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離奇民間故事:縫中鬼眼

里昂 2023/01/13

馬長風買了一間很便宜的房子,價格甚至不到市價的三分之一,據說,這間房子的前兩任主人一死一瘋,那個瘋子的妻子急著將房子出手,所以才賣得這麼便宜。

對于鬼神之說,馬長風向來嗤之以鼻,他堅信窮比鬼可怕,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這句話是他的人生寫照。

這間房子在一棟公寓樓上,馬長風搬進來后,發現屋里所有的縫隙都被膠帶貼了個嚴嚴實實,連窗戶都封上了,他費勁兒把膠帶鏟掉,卸掉窗戶前的木板,意外看見木板和窗戶的縫隙里藏著一個望遠鏡。

這東西在那個年代是個稀罕物件,馬長風也是頭一次見。他透過望遠鏡看著街對面摩登女郎的畫報,覺得新奇,他的視線又往上掃,突然頓住了。

他看到,對面的那間房子里,住著一個極漂亮的女孩,她皮膚白皙,五官秀美,眉頭微微蹙著,周身籠著一股淡淡的愁緒。

馬長風見過很多漂亮的姑娘,但這個女孩給他的感覺很不一樣,她仿佛是從枝葉間滴落的一顆露珠,正正好落在馬長風的心頭。

從那天開始,馬長風每天必做的事情就是用望遠鏡窺視對面的那個女孩,他看著女孩吃飯、發呆、收拾家務,心中滋生出一種異樣的滿足感,仿佛他和女孩真正生活在了一起。

偶爾,女孩會像是察覺到了什麼似的,直直地望著馬長風的方向,馬長風剛開始時被嚇了一跳,躲到一邊,後來次數多了,他不再害怕,他知道以這個距離,女孩是看不到他的。

這樣的日子過了一段時間,馬長風認為到了該和女孩見面的時候了,這天,他看女孩換衣服出門,趕忙打理好自己,也下了樓。他遠遠跟在女孩的身后,不料,女孩突然停下了腳步,他不小心撞上女孩的背,把她撞倒在地。

馬長風慌忙道歉,伸手將女孩扶了起來,他看女孩的手指被割破了,還拿出手帕為她包扎傷口。

女孩對著馬長風笑彎了眼,這麼近距離一看,馬長風發現女孩更美了,每一處都長得符合他的心意。他與女孩閑聊了幾句,得知她名叫舒藝,舒藝也知道了他們倆住得很近,驚奇地感嘆竟還有這樣的緣分。

自那以后,馬長風經常和舒藝「偶遇」,兩個人慢慢熟悉了起來,還一起吃了幾頓飯。那天,兩人相約在樓下散步,舒藝問馬長風在家的時候都做些什麼,馬長風心情放松,嘴上也沒了把門的,張口就說:「我在看妳。」

說完這句話,他覺得不妙,連忙找補,不料舒藝笑了起來,她說:「那我們是一樣的,我也在看妳。」

馬長風看舒藝把他的話當做開玩笑,頓時松了一口氣。但他看著舒藝認真的眼睛,又脊背發涼,覺得有地方不對勁。

這天晚上,馬長風像往常一樣,用望遠鏡看向舒藝的房間,他發現舒藝換上了一身外出的衣服,臉上掛著笑,一副心情很好的模樣。他著迷地盯著舒藝的笑臉,突然,舒藝扭臉看向他,笑著揮了揮手。

馬長風甚至忘了自己是在窺視,他嘴角帶笑,也朝舒藝揮了揮手。直到舒藝的身影在他視線中消失,他才突然意識到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心中一片慌亂。

就在這時,他的房門被敲響了,舒藝甜美的聲音在門外響起:「馬先生,我知道妳在家,快開門。」

距離舒藝在馬長風視線中消失,不過幾個呼吸,馬長風嚇得渾身發抖,他屏住呼吸,不肯應聲,只當自己不在家。

門外的舒藝見他遲遲沒有回應,笑著說:「馬先生,妳騙不過我的,我正看著妳呢。」

她話音剛落,馬長風驚恐地發現,屋中的縫隙里出現了一只只眼睛,有的眼珠滴溜溜亂轉,有的死死盯著馬長風。

一只白皙的手從門縫中擠了進來,打開了門鎖,舒藝哼著歌,進了馬長風的屋子。馬長風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看著舒藝向他靠近,還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臉,她的手冰涼滑膩,馬長風覺得像是有某種軟體動物在臉上爬過。

她貼在馬長風的耳邊,輕聲說:「馬先生,從妳搬進來的時候我就注意到妳了,妳每天看我的時候,我也在用縫隙中的眼睛看著妳。」

馬長風僵在原地,他想大喊救命,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他終于知道為什麼前一任屋主要把縫隙貼住了,可他明白得太晚了。

翌日,人們發現了馬長風的尸身,他的兩只眼睛被挖走了,臉上凝固著一個扭曲的表情,像是在死前看到了什麼極其不可思議的東西。

來收尸的人看他這幅模樣,小聲跟同伴嘀咕:「自從對面那棟樓的姑娘因為被人偷看騷擾跳樓之后,這間屋不停死人,妳說,是不是她的鬼魂在作祟?」

同伴狠狠給了他一肘子,讓他不要亂說話,兩人抬著馬長風的尸身,匆匆忙忙出了屋子。在他們走后,房間中的縫隙里出現了一只又一只的眼睛,它們盯著大門,等著下一個人的到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