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木匠送床,洞房夜老漢涂牛尿逃一劫,新娘:那是追魂床

里昂 2022/11/17

故事發生在北宋政和年間,在流青縣有一賣貨郎名叫林原,大家都叫他林老漢。

林老漢如今已五十三歲了,但還是獨自一人生活,過著孤苦伶仃的生活。

其實林老漢是有老伴的,在林老漢二十一歲之時,他便娶了同縣徐鐵匠的女兒徐蓮為妻。

婚后兩人恩愛有加,生活得十分幸福,且婚后不久徐蓮還懷有了身孕。

這可把林老漢高興壞了,平日里都是小心翼翼地呵護著徐蓮,生怕徐蓮磕著碰著。

可不幸的是,在徐蓮分娩之時卻突遭難產,大人小孩都沒能保住,直接一尸兩命。

在娘子和孩子雙雙去世后,林老漢悲痛欲絕,曾一度想要輕生,幸好有善心的鄉鄰及時發現,并阻止了他。

雖然心痛欲絕,但不幸的事已然成了事實,林老漢只好振作起來安葬好娘子和孩子。

自那以后,林老漢就再也未娶,因為他已經心如死灰了。

其實林老漢的條件很不錯,所以自徐蓮去世后,也曾有媒婆想要給林老漢說親,但卻全都被林老漢一一拒絕了。

這天林老漢正挑貨出去賣,可經過一草叢時卻聽聞有異響,林老漢一時好奇便順著聲音前去查看。

當他撥開草叢,只見草叢里正躺著一只白色狐貍,但狐貍左后腿上卻是鮮血淋漓的,很明顯就是被獵人所設置的陷阱給弄傷的。

要是旁人見此,肯定是喜出望外,因為白色狐貍皮很值錢。

但林老漢不知為何,看著受傷的小狐貍突然心生憐憫。

小狐貍見到林老漢后本想跑,但才剛站起身,卻又重重摔下,根本就跑不了。

林老漢見此便輕聲說道:「你不用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你的腿受傷了,我給你醫治一下。」說完還嘗試著用手去摸了摸小狐貍的頭。

而小狐貍仿佛也聽懂了林老漢的話,并選擇了相信林老漢,只見小狐貍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任由林老漢撫摸自己。

見此,林老漢就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小瓶子,然后將瓶子里的粉末倒在小狐貍的受傷處,除此之外,林老漢還從自己的衣角處撕下一塊破布,然后給小狐貍包扎上。

做完這一切,林老漢滿意地笑了笑后說道:「小狐貍,我這是祖傳的金瘡藥,等會就會見效了,你好好在這躺著吧,我先走了。」

說完林老漢便挑起自己的貨物走了,不過臨走之時因擔心小狐貍會被其他歹心之人發現,所以林老漢還特意從一旁拿來很多枯樹枝遮住小狐貍的藏身處。

轉眼間時間就過去了很多年,而林老漢的生活還是沒有任何改變,仍舊是獨自一人生活,整日挑貨去賣。

這天一早,林老漢吃過早飯后便挑著貨物走出門去,可不料才剛出家門,就見門口躺著一位妙齡女子。

看著女子瘦弱的身材,以及襤褸的衣著,林老漢一眼就猜出了女子是逃荒過來的,此刻是被餓暈過去了。

把貨物放好,林老漢急忙把女子給背進屋,然后為女子喝下了一點米稀。

過了好一會,女子這才緩緩醒了過來,得知是林老漢救了自己,女子很是激動,一個勁地對林老漢表示感謝。

據女子所說,她叫袁翠,今年二十歲,是隨父母一起逃荒過來的。

可惜父母在逃荒的路上已經被餓死了,舉目無親的袁翠便只能四處流浪,今日也不知為何,突然就暈倒在了林老漢家門前。

得知袁翠的遭遇后,林老漢也很是可憐袁翠,想起袁翠如今已無地可去,思慮再三過后,林老漢便讓袁翠先在自己家住下來,以后再做打算。

而袁翠想了一下后,也覺得林老漢說的在理,且自己現在確實是無落腳之地,所以先暫住林老漢家是最好的選擇。

就這樣,袁翠便在林老漢家住了下來,而因為袁翠的到來,林老漢也再次體會到了家的感覺。

平日里林老漢挑貨出去賣時,袁翠就在家里收拾,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條。

而林老漢對袁翠也很好,把袁翠當成了自己的親人,有些時候回家之時還會給袁翠帶一些小物件。

這天傍晚,兩人正在吃飯,林老漢突然從一旁拿出一塊布遞給袁翠說道:「翠兒,我今天看著這塊布還挺好看的,所以我就給你扯一點回來,你明日拿來做衣裳給你穿。」

看著林老漢手里的花布,袁翠心里很是感動,接過林老漢手中的花布后,袁翠沉思了一會說道:「叔,以前你的事我都聽說了,叔,你是個好人,我嫁給你吧。」

「不行,不行,這萬萬不行,你如今才二十歲,我都已經年過半百了,我不能誤了你的青春。」林老漢聞言急忙搖頭拒絕。

「叔,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你是擔心別人會說閑話是嗎,還是覺得那樣會委屈了我?別人愛說什麼,就讓他們去說,我們過好我們的日子就可以了,且叔你對我也很好,我沒有感覺受委屈。」袁翠看著林老漢認真說道。

見袁翠不像是在開玩笑,林老漢想了一下后還是拒絕說道:「翠兒,你如今才二十歲而已,我都已經黃土埋半截了,你嫁給我,真的是委屈你了。」

聽到這話,袁翠看著林老漢堅定地說道:「叔,能嫁給你,我一點都不覺得委屈,你對我的好,我全都記在心里,你要是非要覺得委屈我,那你以后對我好就行了。」

見袁翠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且經過這麼久的相處,自己心里也真的喜歡上了袁翠,所以林老漢也沒有再拒絕,算是同意了。

不久,林老漢和袁翠就舉辦了婚禮,但因袁翠的特殊性,兩人的婚禮并未選擇大操大辦,而是林老漢請了親戚朋友來家里吃頓飯后就算完事了。

待眾人走后,收拾完桌子,袁翠就走進了新房。

而此時的林老漢早已坐在床上焦急地等待著了,見袁翠進屋,立馬就招手示意袁翠過去。

袁翠見此微微一笑后就走到床邊坐了下去,不料屁股剛坐下,袁翠立馬就跳了起來,然后跑到了一旁。

看著被突然驚嚇到的袁翠,林老漢很是不解,急忙問道:「娘子,你這是怎麼了?是我哪里做的不對了嗎?快過來吧,俗話說的好,春宵一刻值千金。」

「不要,我不要過去,我不要上床。」袁翠聞言立馬拒絕道。

見袁翠拒絕自己,林老漢心里也生起了無名之火,有些微怒問道:「你這是嫌棄我老了,配不上你是嗎?若真如此,當初你又為何執意要嫁給我?你要是現在想反悔,那我也絕不強人所難,你另嫁他人便是。」

見林老漢生氣了,袁翠急忙解釋說道:「不是的相公,你誤會我了相公,能嫁給你是翠兒的福氣,我又怎會嫌棄你呢,只不過那床是真的不能睡,那是追魂床。」

「追魂床?什麼意思?這不就是一張再簡單不過的床嗎?這床可是我特意找王木匠打的,他因為欠我五十兩銀子呢,所以做工比別人都要精細很多,又怎會是你說的什麼追魂床呢?」林老漢不解地問道。

見林老漢是真的不知情,袁翠耐心解釋說道:「這追魂床可是用老墳棺材板做的,除此之外還要搭配上特除的符文,且這床板的反面肯定刻畫的一些符文,不信你翻過來看下。」

林老漢聞言,半信半疑地將床板翻過來,不料果真只見床板上真的刻畫著很多的符文。

「這該死的王木匠,他上次生病之時,還是我借給他五十兩銀子治病的,我對他可是有大恩啊,他怎能如此對我呢?」林老漢生氣地說道。

聽到這話,袁翠擺擺手說道:「為什麼,當然是為了不還那五十兩銀子啊,要知道這追魂床只要睡個十天半個月的,人的魂魄就會被磨滅,到時候你死了,那借你的五十兩銀子他就不用還了。」

說完袁翠又接著說道:「不過相公你也不用如此擔心,這追魂床的破解方法也很簡單,只要你將牛尿抹在臉上,然后朝著符文上吐一口唾沫,那這追魂床的法術就會被破解,且說不定還會反噬到施術者身上去,只不過我也不知道會反噬成什麼樣而已。」

「管他反噬成什麼,這害人的東西早點反噬他更好,娘子,你且先坐一旁休息一會,我去借點牛尿回來。」林老漢生氣地說道,說完就往屋外走去。

過了好一會之后,只見林老漢捧著一盆子牛尿走了進來,然后將牛尿涂抹在臉上之后,就對著床板的符文處吐了一口唾沫。

完事之后,林老漢便洗凈了臉,然后開始和袁翠暢聊以后幸福的生活。

那一夜萬物全然復蘇,連林老漢家門外的大樹上休息的小鳥都醒了過來,然后唱起了悠揚的歌。

第二天一早,只見林老漢一瘸一拐地從房里走了出來,吃過早飯休息一會后,林老漢就繼續挑貨去賣了。

當林老漢挑貨到街上之時,突然聽說了一件奇聞,那就是王木匠昨夜已經死了。

而死因更是讓人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因為王木匠是被牛踩死的。

據王木匠家人所言,王木匠昨夜正在屋里睡覺,牛棚里的老牛不知為何,突然就掙脫斷了繩索,然后徑直往王木匠所睡的屋子沖撞而去。

一進到屋子,老牛就瘋狂地撞向王木匠,直接把王木匠給撞掉下床,然后將王木匠給活活踩死。

得知王木匠的死因后,林老漢心中說不上難過,但也說不上喜悅,因為他深知王木匠的死,是因為遭到了追魂床法術的反噬。

一年后,袁翠為林老漢身下了一個兒子,取名為林科。

林老漢給兒子取這個名字也是有寓意的,希望兒子以后能登科及第,高中狀元,以光大林家門楣。

而在婚后的相處過程中,林老漢越來越覺得袁翠深不可測,且現在家中之事也全都聽從袁翠的主意。

因為林老漢發現袁翠好像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很多事都被袁翠說中了,且因為聽從袁翠的建議,林老漢避免了很多損失,現在日子越過越好了。

晃眼間又過了四年之久,如今的林科也已五歲了,一家人生活得很幸福。

這天林老漢和縣上另外幾個挑貨郎約定好今日挑貨到隔壁縣去賣,所以一大早,林老漢吃過早飯后就挑起貨物著急要出去。

可這時袁翠卻攔在林老漢身前說道:「相公,你今日不要出門了,或是晚些時候你再出門。」

林老漢見此很是不解,因為娘子一直很支持,也很理解他的工作,可今日娘子卻為何要一反常態加以阻攔。

以為娘子是在心疼自己,于是林老漢便安慰袁翠說道:「娘子,沒事的,我只是挑一些小物件出去賣而已,不會很累的。」

「不是,相公,你誤會我了,反正你今日不準出門就是了,如果非要出門不可,那你就晚些時候再出。」袁翠看著林老漢認真地說道。

「這是為何?我和別人都已經約好了,可你現在卻又不讓我出門,但你又不能給我一個不出門的原因,這你讓我可怎麼辦?」林老漢有些微怒說道。

見相公生氣了,袁翠急忙解釋說道:「我不能告知你詳情,反正你今日就是不要出門就對了。」

「不出門,不出門,我不出去工作,我怎麼掙錢,怎麼養活你和兒子?」林老漢生氣地問道。

但生氣歸生氣,袁翠還是繼續攔住林老漢,不讓林老漢外出。

氣憤的林老漢見此時也已經誤了約定好的時間,于是也不再和袁翠爭吵了,而是回到屋里躺在床上繼續生悶氣。

晌午時分,鄰居王二嬸突然哭哭啼啼地就跑了過來。

躺在屋里的林老漢聽聞外面有哭聲,于是便走了出來。

可不料當王二嬸看到林老漢后卻被嚇到了,直接癱坐在地。

袁翠見此急忙上前扶起王二嬸,然后輕聲問道:「二嬸,你這是怎麼了?那是我相公啊,你不認識了嗎?」

「鬼,鬼,鬼,你是人還是鬼?你不是死了嗎?」王二嬸害怕地問道。

聽到王二嬸的話,林老漢很是不解,疑惑地說道:「二嬸,我肯定是人啊,你怎麼突然說起這番奇怪的話了?」

往地上看去,見林老漢真的有影子,王二嬸一直懸著的心這才終于緩了下來,隨后這才說出了她為何見到林老漢后會如此害怕的原因。

原來今日縣上幾名挑貨郎挑貨到黑鷹嶺時,突然從一旁沖出了很多土匪,把那些挑貨郎的貨物全搶了不說,還當場把所有挑貨郎全都給殺了。

而王二嬸前幾日就得知了今日林老漢會和眾人一起挑貨物到隔壁縣賣,所以今日聽聞挑貨郎被搶身亡的事情發生后,她就以為林老漢也被土匪殺死了,所以這才哭哭啼啼的跑來林老漢家。

如今得知林老漢相安無事后,王二嬸也放心了,嘴里一直說著「祖宗保佑」,然后就自行離去了。

當王二嬸離去后,回想起今日娘子對自己的百般阻攔,林老漢心里十分慶幸,因為要不是今日有娘子的阻攔,他此刻已經命喪黃泉了。

想到這,林老漢也知道是自己錯怪娘子了,于是便轉身看著袁翠說道:「娘子,實在是對不起,今日是為夫錯怪你了,為夫向你道歉。」

「相公不可,相公今日也沒做錯什麼,倒是我,因為某些原因,所以不能和相公明說,這才造成相公誤會的,是我不好。」袁翠看著相公說道。

見自己娘子如此善解人意,林老漢心里十分高興,一把就把袁翠擁入懷中。

可不料這時袁翠仿佛感應到了什麼,直接一把推開了林老漢。

林老漢一時沒反應過來,再加上年紀大了,直接就被推倒癱坐在地。

就在林老漢疑惑不解之時,袁翠突然跑到了院子里的空地上,然后一臉著急的朝著林老漢喊道:「相公,你不要過來,千萬不要過來,趕快進去抱著兒子躲起來,快,快,不然就來不及了。」

見娘子突然如此,林老漢雖心中很是不解,但他也深知娘子不是那種無辜胡言亂語之人。

可因為摔得太重,林老漢竟一時之間站不起來,看著一臉著急的娘子,林老漢急忙艱難的往屋里爬去,然后抱起兒子就躲到了床上。

林老漢剛把被子蓋住自己和兒子,就聽「轟隆」一聲,天上突然響起了一聲震耳欲聾的雷聲。

隨著雷聲的之后,林老漢突然聽到了屋外娘子「啊」的一聲慘叫。

林老漢聽到這聲音,急忙想要爬出去看一下娘子,但此時自己懷中又要護著兒子。

思慮再三過后,林老漢叮囑兒子一定要在被子里躲好,隨后就自己往屋外爬去。

待林老漢爬出來一看,只見袁翠此時已經癱倒在地,嘴里還流著鮮血。

林老漢用盡全身力氣往前爬去,把娘子抱在懷里后焦急地喊著娘子的名字。

在林老漢一聲聲的呼喊下,袁翠終于緩緩睜開了眼,看著眼前的林老漢,袁翠虛弱的說道:「相公,你不要傷心,這是我的命,我是以前你救的那只白色小狐貍,后來得知你的遭遇后,我就下山來找你了,如今你也有了子嗣可以為你林家傳宗接代了,那我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別說話了娘子,我現在就去給你找郎中,你不要害怕啊娘子,我一定會救活你的,你不要睡,你不要睡啊娘子。」林老漢著急的喊道,喊著喊著眼淚就掉落了下來,聲音都變得嘶啞了。

見相公如此擔心自己,袁翠心里很是開始,看著林老漢虛弱地說道:「不用了相公,我活不了了,我因為頻繁泄露天機,特別是剛剛,為了救你性命,我已經在無形中擾亂了正常的生死輪回,但相公,你知道嗎?我此刻并不后悔,相反我還很開心,如果,如果有下輩子,我還,我還愿意,我還愿意嫁......。」一句話沒說完,袁翠就閉上了眼睛,而林老漢懷里所抱之人也變成了一只白色狐貍。

看著走出門外的兒子,林老漢忍痛操辦起了袁翠的后事。

多年后,黃天不負苦心人,而林科也不負林老漢的期望,終于登科及第高中狀元。

而林老漢也開始安享晚年生活,直到一百零二歲之際才無疾而終。

結言:「萬物皆有靈,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萬事萬物自有因果輪回,種何因,就會結何果,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會有因果循環,冥冥之中也一切自有天意。

所以與人為善,也是與己為善,唯有心存善意之人,才能享受善果之福。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