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宅子里接連出怪事,和尚道士鎮不住,老仆才是背后真相

里昂 2023/01/06

北宋末期,小鎮上有一個姓荊的茶葉商人,生意做得不錯。他的老家在離小鎮大約十多里的村里,家人都住在老家里,他間隔個三五天,就會回家一趟。

老家的房子依山傍水,三進三出的大莊園,建造得很是氣派,見過的人都會豎起大拇指夸贊,這是一塊福地。宅子是荊掌柜的爺爺建造的,如今爺爺早已作古,后人沾他的光,衣食無憂。

有一個退養在家的參軍,姓竺,看中了荊家的莊園,多次提出高價購買,被荊掌柜婉拒。他家不缺錢,住得好好的,為啥要賣呢?

這一天晚上,荊掌柜的老母親劉氏睡不著,索性穿衣起來,讓小丫環攙扶著她,在屋里走來走去。她年事已高,和老頭子分房而居好幾年了,起居由幾個丫環仆婦負責。

劉氏正走著,忽然聽見院子里傳來響聲,讓一名小丫環從窗縫里往外看,是誰這麼晚了還不睡覺?哪知道小丫環向外看了一眼,驚得張大了嘴,手指著外面,說不出話來。劉氏很好奇,推開小丫環,湊近窗縫往外看。

只見明亮的月光下,一個披頭散發的怪物,在院子里蹦跳著,響聲就是他發出來的。他一邊蹦跳著,嘴里一邊噴著水。劉氏看向怪物時,月光正好照在他的臉上,青面獠牙,分外恐怖。劉氏嚇得尖叫一聲,趕緊捂著胸口喘氣。

等到喘息稍定,劉氏又望向窗外。此時,怪物正趴在窗台上,從窗縫往里張望,兩人正好打個照面。劉氏嚇得慘叫一聲,一口氣沒有緩過勁來,倒在地上死了。

荊掌柜回家辦喪事,把劉氏送上山后,家仆們都在傳言,宅子里鬧鬼。荊掌柜把那個小丫環叫過來,仔細盤問了一番,確實在鬧鬼,便請來和尚,在院子里壘起法壇,施法捉鬼。

到了半夜里,僧人們停止誦經,開始休息。可是,等到他們早上醒來,法器都被扔到了院子外面。僧人們紅著臉說:「這鬼太厲害了,我們沒有辦法。」狼狽而去。

自此后,天剛黑定,家人們都不敢出門,只有老仆一人敢到院子里四處走動。用他的話說,反正已經一大把年紀了,大半截已經入土了,還怕什麼鬼?

過了一段時間,人們聽見老仆發出慘叫聲,都不敢出去。等了好一會,只見老仆渾身血淋淋地走進來,顫抖著聲音說:「不是鬼,是狐貍精!」原來,他看見墻角里卷縮著一個黑影,走過去查看,黑影猛地站起來,分明是一只狐貍,對著他潑了一身狗血。

荊掌柜聽說后,趕緊請來幾名道士驅狐。道士們仗劍四處游走一遍,到處貼著符咒,一直折騰到大半夜里,才去歇宿。

等到早上醒來,符咒都被撕得粉碎,扔在地上。道士們面面相覷,對荊掌柜說:「實在對不住了,狐貍精太厲害了,連法咒都不害怕,恕我們無能為力。」收拾東西,羞慚而去。

自此后,宅子里越發鬧得兇了,半夜里,好多人聽見鬼叫聲,也有好多人被狐貍的叫聲吵醒。有時候,月色把怪物的影子映照在窗戶上,陰森恐怖,嚇得人們蜷縮在被子里,一動也不敢動。

荊老爺子好幾次聽見撓門聲,嚇得大氣也不敢出。這一天,他苦著臉對荊掌柜說:「這房不能住了,再住下去,我會被活活嚇死的。」荊掌柜勸慰了父親一番,決定在外面買一所宅子,盡快搬走。

消息傳出去后,竺參軍找上門來,要買下這所宅子。荊掌柜好心地提醒,宅子里鬧鬼狐,難道住進去不怕嗎?竺參軍哈哈大笑著說:「我行伍出身,什麼怪異的場面沒有見過?還怕什麼鬼狐?不過,這所宅子如今賣不出好價錢了。」兩下子說定,一旦荊掌柜找到新宅子,搬走后,這所宅子就低價賣給竺參軍。

這一天,荊掌柜去鄉下收購茶葉,被客戶留下來吃酒,啟程晚了,天色暗下來時,他還牽著騾馬在山路上趕路。

快下山時,荊掌柜發現路邊的草地上睡著一人,走過去查看,酒氣撲鼻而來,原來是個醉漢睡在此地。荊掌柜看看天色已晚,山上野獸多,此人睡在這里不安全,便好心地呼喊此人起來。可是,任他喊破了嗓子,那人連眼皮也沒有睜開一下。

荊掌柜心善,便坐在此人身邊,守著他,等他醒來,一起下山。夜幕降臨,山風涼爽,荊掌柜擔心那人著涼,便脫下長衫,蓋在那人身上。

一直到繁星滿天,那人才伸了一個懶腰,醒了過來。他發現身上蓋著長衫,身邊坐著一個人,翻身坐起,詢問荊掌柜為何坐在這里?荊掌柜講了用意,那人哈哈大笑道:「我漂泊慣了,山野為家,草地為床,成為常事。難得你一片好心,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當下兩人互報身世,此人自稱匡,排行十五,人稱匡十五,家住百里之外的高山深處。荊掌柜很熱心,說道:「匡兄,夜色已深,山里寒涼,不妨到我家去歇宿。」匡十五欣然同意,跟著荊掌柜下山。

到了家里,荊掌柜把匡十五安置在客房里住下。臨走時,他抱歉地說:「我家宅子最近鬧鬼狐,特地知會匡兄一聲,以免受到驚嚇。」匡十五大笑著說:「我倒要會會這些鬼狐。」荊掌柜以為他在說笑,搖頭一笑而去。

到了半夜里,宅子里果然響起了狐貍的叫聲,聽起來寒毛直豎。過了不久,忽然響起老仆的告饒聲,大聲喊道:「狐仙,對不起,我錯了!」眾人嚇得不敢出來。

早上醒來,只見老仆被捆在樹上,身上穿著奇形怪狀的衣裳,脖子上掛著一張青面獠牙的面具。匡十五站在旁邊,對荊掌柜說:「荊老弟,你家的鬼狐被我抓住了,就是此人。」

原來,竺參軍為了買下荊家房屋,收買了老仆,讓他裝神弄鬼,嚇走荊家人。那些所謂的鬼狐叫聲,以及所有怪事,都是老仆裝模作樣弄出來的。

荊掌柜將老仆扭送官府治罪,竺參軍也得到應有的懲罰。真相大白后,荊掌柜也不找新宅子了,一家人繼續住在這所宅子里。

匡十五被荊掌柜待如上賓,擺下豐盛的酒宴款待他。幾杯酒下肚,荊掌柜忍不住問道:「匡兄,感謝你戳穿了老仆的鬼把戲,我有一事不明,所有人都被嚇到,不敢出來,你難道就不怕鬼狐嗎?」

匡十五哈哈大笑著說:「我才是真正的狐仙啊!」說罷,面部瞬間變成狐貍的臉,又瞬間變了回來,接著說:「荊老弟,沒有嚇著你吧!」荊掌柜舉起酒杯說道:「狐兄,今日得見狐仙真面目,實乃三生有幸!來,干杯!」

屋里響起兩人歡快的笑聲!

鬼狐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心術不正之人,長著一副人的皮囊,做的卻是見不得人的勾當!本故事采用了狐貍精的元素,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與封建迷信無關。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推薦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