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貨商醉酒夜歸,卻被村花推入草叢,事后才知真相

里昂 2022/11/12

宋朝時期,豐慶有個名叫董門慶的年輕貨商,此人老實敦厚,手腳勤快,獨自經營著一家雜貨鋪,生活還算優渥。

別看董門慶年紀不大,卻是個鰥夫,他之前有過一任妻子,可惜婚后沒多久妻子便去世了,他對亡妻一往情深,因此遲遲不愿續弦,就這麼一個人過活。

董門慶的雜貨鋪有兩位常客,正是其好友的妻子常燕,與其妹妹常云。常燕是董門慶的發小,二人從小一起長大,感情深厚,當年他妻子去世后,也是常燕一直在旁照顧,才幫助他慢慢走出了心中的陰霾。

常燕的丈夫是個捕快,喚作阿辰,他常年在縣衙辦公,很少回家。他與董門慶則是拜過把子的異姓兄弟,親如一家,常燕和妹妹常云閑著沒事的時候,也總是到董門慶家中做客。

常云是村子里有名的村花,膚白貌美大長腿,她好像很喜歡董門慶,每次二人獨處的時候,她都會臉紅心跳,連話都說不利索。她表現得這麼明顯,董門慶自然是看得出來,不過他并未點破,畢竟自己尚未有續弦的打算,就算真的與其成親,也只會苦了她。

可沒多久,意外卻發生了。董門慶外出進貨期間,常燕忽然身患惡疾,沒多久便病逝了。

常燕出殯這日,董門慶前來吊唁,阿辰將其拉進屋中,并遞給他一件孝衣,表示常燕父母早亡,也沒什麼親戚朋友,希望他能跟自己一起送常燕最后一程。董門慶聽后很是動容,也沒多想,立馬將孝衣穿在了身上。那奇怪的是,當時正值夏日,可穿上孝衣后,董門慶卻忽然感覺如墜冰窟,全身止不住地發抖,不過他并未放在心上。

二人出門后,剛好碰見了常云。奇怪的是,常云在看到姐夫阿辰后,忽然面露驚恐之色,對董門慶也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將常燕送往墓地埋葬后,阿辰心中悲痛,便拉著董門慶到家中喝酒。在這期間,常云一直躲在門外偷看,董門慶多次招呼她進屋,她卻一個勁搖頭,并跑了出去。

董門慶與阿辰一直喝到半夜才依依告別,喝醉的董門慶踉踉蹌蹌往家走,在路過一條林間小路的時候,四周忽然刮起了一陣陰風,他的耳邊好像也傳來了常燕的呼喊聲:「阿慶,阿慶,你等等我,等等我!」

董門慶被嚇了一跳,連忙環顧四周,可一個人影也沒看到。與此同時,天上的月亮被烏云遮住,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董門慶心中驚恐,酒也醒了大半。就在這時,一道黑影忽然從附近的草叢里躥出,猛地將董門慶推倒在了一旁,他嚇壞了,正欲掙扎,卻聽到了常云的聲音:「慶哥,別出聲,快把你身上的衣服脫掉!」

董門慶這才看清,推倒自己的不是別人,正是常燕的妹妹常云。此刻她一臉焦急,并伸手去拽董門慶身上的孝衣。

董門慶知曉常云對自己有意,還以為她糊涂了,連忙擺手拒絕:「常云,你姐姐尸骨未寒,咱倆不能這樣!」

可常云顯然聽不進去,見董門慶不配合,她連忙伸手指了指不遠處的路口,并開口道:「慶哥,你誤會了,你好好看看那是誰!」

順著常云所指的方向看去,董門慶看到了一道人影,烏云飄過,月光灑下,剛好照在那人的身上,董門慶這才發現,站在路過的,竟是剛剛死去的常燕。此刻的她臉色慘白,目光呆滯,如同提線木偶一般,正緩緩朝他走來。

董門慶被嚇得魂飛魄散,此刻也顧不上其他,連忙在常云的幫助下,脫下了身上的孝衣,常云也來不及解釋,立馬將孝衣拋到一旁,并拉著他躲進了草叢里。

很快,常燕便走到了孝衣前,隨即抓起孝衣,消失在夜色當中。看到這一幕的董門慶被嚇得說不出話來,只是轉頭直勾勾地看著常云,常云緩和了半天,才終于說出了真相。

原來,常燕的死并非意外,而是阿辰下的毒手。其實常燕喜歡的,一直都是董門慶,當年尚未成親時,就曾告訴過常云。可阿辰也喜歡她,且阿辰為了得到她,不惜下藥迷暈了常燕,與其發生了關系,這才迫使常燕下嫁于他。

此事常燕只告訴了常云,可她心里放不下董門慶,因此常常拉著妹妹到雜貨鋪探望。阿辰得知此事后,怒火中燒,心理也越發扭曲。終于,他下毒手害死了常燕,不過他沒有讓常燕死得很痛快,而是暗中下毒,折磨了她整整三天。

一開始常云并不知道,還以為姐姐只是生病了,直到一天夜里,她在起夜的時候,無意中聽到二人房中傳來動靜,趴窗偷看,這才知曉了一切,并親眼目睹阿辰殺死了姐姐。

事后,阿辰讓常燕穿上孝衣,并暗中找了一個江湖術士,讓他將常燕心中的怨氣全都轉移到了孝衣上。這樣等常燕死后,只要讓董門慶穿上這件孝衣,常燕的靈魂便會上門報仇,親手殺死自己最愛的男人。

不過這一切都被常云目睹,她驚恐萬分,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壓抑住心中的恐懼,等待董門慶回來,并找機會將他救下。

得知真相后,董門慶震驚不已,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拜把兄弟竟如此狠心,干出這種喪心病狂之事。

由于阿辰是當地捕快,董門慶擔心他與縣官勾結,便帶著常云一起到當地知府那里報案。知府一聽是縣衙捕快犯案,很是重視,立馬派人調查,并暫時收押了阿辰。將常燕尸體挖出驗尸后,發現她的確死于他殺。

最終,阿辰被打入死牢,受到了應有的懲罰,董門慶則將常云接到了身邊照顧。此事塵埃落定后,他也終于放下了一切,接受了常云的心意,與其結為了夫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