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書生連休三妻,身形日漸瘦弱,道士:你的床太長了

里昂 2022/11/17

故事發生在南宋時期,思南一帶有個名叫夏胡仁的年輕書生,他頭腦聰穎,才華橫溢,年紀輕輕便考上了舉人,可謂光宗耀祖。可他卻有個小毛病,那就是摳門,愛占小便宜。

夏胡仁出身貧寒,在考上舉人前,家里的生活十分困苦,可能是這個原因,他變得異常節儉,為人也有些刻薄,買個菜都能為一文錢和菜農吵得不可開交,大家便給他起了個外號「摳門夏」。

夏胡仁二十三歲那年,媒婆給他介紹了一門婚事,女方名叫趙君,是個裁縫的女兒,為人和善,溫良賢淑,長得也十分漂亮。最重要的是,趙君不要聘禮,這讓夏胡仁很是滿意。

沒多久,兩人便結為了夫妻,可能是高興,夏胡仁難得大方了一次,購置了一塊品相不錯的榆木,準備打造一張六尺長的新床,也算當做與趙君新婚的禮物。

可就在找工匠的時候,夏胡仁卻犯了難,并非沒有合適的工匠,而是他的摳門太過出名,當地沒幾個木工愿意上門幫忙。就在他一籌莫展之際,一個姓聶的老木匠主動找上了門。

聶師傅從業二十多年,經驗豐富,手藝精巧,他其實早已退休,此次愿意前來幫忙,只因其孫子不久前患上了重病,為了給孫子治病,家里的錢已經被花得差不多了。為了賺錢,他才不得不繼續外出工作。

聶師傅找到夏胡仁后,如實說出了自己的困境,并希望能夠先預支一部分工錢。夏胡仁聽后也心軟了,便將一半的報酬預支給了他。聶師傅也信守承諾,拿到錢的第二天一早便來到夏胡仁家里動工。

聶師傅干活很是認真,一開始一切順利,可隨著聶師傅將切割下來的木材丟掉后,夏胡仁實在忍不住了,他再次顯露出摳門本色,大聲呵斥聶師傅太過浪費,甚至揚言要扣除他的工錢,以此來填補自己的損失。

從業數十年,聶師傅自然比夏胡仁這個外行專業,他耐心解釋,可夏胡仁就是不聽。聶師傅沒辦法,只好將扔掉的木材抱回來,想辦法填充到新床上。

一旁的夏胡仁見狀,便提出將多余的木材全部填充到床尾,將床加長。聶師傅則拿出木尺量了一下,發現若是加長,床的總長就會超過七尺。他告訴夏胡仁,床長七尺并不吉利,還勸他放棄這個想法。

可夏胡仁怎會浪費,再次以扣工錢威脅他,聶師傅實在沒辦法,只好按照他說的做。很快,新床做好后,聶師傅領完工錢,留下一句好自為之后,便轉頭離開了。此刻的夏胡仁并不知道,自己的執拗,將會造成多麼嚴重的后果。

當天夜里,夏胡仁便興致沖沖地換好了新床,并拉著妻子進屋體驗。可不知為何,自從有了這張新床,他與妻子趙君的感情就越發不合,二人更是爭吵不斷。

結果沒多久,夏胡仁就發現,趙君竟然背著自己勾搭上了別的男人。他一氣之下,休掉了趙君。好在他當時尚且年輕,加上有功名在身,不愁找媳婦。

很快,夏胡仁就娶了第二任妻子。可這個妻子出身豪門,平日花錢大手大腳慣了,絲毫不懂節儉,剛好與夏胡仁秉承的理念背道而馳,沒多久也被夏胡仁給休掉,并送回了娘家。

半年后,夏胡仁又娶了第三任妻子,此時的他早已沒了往日的風采,整個人渾渾噩噩的,好似幾日沒有休息好一般,與妻子行房時更是力不從心,這也導致妻子愈發不滿。

最終,夫妻倆不歡而散,妻子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而夏胡仁為了給自己留下一點尊嚴,修書一封,送到了岳母家中。

直到這天,夏胡仁像往常一樣到街上閑逛,無意中撞見了一個云游道士。那道士見他眉心黑氣凝聚,身形瘦弱,擔心出事,便主動上前搭話。在得知夏胡仁的遭遇后,道士跟著他回了家,想檢查一番。

在看到夏胡仁家里七尺多長的睡床時,道士臉色微變,隨即開口道:「公子,問題就出在你這張床上,它太長了!」

原來,做木工的人都知道,凡是幫人做床,不能超過七尺,正所謂離七是離妻,超過七尺寓意著夫妻不和,不歡而散,很不吉利。

夏胡仁聽后大吃一驚,當即想到了當年給自己做床的聶師傅,結合這些年來自己的遭遇,他認為是聶師傅害了自己。為此,他立刻打聽到聶師傅的住處,找了過去,可等待他的,卻是一張冰冷的靈位。

原來,聶師傅當年給他做完床后,回家后沒多久便患病去世了。夏胡仁難以接受,想要將怒火撒在其家人身上,就在這時,聶師傅的孫子沖了上來,怒斥道:「當年我爺爺好心提醒,是你自己不聽,我們何錯之有?」

夏胡仁聽后恍然大悟,他脾氣全無,低著頭踉踉蹌蹌離開了聶師傅家。回家后,他一把火燒掉了那張床,錢財乃身外之物,是自己把這些東西看得太重,才一直活得十分痛苦。

自那以后,夏胡仁性情大變,他不再摳門,待人接物也愈發溫和。不久后,他再次娶妻,不過這次,他的婚姻十分幸福,還有了一個健康的兒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