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樵夫偶遇吵架男女,被拉到水潭邊評理,銅鏡救了他一命

里昂 2023/01/19

明朝時期,青牛山下有個小山村,村里有個名叫王澤榮的年輕樵夫,他早年喪母,跟著父親相依為命。父親為了照顧他積勞成疾,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王澤榮很懂事,年紀輕輕便背上斧頭進山砍柴。

不過每次進山,父親都會交給他一面銅鏡,并讓他放在懷里,在山里碰到人的時候,記得用銅鏡照一下。

原來,青牛山中經常有山精樹怪出沒,一些中氣不足的小孩和老人進山的時候,都會拿一面銅鏡,照出來的若是人形,碰見的就是人;若是煙霧形狀的,便是鬼魅,若是獸臉,那便是山精。

王澤榮對這些東西并不相信,不過還是聽話,每次都帶著銅鏡。直到這年夏天,他真的遇到了一樁怪事。

當時王澤榮只有十二歲,他一大早便背著斧頭上了山。由于前一天剛下過雨,天氣還很陰沉,山中植被水分充足,郁郁蔥蔥,長得很茂盛,干柴自然也不好找。王澤榮背著斧頭在山澗和峽谷中來回穿梭,累得不輕。

他停在一棵槐樹下歇息,剛坐下沒一會,便聽到一陣激烈的爭吵聲從山谷里傳來,他抬頭看去,發現吵架的是一男一女,男的穿著一身黑衣,看起來有些寒酸,女人則穿著淡黃色的裙子,長得很漂亮。

二人一邊吵一邊往王澤榮這邊走,王澤榮豎起耳朵聽了半天,也沒聽出他們到底在吵什麼,結果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二人就來到其面前,并直勾勾的看著他,把王澤榮嚇了一跳。

黃衣女先開口:「小伙子,這人誣陷我偷了他的包袱,一直糾纏我,妳給評評理!」

黑衣男也開口了:「行,旁觀者清,這地方能碰到個人不容易,就讓這小伙子給我評評理!」

原來,這黑衣男是個綢緞商,不久前來到此地談生意,回程路上,由于天氣炎熱,就鉆進山林,找了個水潭洗澡,衣服和包袱就放在岸邊。可他剛洗沒一會,就看到黃衣女哼著小曲,提著一個小水桶前來打水。

黑衣男沒穿衣服,不想被她看到,以免尷尬,便閉氣潛入了水中。黃衣女其實看到了洗澡的黑衣男,她也沒打算多逗留,打完水就轉身離開了。黑衣男這才爬上岸,穿好衣服準備離開,結果卻發現自己的包袱不見了。

那包袱里除了一些收據外,還放著他談生意剛掙到的十兩銀子,剛剛也就黃衣女來過,肯定是她拿的。想到這,黑衣男立馬追了上去,與其爭論起來,可黃衣女說什麼也不承認她拿了包袱,二人爭論片刻,便碰見了王澤榮。

王澤榮聽后很是無奈,畢竟自己沒有親眼見到此事,自然不好妄下斷論。這時黑衣男表示,讓其跟著一起到水潭邊看看,那里只有兩個人的腳印,可以確定沒有別人來過,黃衣女也不甘示弱,二人同時拽住王澤榮的一根胳膊,一邊吵一邊將其拽到了水潭邊上。

王澤榮也是實誠,循著水潭邊查看起來,發現的確有許多雜亂的腳印,正是二人留下的,奇怪的是,那些腳印很淺,看起來已經留下很久了,不像是剛剛留下的,而在水潭四周,也沒有找到包袱。

王澤榮正想表示自己也沒法子幫其評理時,卻發現二人正站在不遠處,直勾勾的盯著他,像是野獸盯上了獵物一般,讓他渾身發毛。王澤榮被嚇了一跳,他忽然想起了父親說的話,并摸到了懷中的銅鏡。

他掏出銅鏡,假裝在草叢里翻找,實則悄悄照向了黃衣女和黑衣男,而在鏡中的二人,是兩團黑霧,看來他們并不是人,而是鬼魅。與此同時,黃衣女開口道:「包袱會不會在水潭里啊,小伙子妳下去找找!」

一旁的黑衣男也連連附和,二人順勢向前,準備將王澤榮推進水潭。王澤榮心中驚恐,千鈞一發之際,他靈機一動,連忙捂住肚子:「哎呦呦,不行,我要先方便一下,妳們在這等我一會,我馬上回來幫妳們找!」

二人見狀停下了動作,催促了王澤榮兩聲后,便站在了原地,而王澤榮轉身跳進草叢,趁其不注意,繞路下了山,一路跑回了家,并將此事告訴了父親。

父親聽后大吃一驚,立馬意識到兒子這是碰到淹死鬼了,想把他拖進水潭當替死鬼。好在王澤榮機靈,不然就沒命了。第二天一早,王澤榮在父親的指示下選擇報官,并找了個道士幫忙。

一行人趕到水潭邊,經過打撈,果真撈出了兩具尸體,根據衣服判斷,正是王澤榮遇到了黑衣男和黃衣女。他心中震驚萬分,下意識的摸了摸懷中的銅鏡。自那以后,他不管何時上山,都會帶著一面銅鏡,以防萬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