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神算說兄弟倆必死其一,二人卻相繼暴斃,哥哥:沒算錯

里昂 2022/11/08

明朝時期,封縣有個姓姚的獵戶,他跟妻子孫氏成婚多年,卻一直沒有子嗣,二人遍訪名醫,嘗試了許多土法子,依舊沒什麼作用。

直到有年開春,夫妻倆到附近的道觀上香,遇到了觀主。觀主為二人解惑,說是姚獵戶殺孽太重,需要改行干別的,并多做善事,孫氏才有機會懷孕。

夫妻倆聽后欣喜萬分,姚獵戶一回家便將自己的弓箭給折了,改行當起了樵夫。那道士說得沒錯,姚獵戶改行后的第二年,妻子就順利懷孕了,可怪事也隨之發生。

孫氏懷孕后,姚獵戶對其照顧得無微不至,可不知為何,不管孫氏吃多少,身體仍日漸消瘦,好似所有的營養都被腹中的孩子吸收了一般。與此同時,她的肚子一天比一天漲大,到快臨盆的時候,其肚子仿佛成了充氣的皮球,看起來很是詭異。

臨盆當日,姚獵戶早早請來了穩婆,他則在產房門口不停踱步。一直到傍晚時分,屋里終于傳出了一陣嬰兒的啼哭,可緊接著,便是穩婆的慘叫聲。姚獵戶嚇壞了,連忙沖了進去,可屋里的情況卻把他嚇了一跳。只見一個哭得撕心裂肺的男嬰,手里正拽著臍帶,而那臍帶纏在另一個孩子的脖頸上,隨著臍帶不停收緊,孩子被勒得臉色漲紫,眼看就快不行了。

姚獵戶連忙上前用剪刀剪斷了臍帶,這才救下了第二個孩子。之后,姚獵戶為哥哥起名大郎,弟弟起名二郎。

在夫妻倆的悉心照料下,兄弟倆很快就長大了,可不知為何,二人的關系很不好,動不動就會拌嘴打架,且總是出狠手。二郎沒哥哥壯實,每次都被打得遍體鱗傷。姚獵戶教育了兒子很多次,始終沒有效果。街坊們見了,都說兩兄弟上輩子肯定是冤家,不然不會如此合不來。

姚獵戶聽后心里也直打鼓,眼看倆孩子越鬧越起勁,他跟妻子一商量,決定找個高人幫忙看看。巧的是,村里剛好來了一個算命先生。

那算命先生看起來五六十歲,留著兩撇八字胡,穿著一件羊皮小襖,并自稱神算。一開始大家都不相信,他也不在意,當即隨便挑了個人,幫他算了一卦。那是個木匠,神算說他三日后會斷一條腿,結果三天后,木匠在干活的時候果真被一根掉落的木樁砸斷了一條腿。

除此之外,他還算對了許多事,這讓他在村子里名聲大噪,一時間來找他算卦的人不計其數。

姚獵戶聽聞此事后,立馬帶著倆兒子趕了過去。等了大半天,才終于見到了神算。神算在了解到他的來意后,便拿出龜殼和十多枚銅錢,在姚獵戶面前卜算了起來。可他的眉頭卻越皺越緊。連算九卦之后,神算拉著姚獵戶走出了房間,輕聲道:「這事不好說啊,你這倆兒子,必死一人啊!」

原來,大郎和二郎前世的確是一對冤家,二郎是個縣令,大郎則是個長工。當年大郎在一個財主家里干活,結果財主媳婦的一個金釵丟了,并懷疑是大郎偷走的。報案之后,大郎被抓走,并遭到了身為縣令,二郎的嚴刑拷問。

由于那財主在當地頗有勢力,二郎惹不起,為了自己的將來,他只好錯殺了大郎。大郎死后,心中怨氣不散,這才會跟著二郎一起投胎,尋找報仇的機會。如此看來,大郎很可能還記得前世發生的事,這才會與二郎不對付。

姚獵戶聽后大吃一驚,倆兒子都是自己的心頭肉,不管前世如何,他也不想失去任何一個。神算聽后沉默片刻,再次開口道:「冤冤相報何時了,這事上天注定,我只能盡力,能不能活就看孩子們自己的想法了!」

言罷,神算將大郎叫到了身邊,并湊到其耳邊言語了幾句。大郎聽后臉色微變,隨即低下了頭,沒人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可自那以后,大郎就像轉性了一般,對二郎百般謙讓,二郎一開始還有些不適應,慢慢的可能也意識到自己有些不對,也變得老實安穩了許多,兩兄弟的感情也越來越好了這可把姚獵戶給高興壞了。

直到這年夏日,兄弟倆吃完飯后跟著幾個小伙伴跑到后山河邊摸魚,結果兩兄弟玩得興起,鉆進了一旁的水草里,并慢慢靠著深水區摸去。就在這時,二郎腳下一空,掉進了一個洞中,瞬間溺水。

二郎不停掙扎,并向大郎求救,可站在一旁的大郎卻冷眼旁觀,一動不動。眼看弟弟就要沉下去了,他眼神中閃過一絲不忍,這才起身去叫人幫忙,可當眾人趕到的時候,已經晚了,二郎已經被淹死了。

姚獵戶得知此事后,悲痛欲絕,也意識到神算說得沒錯,兩兄弟果真會死其一。可就在給二郎舉辦葬禮的時候,大郎居然偷吃了家里的老鼠藥,也暴斃身亡了。當姚獵戶發現的時候,大郎就剩最后一口氣了。他抱著奄奄一息的兒子,哭得撕心裂肺,與此同時,來參加葬禮的神算也趕了過來,看到將死的大郎,他面露疑惑。姚獵戶則揪住其衣領,大罵他算得不準。

可就在這時,大郎卻阻止了父親,輕聲道:「爹,他沒算錯,我是自己尋死的!」

原來,那日神算告訴大郎,世上無不可解之怨,二郎已經忘記前世之事,投胎成了他的弟弟,二人如今血脈相融,正是上天給二人的一次機會,化干戈為玉帛。報仇容易,可放下仇恨卻很難。

在神算的教誨下,大郎也有所感悟,畢竟是新的生命。可每每想起前世的冤屈,他心中又十分難受,因此一直很矛盾。直到那天二郎溺水,他糾結萬分,本以為二郎死了他會很高興,結果他卻十分難受,這麼多年的相處,他早就將二郎看作了真正的家人。

也正是如此,大郎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到地府與二郎道歉,跟他重歸于好,化解這段不該有的怨恨。

后來,姚獵戶將兩兄弟埋在了一起。多年后,妻子孫氏再次懷孕,又生下了一對雙胞胎,而這對雙胞胎在出生的時候,是擁抱在一起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