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無賴假扮算命先生騙錢,不料誤打誤撞幫縣老爺破奇案!

里昂 2023/01/03

兩個游手好閑的混混,為了投機取巧騙取錢財,竟然假扮起了算命先生,沒想到地方沒選好還得罪了一位藥鋪的掌柜,算命先生和藥鋪掌柜無意間的打賭,還幫著縣老爺破獲了一樁奇案,里面發生了什麼事呢?這就是咱們今天要說的故事:寡婦偷驢!

這故事發生的時候,李有才正躺在家里睡懶覺呢,這馬上就要上午了還沒有要起床的意思。不過李有才一早就醒了,只不過是賴在床上不起,他這麼做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懶得吃早飯,其實他家里前兩天的時候米缸都已經見底了,也做不了飯。這第二嘛就是自己如果是餓了,就直接再睡過去,睡著了就感覺不到餓了。能把日子過成這樣,李有才在他們村里也是獨一份的,這家伙從小就好吃懶做,長大后也沒什麼本事,整日跟著鄰村的王二賴四處游逛,找地方蹭吃蹭喝村里的人見到他們兩個都嫌棄。

王二賴是鄰村的,他沒有像李有才一樣賴床,而是一早就起來了,在村里無事四處游逛,看能不能在誰家蹭點吃的。剛走到吳大媽家門口,就見吳大媽端著一碗熱騰騰的米飯就出來了,王二賴饞的口水都流出來了。吳大媽也知道王二賴的德行,就說道:二賴子,今天大媽心情好,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要有本事,今天中午就能飽餐一頓。王二賴一聽就問道:吳大媽,啥消息啊?吳大媽就說道:你也知道,我兒子在王員外的府上干活,今天他們王府給王員外過壽,大擺宴席,你懂了吧。王二賴聽后眼睛都亮了,王員外可是城里有名的富戶啊,他過壽得弄多少好吃的啊,想到這里,王二賴謝過吳大媽就直奔李有才的家里去了。

有這種好事當然不能忘了自己兄弟,到了之后叫醒裝睡的李有才,就把這事給他這麼一說。李有才聽后興奮的從床上跳了下來說道:還等什麼,咱能現在就走,混到王府大吃大喝一頓再說啊。等李有才整理一番,兩人就去了城里,看到排隊進王府的人都有請柬,他們兩人啥也沒有,這可怎麼辦呢?其實這也難不住他們,畢竟混吃混喝這麼長時間,都有一定的經驗了。正好這會過來一個穿著富態的人,帶著不少的家丁,拿了很多禮物。兩人就趕忙湊到抬箱子的下人那里說道:你們都是給王員外祝壽的吧,我們是員外府的下人,這箱子就讓我們哥兩個抬吧。然后他們兩個就順利的跟著下人進了府中。

雖然被安排在了下人的桌子上,但上的飯菜也是極為的豐富,而且兩人邊吃還邊看給王員外祝壽的表演,心里是美的不行。就在這時候,突然從門外進來一個算命先生,給王員外說了一大堆的吉祥話,王員外一高興直接讓下人賞了那先生十兩銀子,而且還安排到了貴賓席上就坐。這可把李有才和王二賴兩人給羨慕壞了,明顯這算命先生也是來蹭吃蹭喝的,但人家非但不用拿壽禮,還讓王員外賞了十兩銀子給安排到了貴賓的桌子上,那上面的飯菜比他們這里要豐盛不少啊,心里頓時都羨慕壞了。

從王員外府上回到李有才的家里,兩人把從酒席上拿的一些酒肉都拿了出來,往桌子一擺接著吃喝。動作是相當的熟練,一看這種事情是沒少干了。李有才喝了一口酒說道:二賴啊,今天的算命先生你見了沒有,你看人家不用出什麼力氣,嘴巴上下一張就有十兩銀子拿,而且還有好酒好菜招呼,你看咱們,出力抬箱子不說,還被安排到了下人的席位上,找人家相比實在差的太遠了,人家那才是蹭吃蹭喝的最高境界啊。王二賴聽后也說道:誰說不是呢,要咱們也有那本事,也能得到這樣的待遇不是。

李有才思索了一下就說道:我決定了,咱們明天就扮成算命先生,沒事的時候就在街上給人算命,如果有那個員外過壽,咱們就去送吉祥話,這樣一來說不定還能掙些外快呢。王二賴聽后頓時喜出望外,這個主意不錯,這一般人都不愿意得罪算命先生,說不定還能發些小財呢。不過隨后就說道:有才哥,你又不會算命,怎麼給人算啊?李有才聽后就笑著說道:什麼都得靠包裝,明天咱們弄些算命先生服裝和道具,到時候裝扮上自然就像了,對了你也不能閑著,你就在人群里給我當托。王二賴覺的這個主意不錯,最起碼兩人算是有個事情做了。

到了第二天,李有才和王二賴就采購了不少算命先生用過的東西,李有才穿上衣服這麼一打扮,在粘上假胡子,還真的像算命先生。服裝的事搞定了,接下來就是找個人多的地方開工了。經過兩人一天尋找,還真的找出了一個人流量多的地方。就是在城里的張記飯館對門不遠處有個空位置,而且和張記飯館挨著的還有個妙手堂的醫館,這兩個地方的人流量每天都不少,從這里的擺個攤位的話應該可以。選好位置之后,兩人就開始行動了。

到了第二天,來張記酒樓吃飯的人,和到醫館看病的人就發現對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號稱李半仙的算命先生。這個人就是李有才了。有王二賴給李有才當托還別說,李有才的攤位前還真不少前來算命的人。可李有才跟本就不會算命怎麼辦呢?有句老話叫伸手不打笑臉人,李有才就光撿好聽的給人說,就算是人家覺的他算的不準,但聽了這麼多好話,萬一這算命說的是真的呢,其實每個人都覺的是天選之子,說不定那天好運就到自己頭上了。走的時候都會丟下兩個銅板當算卦錢。而且還有王二賴這個托,在人群中幫李有才起哄壯勢,一時間李有才的生意還是非常不錯的,每天都有收入。這可把兩人給高興壞了。

可有句老話說的好叫做:人心不足蛇吞象。說的就是李有才和王二賴兩個人,雖然他們現在靠算命行騙每天都能吃飽飯,但距離發家致富還遠著呢。所以李有才就把主意打到了另一個項目上,就是江湖上賣大力丸的,李有才覺的那個東西就是騙人的,可偏偏還有不少人賣單,就跟自己算命一樣,其實都是人的心里作用。所以他們兩人就在算命的基礎業務上又增加了賣藥這個項目。只要是從對面醫館過來算命的,李有才就會推銷起自己的靈藥。說是靈藥,其實就是王二賴用面粉加糖還有其他作料做的,對病人的病情是起不到任何作用,反正吃了也沒有害處,吃多了還當飽呢。

經過李有才的一頓忽悠,還別說他的藥丸賣的還非常不錯,每天都能給他們兩個帶來不少的收入。這下可把李有才和王二賴給高興壞了,以為自己找到了發家致富的秘籍。還想憑借這個掙錢娶媳婦呢。有句老話說的好:有人歡喜,有人愁!歡喜的就是李有才和王二賴了,這發愁的人正是他們錯對面的妙手醫館的掌柜劉三胖。劉三胖的醫館是家里傳下來的,他老爹的醫術還是挺厲害的。可到了劉三胖的手里就不行了,因為這個家伙對行醫看病沒有多大的興趣,醫館繼續開著也是為了賣藥掙錢,因為有自己老爹口碑撐著,他醫館的買賣還是不錯的。

可這個月底一算賬,比上個月足足少了一半的利潤,劉三胖就詢問伙計這怎麼回事?伙計就給劉三胖說明了原因。原來他們醫館賣的藥減半的事,都怪對面的算命先生。這個算命先生那里也賣藥,本來是到他們醫館買藥的,讓那個算命先生一忽悠全去他那里賣藥了,就沒人來醫館買藥了。劉三胖聽后是氣壞了,這人不是壞自己生意嘛!不行,自己得教訓他一下。可劉三胖這人呢又有些迷信,萬一這個算命先生真的有本事,自己要是得罪了他,他在背后給自己使壞怎麼辦?可要是不把這算命的趕走,自己的醫館就沒生意了。

這時候醫館的伙計也是看出了劉三胖的疑慮,就說道:掌柜的,不把這算命給攆走,咱們醫館就沒有生意了,到時候小的也沒了工作,我也知道掌柜平日里對算命先生挺敬重的,咱們可以找他去算命,如果這人真有本事,咱們可以把他給請到咱們醫館,強強合作,有錢大家一起賺,如果他沒有本事,就是個江湖騙子的話,咱們就可以把他給攆走,也沒有什麼后患。劉三胖聽后笑著說道:嗯,這個主意不錯,就這麼辦。

到第二天一早,劉三胖就帶著伙計到了李有才的攤位前。李有才一看這藥鋪的掌柜到自己這里來了,心里頓時就打鼓了。李有才這段時間也發現自己確實槍了醫館不少的生意,雖然有心想把自己藥丸停售幾天,但實在經受不住金錢的誘惑,和王二賴一商量兩人決定繼續干下去,就算是和醫館的掌柜鬧翻了,大不了換個地方再開張。劉三胖走到攤位前就說道:先生你算命算的可準呢?李有才知道來者不善,就裝模作樣的說道:算的當然準了。

劉三胖聽后笑著說道:好,既然先生那麼有的信心,我就請先生給我算上一卦,如果算的準,我給先生十兩銀子的卦錢,要是算的不準的話,哼!你就要滾出這里。李有才見劉三胖說話如此難聽,心里不免也有些火氣說道:行,你說你想算什麼?劉三胖就說道:你就算我醫館里今天生意如何?李有才聽后是裝模作樣的掐算了一番說道:你醫館今天上午只有一個顧客進店,而且還只買了五個銅板的藥。劉三胖聽后氣憤的說道:好,我就在鋪子里等著,午時過后,如果真如讓算命先生所說,我定會言出必行奉上十兩銀子,如果先生算的不準,哼,就別怪我不客氣了!說完,劉三胖帶著伙計就回醫館了。

等劉三胖走后,李有才心里就著急了,如果王二賴今天在這里的話,自己讓他在去醫館里買上五個銅板的藥就行了。可偏偏昨天兩人喝酒的時候,王二賴這個家伙貪杯,喝的酩酊大醉,自己來的時候他還沒有起床呢,估計今天上午是不來了。不過讓李有才奇怪的是,今天街上人特別的少,就算是有人來也是匆匆的就走了。李有才好奇就拉著一個路人詢問什麼情況。那人說道:大伙都去看熱鬧去了,城里發生了命案,新來的縣老爺親自審案,大伙都去看熱鬧了,誰還有空來算命呢。

李有才聽后才明白街上少人的原因,還想著趁上午再多賺些銀子呢,現在是泡湯了。不過自己這里沒人來光顧,劉三胖的醫館也沒人來,就在李有才為打賭的事發愁的時候,從南邊過來一個姓張老頭,徑直就到了李有才的攤位前。那張老頭開口就說道:半仙啊,我家的驢走丟了兩三天了,一直沒有回來,您能不能給我算算我驢在那里啊?李有才聽后知道這老頭是病急亂投醫,自己要是有這本事,還在這里算什麼命騙人呢。不過這張老頭來的正是時候,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眼看就到和劉三胖約定的時間了。

李有才就裝模作樣的掐算了一番,說道:你的驢可以找到,而且還能讓它自己跑回去,不過想讓你驢自己回來的話,你得先吃藥。那張老頭一聽自己的驢能自己回來還挺高興的,可又聽這算命先生說自己得吃藥,自己又沒有病吃什麼藥啊,可看這算命先生說的并不像是假的就說道:先生我得吃什麼藥啊?李有才聽后就說道:看到后面醫館了嗎,到里面去抓五個銅板的藥,回家就吃了,保證你的驢不出兩天就回來,如果我算的不準你,你就砸了我攤位!這張老頭本來心里還有些疑慮,但聽到敢說這種話的算命先生,就知道他一定有真本事,不然不能說出這樣的話的。隨后這張老頭就說道:先生我這就去買藥,如果我的驢子回來了,我定會前來重謝的。說完就去了對面的醫館了。

再說李三胖和伙計在鋪子里一直等顧客上門,可奇怪的是平日里就算生意不好,還是有幾個顧客上門買藥的。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麼了,這一上午也沒有一個來賣藥的,馬上就過了上午了。劉三胖心里很是高興,只要上午一過,就算那個算命先生算的不準,自己就能正大光明的把他給攆走。可就在這個節骨眼上進來一個老頭,也沒有藥方,進來就要買藥。劉三胖這下是又氣又怕,氣的是這老頭買藥不說買什麼藥,還說只要五個銅板的藥。怕的是這讓那個算命先生全給說中了,難道他是真的有本事!

劉三胖雖然心中有疑慮,還是決定在觀察看看,那伙計卻讓張老頭給催急了,也不說自己抓什麼藥,就讓自己一個勁的給他拿五個銅板的藥,伙計隨手就給他抓了五個銅板的巴豆。而且還多放了一些。那張老頭拿著藥就回家了。到家之后,把這個事情給他媳婦詳細的說了一遍。還讓他媳婦抓緊把藥給自己做好,這樣自己丟的驢就能更快的回來了。這老太太接過藥打開一看,哎喲,我的天呢,這不全是巴豆嘛,雖然自己老頭子身體平常沒啥事,但吃了這東西身體能受的了嗎?就擔心的說道:老頭子你不會是讓那個算命先生給騙了吧!

誰知道張老頭聽后就怒道:你個婦道人家頭髮長見識懂什麼!人家先生說了,只要我吃了藥,咱們的驢明天就會回來,如果不回來就讓我掀了他的攤子,他如果這點本事都沒有敢說如此的大話,關鍵是他還沒有給我要卦錢呢,他能騙我什麼,你抓緊時間把藥給我弄好,要是晚了這驢子回不來,我可繞不了你!老太太一聽也沒辦法,只好把巴豆全給放到藥罐里給熬了,熬好之后就端給張老頭喝了。這剛開始還沒有什麼反應。

可沒過一會的功夫這藥效就上來了,張老頭感覺肚子里一陣翻騰,就去了茅房了,中間這過程就不過多描述,反正是把張老頭給折騰的不輕,從中午到傍晚就沒怎麼歇過,說明劉三胖賣的藥,的確是貨真價實的物件。不過這下可把張老頭給坑壞了,從廁所出來,扶著墻根就罵開了。張老頭罵的什麼呢?他就罵道:我讓你拉,只要拉不死我就找你算賬,就算你不承認,老子就到衙門去告你。這話正好讓他隔壁小寡婦春花給聽到了,心里頓時慌張起來。為何說春花聽到張老頭說的話慌張了呢,這里面還是有原因的。

原來春花的丈夫是走街串巷的貨郎,平日得忙到很晚才回家,而且回家之后倒頭就睡,他們的[夫·妻·生·活]就不是很和諧。春花又是一個很不甘寂寞的女子,在一次買肉的時候和賣豬肉的馬六好上了。兩人為了能夠長久的在一起,就秘密的將春花的丈夫給殺害了。春花就成了寡婦,而他鄰居家張老頭的驢也是前幾天的時候,讓前來和她私會的馬六給拉走的。因為張老頭家的驢不知怎麼回事傍晚的時候從家里竄了出來,正好讓春花給撞見了,就隨手把他的驢牽到自己家里了,然后又趁著夜色讓馬六給牽走了,準備過兩天殺了賣驢肉。現在這張老頭隔著墻頭大喊要報官,難道是發現了自己和馬六的事,想到這里春花心里不僅愁起來。

到今天晚上馬六來找春花的時候,春花就問道:馬六那驢你殺了沒有?馬六說道:還沒呢?想著等過兩天的時候再殺怎麼了?春花就說道:你快別殺了,那張老頭可能發現了咱們的事了,下午時候還隔著墻頭叫罵呢,還說明天要報官呢,萬一讓縣老爺發現咱們的事情,那之前的努力都白費了。馬六一聽也是嚇壞了說道:行,我明天一早就把驢給他送來。

到了第二天,張老頭就準備去找李有才算賬,他給自己出的什麼鬼主意,找驢用吃藥?還有那個醫館也脫不了責任,竟然給自己抓巴豆,害的自己昨天一晚上沒睡好,現在身子還虛著呢。不過等張老頭一開門就愣住,自己家毛驢果然回來了,現在就在門口站著呢。心里頓時把剛才對李有才的怨氣化為烏有,轉而成了佩服,心想這算命先生還真有兩下子,自己吃了藥這驢還真的就回來了。可張老頭仔細一瞧就發現不對了,這驢子的左后蹄子上還幫著一個紅布條,上面寫著馬六豬肉鋪。

張老頭一想不對啊,自己驢子的身上怎麼會有馬六豬肉鋪的標記,難道是馬六那個小人偷了自己的驢子,那小子看著賊眉鼠眼的,估計不是什麼好東西,肯定是他偷了自己的驢子,害自己吃了那麼多的巴豆拉了一下午。張老頭本想牽著驢找馬六討要個說法,可一想自己這一把老骨頭估計不是馬六的對手,直接牽著驢就去了縣衙了。然后就把自己驢子怎麼丟失,然后又怎麼通過算命先生說的方法吃了藥給找回來的,詳細的給縣老爺說了一遍。

縣老爺聽后就命人把馬六給帶到了衙門,在鐵證面前馬六承認是自己牽走了張老頭的驢子。縣老爺就問道:馬六你住在城西,張老頭在城東,你怎麼會跑那麼大遠去偷他家的驢子?其中有什麼內情如實招來,不然小心本老爺大刑伺候。馬六當然是不肯說實話了,就說自己閑來無事,去城東玩的時候巧合碰到出來的驢子給他牽來了。

縣老爺聽后當時就起疑心了,因為前段時間張老漢的鄰居春花的丈夫剛死亡,自己當時就感覺有些蹊蹺,但始終沒有什麼其他的發現,這事就不了了之了,張老漢的驢子是晚上丟失的,鄰居還是春花,馬六卻說自己閑來無事去城東順手牽走了張老頭的驢子,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隱情。縣老爺就一怕驚堂木怒喝道:馬六,你還不從實招來,是不是想嘗嘗本老爺衙門的大刑啊!

縣老爺剛說完,就有幾個捕快把衙門的刑具給搬了上來,馬六看著陰森森的刑具,上面還有鮮血呢,嚇的就把自己和春花謀害他丈夫的事全給說了出來。縣老爺聽后沒想到馬六果然和春花丈夫的死有關。這案子居然讓一個算命先生誤打誤撞給幫忙破了,把馬六和春花關入大牢之后,縣老爺就派捕把李有才給請到衙門,想詢問一下他是怎麼給張老漢算的他的驢,李有才到了衙門之后不知道怎麼回事事,以為自己騙人的事情讓人給告了,為了減輕自己的罪行,就把自己和王二賴裝算命先生騙人的事全給說了出來。

縣老爺聽后也是哭笑不得,本以為李有才有真本事呢,沒想到竟然是一個江湖騙子,好在他沒有做什麼害人的事,還誤打誤撞幫自己破了一樁案子,就稍微懲罰了一下他們兩個,讓他們以后不要再騙人了。

好了,這個故事就說完了,看完有什麼想法可以在評論區里留言討論一下,最后不要忘了長按點贊加關注支持一下,咱們下個故事再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