。待聽到女人的回話后,他臉都綠了,趕忙把錢推給她,口中說道:「那可是出了名的兇煞之地,十分兇險,我還想多活幾年,妳還是另請高明吧。」

女人并沒有接過那包銀子,她幽幽嘆了一口氣,說:「我知道妳有個怪癖,要是遇到感興趣的墓穴,就算再兇險,妳也會去。我給妳講個故事,若妳聽罷后還不愿意去,那我絕不多做糾纏。不怕告訴妳,我半年前就已經死了,之所以能活過來,全倚賴那墓地中的一樣東西。」

女人名叫清茹,她丈夫柳如松是個富商,靠倒騰古物發家。他們夫妻倆成婚多年,非常恩愛。

半年前,清茹生了一場怪病,她一天天虛弱下來,臨死前,她緊緊握著丈夫的手,讓他好好生活,再娶一個妻子,不要掛念她。

柳如松一滴眼淚也沒掉,他讓清茹安心,篤定地說她只是暫時睡著,他一定會讓她活過來,他們繼續做一對夫妻。

清茹聽著丈夫偏執的話,放心不下,但她已經沒了說話的力氣,眼皮也直往下掉。她疲憊地閉上眼睛,失去意識。當時她怎麼也沒想到,她竟然還有睜開眼睛的那天。

前不久,清茹在家中醒了過來,她的身旁是一具枯骨,枕邊放著一封信。她抖著手拆開信封,在信中發現了她能活過來的原因。

信是柳如松留下的,他說,他曾經聽人說過,世上有一種叫做還魂香的香料,只要將還魂香放在死去的人身邊,那人便能活過來。清茹死后,他將清茹的尸身放在冰窖中保存,日夜不停歇地尋找還魂香的下落。最后,他確實找到了還魂香,但或許是存放的年代已久,還魂香出現了異變。

它雖然還能讓死人復活,但需要吸食另一個活人的生命,以一命換一命的方式,讓逝去的人重回人間。

柳如松迫切想讓清茹活過來,他讓返魂香吸取了他的生命。他本想著在清茹睜開眼的時候,他們還能見上一面,但隨著他的雙腿逐漸化為白骨,他心中明白,他已經沒有機會與清茹相見了。

他趁著自己還有力氣,給清茹留下了這封信,在信的末尾,他反復交待清茹,不要試圖去找還魂香將他復活,只要清茹能開心地活在這個世上,他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說到這兒,清茹泣不成聲,已經說不下去了。張嘯林心中嘆息,他已經知道清茹為什麼要下墓了,但同時,他也清楚,清茹在墓穴里絕對找不到她想要的東西。

「我原本想著和妳不相干,沒有告訴妳,現在不得不說了。妳說的那個墓穴,我曾經去過,和一個男人一起,我當時并不知道那個男人叫什麼名字,但剛剛聽妳一講,他應該就是妳的丈夫。」張嘯林沉聲說。

一個月前,一個面容憔悴的男人找到了張嘯林,他給了張嘯林不少錢,讓張嘯林陪他下一趟墓,還說墓中有還魂香,張嘯林抱著對還魂香的好奇,隨男人走了一趟。

墓中十分兇險,機關重重,張嘯林和男人九死一生,最終拿到了還魂香。兩人分別前,男人滿心歡喜地告訴張嘯林,他馬上就能和他的妻子見面了。

張嘯林對清茹說:「妳說的墓穴,就是一個月前我和妳丈夫去的那座,我不知道妳從哪兒打聽的消息,但是我可以告訴妳,里面已經空了,我和妳丈夫找到還魂香時,裝著還魂香的盒子里有幾根竹簡,妳丈夫能看懂上面的文字,他說根據竹簡上的記載,盒子里裝著的是世上僅存的還魂香。」

清茹聞言,崩潰地跪倒在地,痛哭不已,她哽咽著告訴張嘯林,「我丈夫讓我不要找還魂香,可我已經知道了有能復活他的辦法,又怎麼能眼睜睜看他死去?可是現在一切都沒了,他活不過來了,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張嘯林嘆道:「我聽妳丈夫說過,使用還魂香,必須有完整的身體,他已經化為白骨,就算還有還魂香,也不可能再活過來。他決定用他的命換妳的命時,已經把所有事情想好了,妳現在能做的,是不辜負他換給妳的這條命,好好活下去。」

清茹不發一言,失魂落魄地離開了,張嘯林不知道她心中有何打算,是繼續尋找復活她丈夫的方法,或是帶著對丈夫的思念在某個地方安穩過活,又或者追隨她丈夫一同離開人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