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離奇民間故事:母床

里昂 2023/01/18

清朝時期,雍州一帶有個名叫陳盟吉的貨商,這天,他在茶棚歇腳,一個年輕人和他拼桌喝茶。兩人說了幾句話后,年輕人突然嘆了口氣,說起了他的父親。

年輕人名叫楊曉,祖上經商,家境殷實,他告訴陳盟吉,他父親楊員外在四年前得了一種怪病,他的身體并沒有什麼異常,只是沒法離開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

大夫前來診治,看不出什麼問題,便讓人把他從床上抬下來,不料,他一下床就呼吸困難,渾身抽搐,不一會兒就把臉憋得青紫,眾人見狀,趕緊把他放回床上,說來也怪,他幾乎立刻就好了起來。從那以后,他再也沒下過床,吃飯都要人喂到嘴邊。

陳盟吉聽著這件事,來了興趣,說:「我見過不少奇異的事情,如果妳愿意的話,我可以試著幫妳看看這是怎麼回事。」

楊曉聞言一愣,隨后口中不停道謝,把陳盟吉領回了家中。推開楊員外房間的房門,陳盟吉被撲面而來的臭味熏得差點兒吐出來,他往床上一瞧,看到了一座肉山。

屋里充斥著腐朽的木料味和糞便味,床上躺著的人渾然不覺屋中難聞的氣味,他雙目無神,頭髮花白稀疏,因長期不見陽光,他的皮膚呈現出一種不自然的蒼白,嘴角還不停流著口水。

他身上只穿了一件單薄的衣衫,肥肉從衣服里擠出來,上面有一道道的紫色,據楊曉說,那是他長期躺在床上被壓出來的,但陳盟吉卻覺得不太像。

楊員外看到陳盟吉來了,勉強張嘴打了個招呼,陳盟吉對上了他的眼睛,從他的眼神中捕捉到了濃濃的恐懼。

從屋里出來后,陳盟吉向楊曉問道:「伯父睡的那張床平時還有其他人睡嗎?」

楊曉搖了搖頭,「那張床據說以前是我爺爺和奶奶的床,用的是極名貴的木料。我爺爺去世的早,後來我父親和我母親成婚,這張床就搬到了他們的房間。說出來不怕妳笑話,自從我父親變成了這樣之后,我母親就回了娘家長住,所以那張床平時只有我父親一個人睡。」

說著,楊曉長長嘆了一口氣。聽完這番話,陳盟吉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他回憶起剛剛看到的床,那張床很大,楊員外雖然很胖,但也只占了靠左邊那一半的空間,但是,右邊的被褥深深向下陷,分明是長期睡著人的樣子。如果不是楊曉的母親,那會是誰睡在了楊員外的床上?

當天晚上,楊曉的奶奶熱情款待了陳盟吉,嘴里還不住說著:「我兒子給妳添麻煩了。」她在飯桌上講了很多關于楊員外的事情,楊曉坐在一旁,心不在焉,臉上還有些不耐煩,顯然這些事情他已經聽過不知多少遍了。

當天晚上,陳盟吉謝絕了楊曉給他布置的客房,守在了楊員外的臥房中。半夜里,他打著瞌睡,忽然聽到床上傳來一陣痛呼,他猛地轉頭向楊員外看去,發現一只雪白的胳膊從床的右側伸出,搭在了楊員外的身上。那是只女人的手。

那只手穿過楊員外的身下,從另一側伸了出來,接著另一只胳膊憑空出現,它們環抱住了楊員外的身體。陳盟吉目瞪口呆地看著一個年輕女人的頭顱從楊員外的頸側伸了出來,她的四肢和脖子像是柔軟的繩子一樣不斷延長,在楊員外的身上纏繞了好幾圈,把他死死勒住,甚至已經陷進了楊員外的肉里。

女人看到了陳盟吉,她的脖子突然朝陳盟吉伸了過來,陳盟吉僵在原地,不知該作何反應。女人上下打量了陳盟吉一番,并沒有傷害他,而是笑著說了一句,「我兒子給妳添麻煩了。」

說完這句話后,頭顱連帶著胳膊都不見了,剛剛發生的一切仿佛只是陳盟吉做的一場噩夢,但楊員外身上一道道青紫色的淤痕說明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

陳盟吉睜眼到了天亮,他想著那女人說的那句話,又想起飯桌上楊曉奶奶對他說的同樣的那句話,認定楊曉奶奶定然和晚上的那女人有關系。

第二天一早,陳盟吉出了房間,猶豫著要不要將這件事告訴楊曉,就在這時,楊曉紅著眼睛跑了過來,他說,他奶奶突發急癥去世了。

楊曉的母親王氏回家打理婆婆的喪事,陳盟吉還有事情沒弄清楚,便留下來幫忙。

這天晚上,眾人在靈堂里站著,王氏突然嘆了一口氣,說:「我公公去得早,婆婆一手把我丈夫拉扯大,她很溺愛孩子,我丈夫十來歲的時候,她還摟著他,哄他睡覺。婚后,我與丈夫發生口角,她從來不問對錯,只逮著我罵。後來我丈夫成了那個樣子,癱在床上,她非說是我的錯,無論我怎麼照顧她都能挑出刺,我實在受不了了,所以回了娘家。現在她死了,她溺愛的兒子躺在床上動彈不得,還是得我替她辦喪事。」

楊曉忍不住搭話道:「奶奶年輕時是個看起來很溫婉的美人,沒想到竟會變成這個樣子。」

他一時興起,拿了他奶奶年輕時的畫像給陳盟吉看,畫像上的女子眉眼彎彎,溫婉可人,那張臉陳盟吉很面熟,正是他那天晚上在楊員外房間看到的那個女人。

陳盟吉忽然想起之前聽過的一個傳說,母親過度擔心兒子,不知怎地,她的意志附加到了兒子睡的床上,此后,她兒子竟對那張床產生了依賴,此生再也沒有離開那張床,後來,那張床被人叫做母床。楊員外遇到的,或許是同樣的情況。

陳盟吉又在楊曉家待了幾天,楊曉奶奶下葬后的第五天,楊員外突然能下床走路了,他高興壞了,連連向陳盟吉道謝。陳盟吉知道這件事與自己關系不大,但他也沒多說什麼。他婉拒了楊曉的謝禮,繼續踏上行商的旅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