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舉人放生大鯉魚,多年后,兒子落水,發現它咬著他的腿

里昂 2022/11/08

宋仁宗年間,有一個姓弓的舉子,學富五車,寫得一手好文章,人們認為他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因此稱他為弓文星。

這一年,朝廷開科取士,弓文星去都城趕考。到了都城,下榻在客棧里,弓文星去集市上閑逛,看見幾個讀書人在一所算命館里算命,也擠進去算一算。

誰知算命先生卻說:「你命中無緣仕途,榜上無名,盡管滿腹才學,卻無法施展,還是趁早干一些別的吧。」圍觀的文士們傳來輕蔑的嘲笑聲,弓文星滿臉通紅,轉身就走,心里暗想:真是信口開河,憑我的真才實學,這一次肯定皇榜高中。

考試完畢,弓文星沒有立即啟程回家,而是留在都城,等著皇榜公布。過了一段時間,考試結果出來了,他果然榜上無名。

弓文星悶悶不樂地啟程回家,一路上借酒澆愁,愁眉不展。這一天,到了長江邊的碼頭,他索性租了一條小船,改走水路,一路上觀賞江景,借以排解心情。

傍晚時分,小船停靠在一個村落旁邊,船夫埋鍋造飯,弓文星跳上岸,順著江堤散步。走了大約兩百多米,淺灣處有一個老漁翁,正在垂釣。弓文星停下腳步,坐在草地上,觀看老漁翁釣魚。

不一會兒,魚兒上鉤,老漁翁奮力拔竿,魚兒一直沒有露出水面。老漁翁的小漁船,被大魚拉扯著,在江面上飄蕩。大約過了小半個時辰,大魚終于浮出水面,是一條金色的大鯉魚。

大鯉魚被拉上船板,鼓著一個大肚子。弓文星嘆息一聲,說道:「老叔,這是一條母鯉魚,肚子里都是魚籽,將它放了吧。」

老漁翁翻著白眼說:「為什麼要放?魚卵烙成金黃色,正好下酒。」弓文星開導說:「魚卵成百上千,吃了罪孽不小,簡直是傷天害理。」老漁翁生氣地說:「哪里來的迂腐書生?一派胡言。」說罷,搖起小船要走。

弓文星忙說:「你開個價,我把大鯉魚買下來。」老漁翁說了一句「不賣」,搖起小船走了。弓文星是一個倔強的人,急忙跑回去,吩咐船夫搖著小船,追趕老漁翁。

老漁翁被攔住,兩人一個要買,一個不賣,爭執不休。弓文星脾氣上來了,跳上小漁船,二話不說,將大鯉魚扔進江水里放生了。老漁翁扭住他的胳膊不松手,說要拉著他見官,討個說法。最后,在船夫的勸說下,老漁翁索要了二十兩銀子,才善罷甘休。

弓文星并沒有被算命先生的話所左右,不愿放棄科舉,回到家里,發奮苦讀,打算三年后,繼續參加考試。

一轉眼,三年過去,又到了大比之年。皇榜公布時,弓文星榜上有名。他抑制不住喜悅,跑到算命館里,嘲笑算命先生算命不準。

算命先生看了看他,驚訝地說:「你一定做過什麼善事,命運得到改變。」弓文星莫名其妙地說:「這三年來,除了放生了一條大鯉魚外,我也沒有做別的善事。」便講了放生大鯉魚的經過。算命先生驚喜地說:「就是這件善事,讓你的命運得到了改變。」

見弓文星一臉茫然,算命先生解釋起來。放生大鯉魚不足為奇,關鍵是大鯉魚肚子里都是魚籽,等于救了成百上千條性命,屬于無量功德,早已被陰司記錄在冊,修改了命運。弓文星將信將疑,贈給算命先生十文錢,回客棧去了。

后來,弓文星參加殿試,被點為進士,外放到一個小縣城里擔任縣令。他清正為官,廉潔做人,五年后,被升任為知府。

弓文星帶著家眷,坐著官船走水路赴任。這一天,老天接連下了小半天的大雨,水面上漲,江水湍急。弓文星的小兒子,大約六七歲年紀,從來沒有坐過船見過江水,便靠在船舷邊,觀看奔騰不息的江水。

突然,卷起一陣狂風,將小兒子吹落水中。弓文星大聲呼救,然而江水裹著小兒子,順流而下,轉眼不見蹤影,船夫也只能望江興嘆。

家眷們大哭起來,弓文星吩咐將官船靠岸,到下游打撈小兒子的尸體。這時,只見船夫指著遠處,驚喜地說:「快看,小公子浮出水面了。」

果然,小兒子的頭部浮出了水面,往官船游來。到了近前,眾人才發現,一條金色的大鯉魚,咬著小兒子的腿,將他托出水面。眾人趕緊將小兒子拉扯上來,大鯉魚沉入江底不見了。

小兒子啼哭不已,原來他的小腿被咬傷了,痛疼不已。弓文星的夫人抱著小兒子,埋怨說:「大鯉魚真是的,也不知道輕重,將我兒子的腿咬傷了。」

弓文星生氣地說:「真是女人見識,救人要緊,情急之下,哪里顧得了許多?要不是大鯉魚相救,兒子早就沒命了,你還如此斤斤計較,真是豈有此理!」他心知肚明,這條大鯉魚,就是當初他放生的那一條,如今報恩來了。

有感于大鯉魚報恩的善行,弓文星到任后,頒布了一條法令,不準吃魚卵。沒有需求就沒有傷害,自此以后,他治下的老百姓,都會將有魚卵的母魚放生,也算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

正所謂善念生,福報來,行善行,結善果。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人為善,與封建迷信無關。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