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郎中偷窺少女洗澡,謊稱她身患重病,少女大笑:太好了

里昂 2022/11/17

清朝時期,廣西一帶有個堡子村,村里有個名叫寧翠菡的十七歲少女,她模樣清秀,身材婀娜,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大美女。寧翠菡父母早亡,平日里靠采藥撿柴為生,街坊鄰居也時常接濟,她倒不至于挨餓。

這年夏日,天氣燥熱難耐,寧翠菡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便起身來到后山的一條小河邊洗澡。

就在她洗得正起勁之際,身后的草叢里卻忽然傳來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寧翠菡嚇了一跳,連忙開口吆喝道:「是誰在那!」

言罷,一道黑影從草叢后鉆了出來。那是個身穿長衫,背著一個竹筐的中年男子,他身材瘦削,有些駝背,留著兩撮小胡子,看起來像是個招搖撞騙的神棍。他在路過此處時,聽到了一陣水聲,并發現了在河里洗澡的寧翠菡,頓時色心大起,便藏在草叢后偷窺,誰曾想還是被發現了。

寧翠菡警惕地盯著他,男子干咳兩聲,故作深沉,并上前介紹自己。他名叫鄭爾彭,是個江湖郎中,平日里居無定所,四處游蕩,前不久才剛剛經過此處。

寧翠菡懶得聽他狡辯,正欲開口呼喊,鄭爾彭卻忽然開口道:「姑娘莫急,我看你眼圈黑黃,臉色發白,嘴唇發紫,莫不是得病了,可否讓我為你搭脈,在下身為郎中,醫者仁心,絕無其他心思,姑娘不必害怕。」

聽了鄭爾彭的話,寧翠菡也來了興趣,莫非自己真的病了?想到這,她便答應了鄭爾彭的話,并在穿戴好后,領著他回了家,畢竟在村子里,他也不敢亂來。

一路上,鄭爾彭的雙眼不停在寧翠菡身上游走,他的確是個郎中,不過醫術平平,之所以說要幫她看病,一是想要穩住她,二是想要得到她。鄭爾彭從看到她的第一眼起,就被她的美貌深深折服,便動了歪心思。

給寧翠菡搭脈后,鄭爾彭故意表現得十分為難,隨即開口道:「姑娘最近可是經常腰酸,晚上失眠,白天沒胃口?」

寧翠菡聽后,連連點頭稱是。鄭爾彭見狀,搖頭嘆息道:「可惜,可惜啊,姑娘你已病入膏肓了!」

本以為此話能嚇住寧翠菡,怎料寧翠菡非但不怕,反而大笑起來,并開口道:「太好了,太好了!」

鄭爾彭見狀一臉懵,哪有人聽說自己身患重病還能笑出來的,寧翠菡也意識到失態,連忙解釋:「不是的鄭先生,我笑是因為還要遇到了您,要不是您,我恐怕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患病了!」

鄭爾彭聽后,倒也沒有多想,只是笑著點了點頭,隨即表示有把握能夠將其治好,并為她開了一張藥方,讓她照著藥方抓藥熬制。

寧翠菡接過后看了一眼,笑著點了點頭。看著寧翠菡離開的背影,鄭爾彭露出了陰險的笑容。原來,鄭爾彭除了是個郎中外,還是個蠱師,且最擅長的便是情蠱,他給寧翠菡開的藥方,正是煉制情蠱所需的原料,他就是打算煉制情蠱,讓寧翠菡看上自己,這樣便能輕而易舉的得到她。

其實在這之前,鄭爾彭用這法子已經禍害了許多女孩,可情蠱的后遺癥也很嚴重,凡是被種下情蠱,不出三個月,被下蠱的女孩必定心智全失,要麼變成植物人,要麼變成傻子。

就在鄭爾彭得意洋洋的幻想得到寧翠菡之后的情況時,寧翠菡卻領著全村的人前來拜訪,原來村里沒有郎中,大家想要看病還要跑到很遠的鎮子上,且收費很高,如今村里來了個心善的江湖郎中,大家自然不會錯過。

鄭爾彭有些無奈,可事到如今,也只能硬著頭皮幫村民們醫治。不過在這期間,他仍不停叮囑寧翠菡記得熬制藥物,寧翠菡也十分聽話,每次都會乖乖把藥喝完。

就這樣過了三個月,鄭爾彭身心俱疲,不過情蠱已經煉制好了,只需再讓寧翠菡喝下一碗湯藥,便能刺激情蠱發作。他激動萬分,當天夜里便親自端著湯藥來到了寧翠菡的房間,寧翠菡不疑有他,將湯藥一飲而盡。

不一會,情蠱就發作了,寧翠菡變得眼神迷離,全身發軟,猛地撲進了鄭爾彭的懷里。就在鄭爾彭以為自己得逞之際,胸口處卻忽然傳來了一陣刺痛,他趕忙推開寧翠菡,卻發現她已恢復正常,且手里還攥著一把鋒利的匕首,而他靠近胸口的位置,已經被劃開了一道傷口,好像有什麼東西鉆了進去。

這時,村民們紛紛推門而入,將鄭爾彭團團包圍,與此同時,一人牽著一只老母豬走了進來。寧翠菡終于開口:「居然對我用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原來,寧翠菡所在的村子,都是用蠱的好手,不過他們煉制的蠱,都是救命用的,可以說,全村人都是治病救人的郎中。正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鄭爾彭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提到了鐵板,那情蠱也被寧翠菡打入了他的體內,而情蠱的對象,正是村民們牽來的那頭母豬。

鄭爾彭還沒反應過來,情蠱便發作了,他發瘋似地撲向了那頭母豬……

三個月后,鄭爾彭的心智被情蠱蠶食殆盡,成了個嘴歪眼斜的傻子,并在一天夜里離開了村子,沒人知道他去了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