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女子施舍乞丐豆腐,乞丐說好人有好報,當晚好報就來了

里昂 2022/11/22

故事發生在宋朝仁宗年間,在懷慶鄉有一木匠名叫張道懷,乃是個孤兒。

話說張道懷也是個可憐之人,本來他也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和父親以及娘親生活得很幸福。

但卻因一次意外奪去了他父母的性命,留下他一人活在世上孤苦伶仃。

話說在張道懷六歲那年,有天他父母外出干活之時遇見一落水老漢,張道懷的父親乃是個心善之人,見此想都沒想就跳下水去救人。

最后落水老漢終于被救上來了,可張道懷的父親卻因體力不支游不上岸,被河水無情地沖刷著往下流去。

張道懷的母親見此著急不已,奮不顧身地就跳了下去,想要把相公給救上來。

可因河水實在過于湍急,最后張道懷的父親非但沒能救上來,張道懷的娘親也溺水了,最后雙雙而亡在水里。

此事被過路之人全看在眼里,于是急忙趕回鄉里叫人來打撈,想要把張道懷的父親和娘親給救上來。

可最后當把人給打撈上來之時,張道懷的父親和娘親已經斷氣了,至此,張道懷就變成了一名孤兒。

而被救上岸的老漢不知是何原因,當他被救上來后,甩了甩衣服后就離開了。

鄉里人不忍心張道懷流落街頭、食不果腹,所以最后在經過眾鄉鄰的一番商討過后,便決定讓張道懷吃百家飯。

往后的每一天,張道懷就輪流到每一家吃飯,直到把張道懷養大到十六歲之時。

那時鄉親們的日子雖也過得很苦,但張道懷的父母在世之時,乃是有名的善人,幫助過不少人,所以鄉親們此舉也算是為了還恩情。

就這樣,張道懷雖變成了孤兒,但在眾鄉親的幫助下,他從沒餓過一天肚子,也從沒穿過一件破爛衣裳,最多只是衣服上的補丁很多而已。

張道懷長大一點后,鄉里的一名老木匠為了張道懷以后的生計著想,于是便讓張道懷隨自己學習木匠技藝,也算有一技傍身,以后餓不著,冷不到。

張道懷在學藝期間很刻苦努力,所以沒兩年的時間,他就把老木匠的手藝全給學會了。

在張道懷十九歲那年,老木匠因病去世了,于是張道懷就開始自立門戶。

由于張道懷干活很細致,且為人較為和善,所以附近鄉鄰有木匠活都喜歡找張道懷干。

在張道懷的努力下,他的生活越來越好,連以前的老房子都被他拆了重新蓋了。

但日子過好后的張道懷并未忘本,他深知他能活到現在全靠鄉鄰們的幫助。

所以平日里每當大家伙有何事需要幫忙,張道懷總是沖在第一個,且平時大家找他干活,他基本上也都是不收錢。

在張道懷二十二歲那年,他經媒婆介紹,迎娶了隔壁縣王鐵匠的女兒王月娘。

王月娘自嫁過來后,深知相公賺錢不易,所以她一直勤儉持家很是賢惠。

眼看日子越過越好,可不料有天張道懷外出干活之時卻不慎從高處摔落,直接把腿給摔壞了,只能整日臥床養病。

張道懷可是家里的經濟支柱,如今他倒下了,家里就徹底地斷了經濟來源。

雖然以前也積攢下了一點積蓄,可自從張道懷被摔斷腿后,家里的錢因給張道懷治病,已經花得所剩無幾了。

后來為了生計,王月娘不得不干起了零活,以賺取一點微薄的收入以補貼家用。

可王月娘所掙的錢根本就不及相公治病抓藥的錢,為了能多掙一點錢,王月娘便賣起了豆腐。

每夜三更之時,王月娘就要起床磨豆子、做豆腐,一直忙活到清晨之時,她還要挑豆腐出去賣,一直忙活到晌午之時才能回家。

可回家后的王月娘也不得歇息,因為她還要給相公做飯,然后給相公煎藥,一直忙活到傍晚之時。

看著整日操勞的妻子,張道懷心里愧疚不已,曾多次想要尋短見,以此解脫自己,也解脫妻子。

有次阻攔住尋短見的相公后,王月娘哽咽著說道:「相公,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麼,但我跟你說,你并不是累贅,而是我的恩人,因為你,我才有了家,既然我嫁給了你,那我此生,生,就是你的人,死,那我也是你的鬼,所以此后千萬不要再尋短見了,我還想和你過完一輩子呢。」

聽完娘子的話,張道懷心里大受感動,此后開始不再尋短見,而是好好治病,希望自己的腿早日治好,然后賺錢養家,給娘子更好的生活。

這天一早,王月娘挑著豆腐就到縣上叫賣,剛叫賣不一會,正低頭干活的王月娘就聽到身前有人笑著說道:「喲,想不到我們縣上竟還有這等絕色娘子是我不知道的啊,小娘子,你姓甚名誰啊?」

王月娘抬頭一看,只見身前站著一長相極其猥瑣的男子,且從男子的衣著打扮來看,根本就不像好人的模樣,所以王月娘對此心里很是厭惡。

但本著做生意的本分,王月娘還是輕聲問道:「公子,你是想要來買豆腐的嗎?如果不是,還煩請公子站靠邊一點,不要阻擋我賣豆腐,謝謝。」

「喲呵呵,這小娘子脾氣還挺大啊,你怕是不知道本公子是誰吧?」男子輕笑說道。

說完又接著說道:「小娘子,本公子就不藏著掖著了,實話跟你挑明了,本公子看上你了,你陪本公子一晚,侍寢本公子一夜,本公子給你五十兩賞銀,你看怎麼樣?這可是你賣幾年豆腐都賺不到的錢啊。」

「我為何要知道你是誰?我有手有腳,我可以養活我自己,不需要你的什麼賞錢,我再說一次,如果你不賣豆腐,那就請讓開,要是你繼續阻擋我做生意,等下我喊起來,官兵過來了你也別想好。」王月娘不卑不亢有些溫怒地說道。

聽到這話,男子身旁的一名隨從大笑說道:「哈哈,想不到竟然還有人不認識我們林大林公子的,真是瞎了你的狗眼,我跟你說,巡邏的官兵算什麼,就算是縣太爺也不敢對我們家公子如何,也得要給我們家公子三分薄面。」

說完隨從就一臉傲氣地看著王月娘繼續說道:「我們家公子看得起你,讓你侍寢,那是你的榮幸,是你家祖墳冒青煙了,是你十輩子積德的福分,所以你不要不識抬舉,不然惹得我家公子不高興了,到時候可沒你的好果子吃。」

聽完這話,王月娘心里就更加厭惡了,因為林大乃是附近方圓百里臭名昭著的惡霸。

其父林老爺是本地最大的富商,老來得子的林老爺對于林大可謂是疼愛至極,所以這也造成了林大自小就囂張跋扈的性格。

「呸,我王月娘不需要,既然你說能給你家公子侍寢是一種福分,那我就把這種福分讓給你,你讓你娘親和你的姐妹去給你家公子侍寢吧。」王月娘生氣地說道,說完挑起豆腐擔子就走了。

隨從見此就熟練地走上前,想要攔住王月娘,對王月娘用強的。

「且慢,讓她走,本公子好久沒碰到性子這麼烈,這麼好玩的小娘子了。」林大伸手攔住隨從,一臉玩味地說道。

過了好一會之后,王月娘的豆腐終于差不多賣完了,不過看著高掛的太陽,她也沒有心情再繼續賣豆腐了,因為她還要回家給相公做飯。

看著擔子里還剩下的一點豆腐,王月娘嘆了一口氣后就挑著擔子往家走去。

走了好一會,王月娘見路邊有一骨瘦如柴的老乞丐很是可憐,心生憐憫的她將豆腐擔子放了下來,然后將剩余的豆腐全裝在一個碗里。

將碗捧到老乞丐身前說道:「老人家,餓壞了吧,我這里還剩一點豆腐,你吃了吧。」

老乞丐聽到有人跟自己說話,睜開眼看了一眼王月娘后就伸手接過碗,然后大口朵頤地吃起了豆腐。

可能老乞丐真的是被餓壞了,沒幾下他就把豆腐全吃完了,然后將碗遞給了王月娘,王月娘見此也不嫌棄,接過碗就放到了擔子里。

看著要離去的王月娘,老乞丐用袖口擦了擦嘴巴后說道:「小娘子,你真的是個好人,你相信老乞丐我一句話,好人是會有好報的。」

聽到這話,王月娘笑了一下后說道:「您客氣了老人家,不過還是借你吉言,希望如此吧。」說完王月娘就走了。

但王月娘不知道的是,此時媒婆正來到了她家里,只見媒婆來到張道懷家里后,就將一個包裹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然后對張道懷說道:「道懷啊,恭喜你啊,你真是有福氣啊。」

躺在床上的張道懷聞言,一臉不解地問道:「王嬸,你說的這是啥話?我有什麼福氣?我福從哪來?」

「哈哈,你是不知道啊,林公子看上了你娘子,喏,你看,那包袱里正是五十兩銀子,那是聘禮,明天林公子就過來接親了,到時候你有這五十兩銀子了可就吃喝不愁了。」媒婆一臉笑著說道。

「王嬸,你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我娘子被看上了,還有什麼林公子?」張道懷生氣地問道。

「還有哪家林公子,肯定是林大林公子啊。」媒婆回道。

「呸,你給我走,馬上給我走,你馬上離開我家,我不想看見你。」張道懷往王嬸臉上吐了一口口水,生氣地說道。

對于林大,張道懷心里可是清楚得很,那就是一個畜生,仗著自家有錢有勢,平日里可沒少欺負鄉鄰,看上誰家女子了,他就前去提親,要是不同意,他就用強的。

因為縣老爺早就和他沆瀣一氣了,所以事后縱使百姓們前去報官也沒用,說不定還會遭到縣老爺的一頓毒打。

而對于眼前的王嬸,張道懷心里也沒有多少好感,因為他父母當年所救之人正是王嬸的相公陳祥。

后來張道懷聽說,原本陳祥回家后在得知張道懷的父母為救自己而雙雙離世后,就想領養張道懷,可不料卻遭到了其妻子的反對。

甚至為了防止陳祥私下找張道懷,對張道懷好,王嬸在一段時間里還步步緊跟著陳祥,直到確定陳祥不會對張道懷好后,她這才放下心來。

所以這麼多年來,張道懷一直對王嬸和她相公心里抱有怨氣。

其實張道懷并不是想要什麼,他只是想要一句問候而已,畢竟自己的父母可是為了救陳祥而雙雙殞命的。

見張道懷對自己如此反感,王嬸也不生氣,但也不打算裝了,只見她用手帕擦了擦臉后就一臉囂張地對張道懷說道:「別掙扎了,沒用的,你們是斗不過林公子的,更何況你現在還是個瘸子,所以你娘子這次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這可由不得你,銀子我給你放這了,記得啊,明日一早過來接新娘。」說完王嬸就走了。

見王嬸走了,張道懷心里生氣不已,但他又沒有任何辦法。

過了好一會后,王月娘終于到家了,得知剛剛王嬸來后的事后,王月娘忍不住掉下了眼淚,夫妻倆抱在一起痛哭不已。

王月娘心想,林大只手遮天,自己不嫁恐怕不行,但如果事情真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那自己情愿一死了之,也不會嫁給那畜生。

且倘若相公要是腿不壞的話,那自己夫妻二人還可以趁著夜色逃跑,但現如今相公寸步難行,自己夫妻二人又如何能逃得過那畜生的魔爪呢。

正當王月娘不知該如何是好之時,門外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擦干眼淚,王月娘就走出去開門,不料開門一看,只見門外卻站著一老乞丐。

王月娘還以為老乞丐是來借宿的,心想老乞丐也不容易,那今夜就留宿他一夜吧。

可還不等王月娘開口,老乞丐就率先走進了門,然后說道:「小娘子,你不用擔心,我是來救你的。」說完老乞丐就往屋里走去。

進到屋里后,老乞丐對站在一旁的王月娘問道:「小娘子,你平日里睡在哪里?」

王月娘聞言,雖心里很是不解,但還是指了指一旁的一張小床,然后說道:「我相公腿摔壞了,為了照顧他,我現在每日睡的是這張床。」

「嗯,那今晚這張床你就不要睡了,讓給豬睡吧。」老乞丐說道。

聽到這話,王月娘心中很是不解,可不料她剛想開口詢問,卻被相公給打斷了。

躺在一旁床上的張道懷眼見老乞丐不像是尋常之人,于是便開口問道:「前輩,你這話是何意思,難道你有法子能救我娘子嗎?」

「嗯,不錯,我此番前來就是為了救你夫妻二人的,好人自有好報,善人被人欺,但天不欺,但你們也不要擔心,惡人雖被人怕,但天不怕。」老乞丐微笑著說道。

說完老乞丐就從懷里掏出了一張豬的剪紙,然后往剪紙上吹了一口氣。

瞬時間,只見剪紙突然落地,然后就變成了一頭大黑豬,緊接著大黑豬就在眾目睽睽之下自己跑到了王月娘的床上,然后躺了下來。

可大黑豬剛躺下,又立馬變成了王月娘的樣子,連穿的衣服都和王月娘身上穿的衣服一模一樣。

王月娘和張道懷見此,心里都震驚不已,他們明白,自己今日是遇見高人了。

看了眼床上的王月娘,老乞丐轉身對真的王月娘笑著說道:「小娘子,現在你就去收拾好行李,等天一黑,你們就走吧,走得越遠越好,然后重新開始新的生活,但希望你們日后還要接著多多行善,因為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報、而是時候未到啊!」

聽到這話,王月娘一臉難色地說道:「老神仙,可我相公腿已經摔壞了,我們如何跑得了啊?」

「哈哈,你看我這腦子,年紀大了,腦子也不好使了,要不是你提醒,我還真忘了。」老乞丐聞言一拍腦袋哈哈大笑說道。

說完,老乞丐就走到了張道懷身前,然后從懷里掏出一顆藥丸就給張道懷喂了下去。

張道懷剛服下藥丸,就感覺全身都很有力氣,且受傷的腿也不疼了,他試著慢慢下床,這才發現他的腿真的被治好了。

見此,張道懷和王月娘激動得就要給老乞丐下跪,感謝老乞丐的大恩大德,不料卻被老乞丐給及時攔住了。

老乞丐笑著說道:「行了,我們就別來這一套了,快收拾行李吧,然后拿上那五十兩銀子,到別處重新開始新的生活,此地有我,不會出什麼事的。」

聞言,看著即將要落下的太陽,王月娘和張道懷也不再矯情,立馬開始收拾行李。

第二天,林大果真如約前來迎接新娘,且并沒有發現有任何蹊蹺之處。

晚上,洞房夜之時,當林大開心的掀起紅蓋頭,不料卻發現原本應該嬌滴滴的小娘子,此刻卻變成了一顆豬頭。

還不等林大反應過來,豬頭就對著林大的脖頸處狠狠地咬了下去。

林大死后,大黑豬又變回了剪紙的模樣,然后自己燃燒了起來,頃刻間就化為了飛灰。

而當得知兒子死訊后的林老爺則是生氣不已,為了給兒子報仇,林老爺串通縣令,把和這件事所有有關的人全都抓了起來,然后狠狠治罪。

王嬸因受不了壓力,在牢獄里撞墻而亡了,而他的相公則被關在了牢獄里,不久就得了失心瘋,整個人變得瘋瘋癲癲的。

而王月娘和張道懷此時已經逃到了別處生活,因為有了五十兩銀子,他們夫妻二人在經過商量之后,就做起了小買賣。

一年后,王月娘為張道懷生下了一個兒子,取名為張慶清。

有了老乞丐相幫之事后,王月娘和張道懷心里都很相信因果之說,于是兩人就積德行善了一輩子,直到活到了一百零二歲之際,兩人這才雙雙無疾而終。

結言:「善人被人欺,但天不欺,惡人被人怕,但天不怕。」

我一直都信奉一句話:郎朗青天不可欺,善惡到頭終有報,天道好輪回,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