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女子半夜來訪,自稱死去多年,書生的好友說,她在撒謊

里昂 2022/11/11

唐朝天寶年間,書生莊心鎖為了清凈讀書,租住在一所破舊的別院里。這座別院是龐太師早年建造的,龐太師死后,龐家衰落下來,這座別院無人打理,荒廢了起來,院墻多處倒塌,夜間常有狐貍出沒。

這一天晚上,莊心鎖正在挑燈夜讀,忽然響起了敲門聲。他停下書本,詢問道:「是誰?為何深夜敲門?所為何事?」只聽一個嬌滴滴的女聲響起,說道:「公子,快開門,我來和公子敘談,不要拒絕我的雅趣。」

莊心鎖打開門,明亮的月光,映照著一名美麗的女子,正羞答答地看著他。莊心鎖心里歡喜,趕緊將女子讓進屋里坐下,詢問起她的身世。

女子名叫如綺,出生于官宦人家,從小不學女紅,專學詩詞歌賦和各種樂器。十八歲那一年,如綺生了重病死去,她的墳墓就在不遠處。她看見莊心鎖優雅帥氣,心生愛慕之意,因此大著膽子來相會。

莊心鎖聽說她是鬼魂,心生戒備。過了不久,發現她在詩詞歌賦方面頗有造詣,而且舉手投足之間,透著一種令人把持不住的嫵媚,便把戒備之心拋在腦后,和她有了魚水之歡。

天剛蒙蒙亮,如綺就起床匆匆離去。自此后,每一天晚上,如綺都會來和莊心鎖相會,有時候,會抱著琵琶彈奏一曲,琴聲里透著一股幽怨。

大約兩個月后,如綺忽然不來了。莊心鎖心里牽掛著,一夜無眠。后來,一連半個多月,如綺沒有露面,莊心鎖寢食難安,人也日漸消瘦。

這一天半夜里,如綺敲響了房門,莊心鎖欣喜無限,趕緊打開門,一把將如綺摟在懷里,再也不肯松開,生怕一松開,她就會消失不見。

莊心鎖詢問如綺,為何半個多月沒有來?如綺笑著解釋,陰間里鬼王巡視,為了躲避風頭,因此不敢出門,畢竟鬼魂不能和生人在一起,這是違背陰司條律的,一旦發現,就會受到懲罰。

莊心鎖心里釋然,和如綺談笑起來。過了一會兒,他對如綺表示,想和她做長久夫妻。如綺一愣,繼而苦笑道:「這樣不是很好嗎?要知道人鬼殊途,是不能長久在一起的。」莊心鎖笑著說:「我聽說有一個老道,擅長借尸還魂,過幾天我去求他,讓你依附死去的女子身上,我娶回家做長久夫妻。」

如綺聞之色變,大叫不可,正色說道:「你如果去請道士,我就永不再來了。」莊心鎖見她反應如此強烈,只得作罷,再也不提此事。

時間一晃,又過去了兩個多月。這一天,莊心鎖的文友許客城來訪,聞見屋里濃厚的脂粉氣,驚訝地詢問起來。莊心鎖帶著炫耀的心理,坦白了事實。許客城好生羨慕,懇求留宿,晚上見一見如綺。在他的歪纏之下,莊心鎖只好同意了。

到了半夜里,如綺走進來,看見生人,轉身就跑,被莊心鎖一把拉住,介紹給許客城。許客城上下打量著如綺,狐疑地問道:「你看起來好生眼熟,莫非是文氏嫂嫂?」

如綺大驚失色,呵斥道:「哪里來的狂生?竟敢胡言亂語!」說罷,奪門而去。莊心鎖一驚,責怪起許客城不該亂說。許客城斬釘截鐵地說:「我沒有亂說,她在說謊,她并沒有死,不是鬼魂,分明就是我的文氏小表嫂。如果我說錯了,她為何會匆匆逃離?」

莊心鎖便讓他詳細地解釋起來。原來,許客城的表哥是一個商人,就住在不遠處。他在洛陽經商時,買了文氏回來做小妾。表哥兩三個月才回來一次,每一次回來小住半個月,許客城都會去他家做客,文氏都會出來敬酒。兩個多月前,表哥回來時,許客城還和文氏在一起吃過飯。莊心鎖想了一會兒,說道:「有可能如綺和文氏面貌相似,你認錯了。」許客城反駁說:「絕不會認錯,此人就是文氏無疑。」

莊心鎖半信半疑,有心等如綺再來盤問她,誰知自此后,如綺再也沒有來。他思念成疾,臥床不起。家里委派來一名老仆,照顧他的起居。吃了將近一個多月的藥,病情卻越來越重,眼看就快不行了。

這一天,許客城登門拜訪,對莊心鎖說:「我果然沒有認錯,那人就是我的小表嫂文氏。」原來,許客城的表哥回來后,他對表哥講了如綺和文氏之謎,表哥審問文氏,文氏供認不諱。

文氏確實是官宦之女,但是她并沒有死。她的父親被牽連進一樁謀逆大案里,父母都被斬首,她則被官府插標售賣。許客城的表哥將她買回來做小妾,卻經常不在家。文氏正值青春年少,而表哥年過半百,有一些力不從心,文氏心里委屈不已,常常思量嫁一個年少郎君。

文氏所居住的樓閣,在別院的西南方,站在窗前,能望見在院子里讀書的莊心鎖。她見莊心鎖一表人才,心生愛慕之意,便大著膽子,假裝鬼魂,來和他約會。那一次半個月沒有來,就是因為丈夫回來了。

莊心鎖聞言,慘然一笑,說道:「他人之妻,我雖然心生掛念,卻又徒之奈何?今生無緣在一起了,只好盼望來生有緣做夫妻。」

許客城笑著說:「你不要灰心,機會來了。」原來,他的表哥審問明白,心里氣憤不已,責怪文氏不守婦道,將她休了,趕出家門。文氏無處可去,便思量著回洛陽老家投靠親戚。許客城聞言,趕過去對她講了莊心鎖深受思念之苦。文氏便托他來問詢,莊心鎖是否愿意娶她為妻?

莊心鎖聞言,從床上一躍而起,病就好了一大半。他急忙說:「許兄,她在哪里?你快帶我去見她!」

后來,莊心鎖娶了文氏為妻。兩人恩恩【愛☆愛】,白頭到老。文氏假裝鬼魂和書生相會,最終弄假成真,有情人終成眷屬,一時傳為佳話。許客城閑暇之時,將此事記錄成書,流傳至今。

有一些人質疑文氏不守婦道,但是,她如果不去勇敢地追求愛情,也只能成為有錢人家里的花瓶。她最終收獲了愛情,也算是修成了正果。

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讀者諸君讀罷故事,不妨各抒己見,一起分享觀點。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