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離奇民間故事:拾物

里昂 2023/01/19

清朝時期,滁州有個名叫馬乘風的閑漢,他不知燒了什麼高香,鎮上首富張員外的獨女宛菡竟看上了他,指名要招贅他為夫婿。

馬乘風身材挺拔,面容俊朗,鎮上的人都說他是驢糞蛋子表面光。一個大小伙子,不想著怎麼掙錢養家,反而整日游手好閑。他手腳還不干凈,曾經因為偷東西挨過不少揍。

宛菡是鎮上數一數二的美人,身后有一群優秀的追求者,鎮上的人議論紛紛,都想不明白宛菡為什麼看上馬乘風。馬乘風一點也不奇怪,自從半個月前開始,他一直好運不斷。

半個月前的那天晚上,馬乘風走在回家的路上,在路過一個巷子口時,他看到了一塊玉佩,見左右無人,他趕忙把玉佩撿起塞進了懷里,第二天拿到鋪子里賣了個好價錢。從那以后,他經常在巷子口拾到東西。

巷子口還出現過筆墨和書本等物,本著不拿白不拿的想法,就算用不著這些東西,馬乘風還是把它們帶回了家。說來也奇怪,從那以后,馬乘風家里經常出現沙沙聲,像是有人在翻書。

宛菡也是馬乘風在巷子口遇到的。那天晚上,馬乘風看到有美人的身影在巷子口晃蕩,美人看到馬乘風,快步向他走來,說她耳環丟了,請馬乘風幫忙找尋。馬乘風見她長得漂亮,不假思索地答應了,很快找到了耳環。那美人就是宛菡,隨后過了沒幾天,她派人找到馬乘風,說要招他做上門女婿。

馬乘風樂不可支地應下了招贅的事,過了沒幾天,宛菡便和他完婚。轉眼,他們成婚已經一個多月了,但宛菡從沒讓馬乘風碰過她。

馬乘風詢問過她原因,當時,宛菡的表情很奇怪,她定定地盯著馬乘風的眼睛,說了句,「時間還不到,還得再等等。」

宛菡的行為讓馬乘風感到不滿,他開始流連煙花之地,很快,他僅有的錢財花光了。做這種事情,他不敢向宛菡要錢,經過思量后,他又開始了每天到巷子口撿東西的生活。

漸漸地,隨著撿到的東西越來越多,馬乘風的記憶開始變差,他經常忘了自己想要做什麼,精神也變得有些恍惚。有一天,他不知不覺昏睡了過去,等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竟坐在桌子旁,手里還捧著一本書。更奇怪的是宛菡的行為。

宛菡對馬乘風越來越好,她開始接受馬乘風對她的親近,但依舊不與他圓房。有一次,馬乘風從恍惚中醒來,看到宛菡正抱著他哭泣。但在察覺他恢復了神智后,宛菡立刻松開了手,她面無表情地擦干眼淚,轉身出了屋。

這天,馬乘風在巷子口撿到了一個玉扳指,一看就很值錢。他想到如今自己的身份,決定把它留下來自用。他戴著扳指回到了家,宛菡在看到他后,愣了一下,而后忽然露出了一個甜美的笑,「妳回來了?」

馬乘風被宛菡的笑迷得神魂顛倒,宛菡湊近他,在他耳邊悄聲說:「這晚子時,妳陪我去一個地方,回來后我便和妳把洞房夜補上。」馬乘風嘴角快咧到了耳朵根,興奮地點了點頭。

夜半時分,宛菡領著馬乘風出了門,馬乘風看著他們走的路線,覺得不對勁。果然,宛菡最后在馬乘風經常撿東西的巷子口停了下來。

她轉身看著馬乘風,幽幽說道:「妳殺了他,又拾了他的玉佩,拾了他的書,得到了他的那麼多東西,妳連他的扳指也拿到了,他只是想拿走妳的身體,不過分吧?」

馬乘風聞言悚然一驚,他往后挪動腳步,轉身想跑,但他剛一回頭,就看到一張臉色慘白,眼睛外凸的死人臉緊貼著他。他嚇得慘叫出聲,一屁股坐在地上,待完全看清那張臉后,他跪倒在地,連連磕頭,求宛菡和那人放過他。

宛菡冷冷地盯著馬乘風,說:「他曾經也這麼哀求過妳,可妳還是殺了他。我以為妳已經忘了,沒想到妳還記得他的臉。」

那人名叫段子霖,是個書生,也是宛菡曾經的戀人。

兩年前的一個晚上,段子霖和宛菡相約在鎮東頭的石橋上見面,但段子霖沒能赴約。他在路過巷子口時,不小心撞倒了喝醉酒的馬乘風。他連連向馬乘風賠禮,而后轉身想走,但馬乘風卻一把拉住他,與他糾纏。

段子霖急著赴約,馬乘風卻不依不饒,最后兩人發生口角,動起了手。馬乘風喝醉酒后沒輕沒重,失手把段子霖打死了。

「我等了一晚上,不見子霖赴約,心里還很生氣,但第二天,我便收到了他死去的消息。我發誓為他報仇,調查了很久,才知道是妳害死了他。」宛菡輕聲說著。

「我曾經聽過一個傳說,若是一個人拾到死人的東西,并將那些東西據為己有,他就會慢慢被那些東西的主人侵占身體。妳之前拾到的東西都是子霖的,我特意把它們丟在那兒。我想要子霖活過來,妳的身體正好合適。」

在宛菡的講述中,段子霖朝著馬乘風慢慢逼近,馬乘風無處可逃,他眼睜睜地看著段子霖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隨后,他便失去了意識。

鎮上的人都說,最近馬乘風像是變了一個人,他竟突然開始發奮讀書,鎮上的教書先生還夸他頗有天賦。他和宛菡的感情也越來越好,夫妻倆如膠似漆,羨煞旁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