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兒媳夜夜鉆豬圈,公爹暗中跟隨,牽出一樁風月案

里昂 2022/11/12

宋朝時期,江寧有個名叫聶子云的木匠,他母親早逝,與父親聶老漢相依為命。聶子云為人孝順,忠厚老實,在鎮上有著很不錯的風評。后來,他娶了青梅竹馬的姑娘子琴為妻,婚后夫妻兩人琴瑟和鳴,感情一直很好。

前不久,聶子云在外做工時突然昏迷,雇主文誠隆將他送回了家,言辭之間頗為愧疚。文誠隆不僅把工錢結給了子琴,還說聶子云是在自己家暈倒的,自己愿意負起責任。自此,他就時不時地到子琴家中轉一圈,看看有沒有自己能幫得上忙的地方。

子琴對文誠隆的到來并不歡迎,但聶老漢卻打心底認為文誠隆是一個大好人,他還規勸子琴,對文誠隆的態度要好一些,子琴有苦難言,只能默默點頭應是。

這幾天,聶老漢覺得兒媳有些不對勁。他半夜起來上廁所時,總是看到兒媳偷偷摸摸往豬圈里鉆。他也問過子琴這是怎麼回事,子琴說自己白天忘了給豬喂東西,夜里突然想起來了,所以就去了豬圈。

一天兩天聶老漢還能理解,可子琴天天如此,這就讓他心里不由得有了想法。他懷疑豬圈里藏了人,而子琴是去與那人私會的。

這天晚上,聶老漢默默守在房間門口,他聽到子琴的房間門被打開了,而后是她越走越遠的腳步聲,這時,他悄悄跟隨在了子琴身后,等她進了豬圈,就趴在豬圈的圍墻外向里張望。映入眼簾的一幕讓聶老漢大吃一驚,覺得子琴是因為打擊過大得了失心瘋。

豬圈里的母豬前一段時間生了小豬崽,其中有一只黑色的豬崽很有靈性,平時喂豬的時候聶老漢最喜歡的就是這只豬崽。

只見,此時子琴將黑豬崽摟在懷里,一口一個相公地叫著,還說丈夫受苦了,等明天自己定會給他好好補一補。

聶老漢越看越覺得子琴瘋瘋癲癲,他不敢做聲,怕萬一嚇著兒媳,會讓她的瘋病更加嚴重。聶老漢悄悄地出了家門,將親近的鄰居都叫了起來,想讓這些街坊鄰居一起勸勸子琴。

眾人舉著火把來到了聶老漢家的豬圈前,子琴還在豬圈里,見到眾人她不僅不慌亂,反而舉起豬崽高興地對聶老漢說丈夫馬上就會好起來了。

聶老漢看到子琴的笑,忍不住老淚縱橫,他剛想開口勸子琴看開一些,不要太難過,卻突然看到從豬崽身上飄出來了一個灰白色的人影,再仔細一看,那正是自己的兒子,聶子云。

聶老漢和在場眾人都傻了眼,他們都能看到聶子云腳不沾地,說明面前的這個不是活人,而是一道魂魄。可聶子云明明還沒死,身體就在屋里躺著。就在眾人疑惑之際,聶子云說話了,他說:「是文誠隆害我。」

原來,這一切都是文誠隆搗的鬼,目的是為了得到子琴。

子琴在嫁給聶子云前,曾經被文誠隆追求過,可子琴對文誠隆并無好感,她喜歡的人只有聶子云,因此她嚴辭拒絕了文誠隆。本以為文誠隆會就此死心,沒想到他卻想出了一個惡毒的主意。

文誠隆從一個邪道那里求了一張符箓,這張符箓貼在人的身上就會讓人魂魄離體,半年以后,這個人的身體就會在昏睡中死亡,而魂魄也會消散在天地之間。他假意請聶子云到自己家中干活,實際上就是為了把符箓貼在他身上,將他害死,而后將子琴據為己有。

聶子云昏睡后,他的魂魄一直飄蕩在身體旁邊,他看著父親和妻子著急傷心,內心也焦急不已,但是卻無計可施,這時,一個道士將聶子云的魂魄攝了過去。

這個道士正是追蹤邪道而來,他看聶子云像是生魂,于是將他叫到身前仔細盤問。得知聶子云的經歷后,道士將他放進了剛出生的豬崽身上,讓他的生魂不會虛弱下去。而后,他又設法給子琴托夢,讓她每夜到豬圈中陪伴自己的丈夫,直至七七四十九天后,用另一道符箓貼在聶子云身上,這時,聶子云的身魂就能融合到一起,他就能夠醒過來了。

說到這里,眾人隨子琴到了聶子云的身體旁,看她將符箓貼在聶子云身上,果然,聶子云不一會兒就睜開了雙眼。

得知了這番經過,眾人對遭受無妄之災的聶子云深感同情,同時對害人的文誠隆痛恨不已,他們商量好懲罰文誠隆的計劃后,各自散去了。

第二日,文誠隆又來到了聶子云家中,這一次,聶老漢怎麼看他都覺得不順眼,直在心里感嘆自己以前是瞎了眼,竟然覺得他是一個好人。

就在文誠隆對子琴大獻殷勤時,聶子云突然從房間中走了出來,猛一看到他,文誠隆嚇得面色蒼白,兩股戰戰,這時,得知消息的鄰里們拿著棍棒都走了過來,他們將文誠隆痛揍了一頓,打斷了他的一條腿,而后將他趕出了鎮子。

后來,文誠隆再也沒有在鎮子上出現過,有人說,在隔壁鎮看到了一個衣不蔽體的乞丐,瞧著像是文誠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