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魚犬之戀的前世今生

里昂 2022/11/08

唐朝武周末年,袁天罡的一個弟子,隱居在一個偏遠的小山村里,大家不知其姓名,都稱呼他為隱老者。隱老者平常上山采藥,制成藥丸,賣給病人們吃,靠此維持生計。有時候,他也給附近的人們看一看風水,處理一些難解之事。

離小山村大約一兩里遠的山腳下,住著一戶姓杜的人家,兒子一家在外面做生意,家里只有老夫妻兩人。杜老漢健談,喜歡玄學,閑來無事時,便會把隱老者喊到家里喝酒,聽他講一些玄學上的趣事。因此,兩人算得上是好朋友。

杜老漢家里養著一條白犬,幫他看門守戶。每到傍晚時分,白犬總喜歡往門前不遠的小河里跑。剛開始,杜老漢也沒有在意。直到有一天,他看見了一件奇事,才知道白犬干什麼去了。原來,它在與河里的一條大魚親嘴。

那一天黃昏,杜老漢扛著鋤頭從地里回來,走到河邊,恰好看見白犬站在河邊一處灌木叢旁邊。他心生好奇,不動聲色地走了過去。只見白犬低著頭,嘴巴湊近河面,一條足有兩三斤重的大魚,仰起頭,嘴巴和白犬的嘴巴挨在一起。

杜老漢大感驚奇,蹲在一處灌木叢旁邊,靜靜地觀看著這一切。兩者像一對戀人,親了好一會兒,大魚才戀戀不舍地沉入河底。白犬注視著大魚的身影,一直到看不見了,才轉身回家。

吃晚飯時,杜老漢把這件事當成笑話,講給老伴聽了。老伴不相信,認為他在編胡話,忽悠她老太婆。杜老漢笑著說:「這件事說出來,莫說你不相信,估計其他人也不會相信。反正白犬天天傍晚往河邊跑,明天傍晚,我帶你去看看。」

閑話少說,第二天傍晚,白犬又跑向河邊,杜老漢拉著老伴,悄悄地跟在后面。到了河邊,果然發現白犬在和大魚親嘴,老伴這才相信。

回家的路上,老伴悄聲對杜老漢說:「狗和魚不屬于同類,兩者之間為何會產生感情?這事真是太奇怪了。莫非,這中間有什麼玄妙?明天,我弄幾個下酒菜,你去把隱老者叫來,問一問。」杜老漢點點頭,說道:「我看這樣就行。」

第二天上午,艷陽高照,杜老漢去了隱老者的家里,叫他來自己家里喝酒。隱老者很高興,和杜老漢一路閑話著,來到了杜老漢的家里。

很快,酒菜擺上桌,兩人分賓主坐下,老伴打橫坐下。酒過三巡,老伴講起了白犬和大魚之間的趣事,讓隱老者給算一算,這中間有沒有什麼玄妙之處。

隱老者把右手指頭放進左手衣袖里,掐指算了算,說道:「這事并不稀奇,因為兩者在前世,是一對恩愛夫妻。」

杜老漢和老伴來了興致,讓隱老者講個究竟。隱老者清了清嗓子,開始講了起來。

大約幾十年前,在中原某地的一個村莊里,有一個姓晁的后生,和鄰居姓阮的女子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兩人日久生情,長大后,私定終身。

十七歲這一年,晁后生稟明父母,央求他們去阮氏家中提親。父母欣然前往,哪知道被阮氏的父親一口拒絕,理由很簡單,不愿姑娘嫁得太近,彼此來往,少了親戚味。其實,這只是表面上的借口,阮父內心里嫌棄晁后生家境一般,他想把女兒嫁給有錢的人家。

阮氏得知后,跑到母親面前哭訴,此生非晁后生不嫁,央求母親幫她去父親面前求情。母親心疼女兒,去和丈夫說知。哪知道阮父得知兩人私定終身,火冒三丈,把阮氏打了一頓,鎖在家里不準出門,并且讓媒婆趕緊給阮氏找婆家。

阮氏在閨房里哭得天昏地暗。幾天后,她得知父親已經給她定下婚事,內心里充滿絕望,用一尺白綾懸梁自盡了。

阮父號啕大哭,心生后悔,然而悔之晚也,不得不含悲忍痛,將女兒掩埋了。晁后生得知消息,在家里傷心大哭,茶飯不思。阮氏下葬后的晚上,晁后生偷偷跑到她的墳前大哭一番,然后解下衣帶,在墳旁的樹上上吊自盡了。

晁后生的魂魄剛出竅,就看見阮氏站在面前,對他說:「難得你情深意長,我還沒有死透,喉嚨里卡著的一口氣緩了過來,你趕快將我挖出來,晚了就沒命了。」

說罷,阮氏將他使勁一推,衣帶斷裂,晁后生落在地上,醒了過來。他撿來樹枝,拼命地掘墓。好在新墳土壤疏松,晁后生最終將阮氏救了出來。阮氏醒過來后,晁后生將她背回家里,讓母親熬了一碗姜湯,慢慢地喂給阮氏服下。

阮父得知女兒還陽,找到晁家要人,晁家不給,阮父便一紙訴狀把晁家告到官府。官老爺是個明白人,當場將阮父呵斥了一頓,宣判兩個多情的年輕人結為夫妻。

兩人婚后恩恩【愛☆愛】,第二年便生下一個大胖小子。阮父只得接受現實,認了這門親,兩家和好如初,你來我往,好不親熱。

一轉眼,孩子已經長大,兩人已經人到中年。這一年,阮氏因病去世,晁后生哭得肝腸寸斷,為了追隨阮氏,他選擇了輕生。

但是,他的魂魄到了陰曹地府里,卻被判官趕了出來,原來他的陽壽未盡。晁后生醒過來后,又一次輕生,又被陰曹地府趕了出來。后來,他索性跳進火堆里燒死,沒有了尸身,無法還陽,陰曹地府只好收了他。

閻王爺宣判時,晁后生和阮氏同時求情,讓他們來世再做夫妻。閻王爺說:「你們下一世,要做一世的動物,成不了夫妻。」兩人同時求情,要做同類動物,依然可以在一起做夫妻。但是,閻王爺卻說:「下一世的輪回,早已定下,豈能更改!」于是,宣判晁后生降生為白犬,阮氏降生為大魚。

兩人不甘心,投生時抱在一起,死不松手。十幾個鬼差,費了好大的勁,才將兩人分開。兩人帶著執念,投胎轉世當了動物。在執念的指引下,白犬和大魚,重續前世之情。

隱老者講完,杜老漢和老伴聽得眼圈發紅,唏噓不已。臨走時,隱老者叮囑兩人保密,不要泄露天機。二人守口如瓶,從來沒有對別人言及此事。不過,兩人感念白犬多情多義,自此后,對它呵護有加。

一轉眼,兩年多過去。這一天晚上,白犬一夜未歸,到了天亮時分,它才失魂落魄地回來,嗚嗚地叫著,就像哭泣一樣。過了一會兒,它一頭撞死在台階上。

杜老漢覺得此事蹊蹺,便去詢問隱老者。隱老者掐指一算,搖頭嘆息一聲,說道:「大魚被姓李的后生捉上來吃了,白犬追隨它去了。」杜老漢跑到李家一問,李姓后生昨天在河里果然捉住了一條大魚,早已吃到肚子里了。杜老漢回到家里,和老伴說知此事,兩人嘆息一番,把白犬埋在了屋后。

二十年后,隱老者去泰山拜訪師兄弟。這一天,他路過一座村莊,迎面過來一支娶親的隊伍,新郎牽著一頭小毛驢,上面坐著新娘子。隱老者一驚,他們兩人就是白犬和大魚的今世,想不到兩人如愿以償,又結成了夫妻。

回來后,隱老者和杜老漢夫妻倆說知此事。兩人早已是耄耋老者,腿腳不靈便了。但是,杜老漢堅持要隱老者帶路,去看望兩人。

隱老者笑著說:「你又何必去打攪兩人,再說了,他們兩人也不知道前世今生的事,你去說了,他們必然不肯相信。」杜老漢這才息了念頭,暗自祝愿兩人幸福美滿,白頭到老。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與封建迷信無關。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