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結義兄弟投胎轉世,一個來報前世恩,一個來還前世債

里昂 2022/11/08

唐朝武周年間,有一個名叫裴印田的年輕人,為人豪俠仗義,喜歡結交朋友。他曾經在一個武術大會上認識了一個名叫崔天崗的人,兩人惺惺相惜,從此成為好朋友。

崔天崗的家住在五十多里遠的山區,以務農為生,家境一般。裴家是有錢人家,兩人雖然家境懸殊,卻不影響兩人的交往。

這一天,裴家從獵人手里,買回一頭死獐子,裴印田拿了一條后腿,騎著馬來到崔家,找崔天崗喝酒。恰好崔天崗的好朋友范八郎來訪,三人便一起吃獐子肉喝村釀酒。

范八郎也是豪爽之人,和裴印田很是談得來。酒酣耳熱之際,范八郎提議,三人結為異姓兄弟。裴印田和崔天崗欣然同意,三人便擺下香案,對天焚香禱告,結拜成了兄弟。自此后,三人輪流互請,隔三差五地在一起歡聚。

大約半年后,三人又聚在了一起,坐下來喝酒。三杯酒下肚,范八郎喟然長嘆起來。裴印田關切地詢問他,為何嘆氣?范八郎停下筷子,說道:「我不想就這樣貧困一生,聽說長安的絹布好賣,我想倒騰幾車絹布去長安,好歹賺一些銀子,改善家境。」

崔天崗連忙說:「這是好事啊!我也不想過窮日子了,我和你一起去吧。」范八郎又是一聲長嘆,皺著眉頭說:「可惜,我沒有購買貨物的錢財。」

裴印田問道:「需要多少銀子?我借給你。」范八郎忙說:「要是崔大哥和我一起去的話,少說也要五千兩銀子。不過,這不是一筆小數目,而且存在很大的風險,三弟,依我看,還是算了吧。」裴印田正色說:「我們跪在一起發過誓,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們有困難,我幫一幫,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當下說定,不要利息,借銀子讓范八郎和崔天崗發家致富。

過了幾天,裴印田拿來五千兩銀子。范八郎要寫借據按手印,被裴印田攔住,說道:「兄弟之間,彼此講究一個信字,寫借據不是見外嗎?」

范八郎收下銀子,忙著和崔天崗一起收購貨物,裝了幾大車。好巧不巧,剛要啟程,崔天崗忽然病倒了。吃了幾天的藥,越發嚴重起來。沒辦法,范八郎只好獨自一人,帶著車隊上路了。

臨走時,他對崔天崗說:「大哥,你放心在家養病,一切自有我來操持,賺的錢分作三份,你我各自一份,剩下的一份,算作三弟的利息。」三人依依惜別。

崔天崗的病時好時壞,斷不了藥。可是,像他這種普通的家庭,養著一個藥罐子,兩三個月后,便捉襟見肘起來。

裴印田得知,便拿來一百兩銀子,讓崔天崗安心養病。崔天崗感動地說:「三弟,等二弟賺錢回來,大哥一定還你。」裴印田擺手說:「大家是自家兄弟,說什麼還不還的,見外了不是?」

又過了兩個多月,崔天崗的病情越來越嚴重,眼看就要不行了。這一天,他拉著裴印田的手,動情地說:「三弟,欠你的錢財和人情,只有來世還了。我死后,麻煩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偶爾照看一下我的妻小,我在九泉之下感激不盡。」

裴印田泣不成聲,保證不會丟下崔天崗的妻小不管,崔天崗這才含笑離世。裴印田幫忙張羅著辦完了喪事,考慮到崔天崗的妻子兒子沒有收入,便拿出錢財,幫他家購置了二十幾畝良田,讓孤兒寡母衣食無憂。

一轉眼,到了年底,卻依然不見范八郎回來。裴印田雇了一輛馬車,送了半扇豬肉和一石米到范家,安慰了范八郎的家人,讓他家安心過年。

到了春上,忽然來了一個老車夫,奉官府之命,押送一個棺材,到了范家。原來,范八郎到了長安,銷售貨物的期間,閑來無事,便去花街柳巷打發時間,喜歡上了一名絕色女子,從此后沉淪在溫柔鄉里,難以自拔。

到了年底,范八郎花光了所有錢財,變得身無分文,便被老鴇趕出院門。萬般無奈之下,他只好拼著臉皮不要,一路乞討回家。

過春節的時候,范八郎餓著肚子,躲在草堆里。思來想去,他心中充滿后悔,卻又無力改變現實,又深感對不起家人和結義兄弟,便萌生了輕生的念頭。初一的上午,他向一個老秀才討要了紙筆,留下了絕命書,把衣服鞋子折疊起來放在岸邊,投河自盡了。

官府接到地方報案,因為絕命書上留有地址,便雇了一名老車夫,拿著官府文書,把范八郎的尸體裝在棺材里,送了回來。

裴印田聞言趕來,撫著棺材痛哭了一場,給了棺材錢和車費,并代替范八郎的家人在文書上畫了押,將老車夫送走。

辦完喪事后,裴印田留下幾百兩銀子,讓范八郎的妻小補貼家用。后來,范八郎的妻子改嫁他人,兒子被他的三哥收養。

兩年后,裴印田的老婆懷上了第三胎。一轉眼十月期滿,到了分娩的前夜,裴印田忽然夢見崔天崗和范八郎攜手走了進來。崔天崗笑著說:「我是來報恩的。」范八郎卻說:「我是來還債的。」說完,兩人跳上了床。

裴印田一驚,醒了過來,心里思念兩位結義兄弟,再也沒有睡意。第二天上午,他的老婆生下來雙胞胎兒子。裴印田心知肚明,這是兩位結義兄弟投胎轉世的。前兩胎都是女兒,如今第三胎生下雙胞胎兒子,按說裴印田應該歡喜。可是,他心里卻喜憂參半,因為范八郎是來還債的,還完債后,他就會離開。辛辛苦苦地把兒子撫養大,他還完債后就死去,做父母的豈能不擔憂?誰也不想白發人送黑發人!

雙胞胎兒子長得一模一樣,裴印田也分辨不出哪個是崔天崗投胎轉世的,哪個是范八郎投胎轉世的。從此后,裴他心里便有了小疙瘩。

時間過得飛快,十幾年的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十八歲這一年,裴印田給兩個兒子成了婚,讓他們倆分出去,各自過活。老大二十歲這一年考上了進士,在一個大縣里當了縣丞。老二一家遷到長安,做起了生意。

裴印田七十歲生日這一天,老大派兒子送來了賀禮,老二則帶著兒子回家拜壽。拜壽時,老二拿出了一對用黃金鑄就的壽桃,價值上萬兩銀子,引起了賓客們的贊嘆。

過了不久,老二因病去世。裴印田接到消息,心里悲傷不已,他知道,老二就是范八郎投胎轉世的,那一對壽桃,就是連本帶息還給他的五千兩銀子的欠債。只不過,老二留下了血脈,四十多歲才去世,算不上早夭,這多少讓他心里好受了一些。

正所謂知恩圖報真君子,欠債還錢重信義。本故事采用了荒誕的筆法,在于借事喻理,勸喻世人,與封建迷信無關。

歡迎大家關注點贊評論,你的支持,就是我堅持創作的動力源泉!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