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民間故事:美婦被欺辱,放羊娃上前搭救,美婦:今晚務必來我家

里昂 2022/11/21

柳河村依河而建,因河畔種著許多柳樹而得名。這日,天上月明星稀,照得河面一片波光粼粼,放羊娃葉昊天躲在一棵粗壯的柳樹后,看著河中洗澡的美婦不停吞咽口水。

月光下,美婦在河中擦洗著身體,白皙的皮膚仿佛泛著光,豐滿的胸脯和纖細的腰肢,在月光下顯露無遺。

葉昊天癡迷地看著如此惑人的場景,覺得鼻下一癢,他抬手一擦,發現他竟被刺激地流出了兩管鼻血。

突然,河邊的草叢傳出一陣騷動,緊接著,幾個男子邪笑著朝河中的美婦走去,葉昊天認出,打頭的那個正是村長的兒子。

幾人將美婦團團圍住,嘴里說著污言穢語,村長的兒子更是朝美婦伸出了手。葉昊天看到這一幕,只覺得氣血涌上了頭。

他搬著一塊石頭沖上前去,趁著村長兒子不注意,狠狠砸了他的腦袋,而后拽起美婦就跑。他聽到身后一片嘈雜聲,知道那幾人只顧得查看村長兒子的傷勢,顧不得追趕他們。

美婦被葉昊天的舉動驚了一下,在跑過岸邊時,她連忙撈起衣服,披在了身上。待跑出一段后,葉昊天看看身后,確認沒有人追來,這才徹底松了一口氣。這時,他突然發現他竟還牽著美婦的手,他像是被燙著了似的,趕忙撒開手,口中連連說道:「秀君姐,是我不對。」

秀君聞言,氣極反笑,她抬起胳膊,戳著葉昊天的腦袋說道:「好你個葉昊天,你個放羊娃現在有本事了,敢偷看我洗澡,還砸了村長兒子的腦袋。」

葉昊天小聲嘟囔說,他看到村長兒子欺辱秀君,他氣不過,所以才動了手。

秀君看著眼前這個身形高大的男子,知道他是為了自己好,心中升起了幾分感動,也不計較他偷看自己洗澡這件事了。她主動拽住葉昊天的衣袖,說道:「我帶你回家,你今晚務必來我家住。」

葉昊天聽到這句話,頓時愣在了原地,等他反應過來后,他的嘴角恨不得咧到耳朵根,臉上也漲得紅彤彤的,滿臉「沒想到還有這種好事」的表情。

秀君瞟了他一眼,心中有些好笑,她沒多說什麼,加快腳步帶著葉昊天回了家。由于在外面耽擱了不少時間,等他們進屋時,已經接近子時了。

秀君的神色有些焦急,她拽著葉昊天進了臥房,從衣柜中拿出了許多衣物堆在床上,而后掀開被子,將衣服放在被子下,偽裝出有人睡在床上的假象。

葉昊天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垂著眼睛,不敢抬眼看秀君,結結巴巴地說道:「秀君姐,這樣是不是有點太快了。」

秀君沒有回答他的話,她在屋里掃視了一圈,而后摟住葉昊天帶著他一起到了床榻下面。葉昊天溫香軟玉在懷,腦子已經完全轉不動了,他正想說些什麼,秀君卻將他緊緊攬在胸前,堵住了他的嘴。

葉昊天這邊還在浮想聯翩,他沒有注意到秀君的臉色越來越嚴肅,也沒有注意到屋中響起了蹦跳的聲響。

頭頂傳來的巨響喚回了葉昊天的神志,巨響過后,他聽見門外傳來了交談聲,根據聲音,他判斷出,其中一人是村長,另一人則是村長兒子。

他聽見村長兒子說道:「爹,那個該死的放羊娃是下了死手啊,您差點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緊接著,村長的聲音響起:「我讓你行事謹慎些,你偏不聽。我之前派僵尸將秀君的夫君殺害,你在他死后第二天就上門逼秀君改嫁,她已經有了警覺,懷疑上了我們。」

村長兒子嘿嘿笑了笑,說道:「唉,好好一個美人,可惜太不乖順,不從了我也就罷了,竟和那放羊娃私會,還好一直有人在暗中盯著他們,將消息告知了我們,我們這才能將他們一網打盡,一同除去。」

村長告誡兒子道:「僵尸一進屋,他們必定會殞命,以后就不用再讓人盯著他們了,你嘴巴管得牢一些,萬不可將我們養僵尸的事情說出去。」

葉昊天聽到這番對話,嚇出了一身的冷汗,他感覺到秀君掐在他身上的手越來越用力,便知道她心中定然也是又驚又怒,他想起秀君前不久死去的丈夫,不由得嘆了一口氣,拍了拍秀君的背以示安慰。

葉昊天比秀君小兩歲,和秀君一起長大,自從他有了男女意識開始,他便一直喜歡秀君,奈何秀君一直把他當弟弟。三年前,秀君嫁給了同村的一個書生,葉昊天傷心得半年沒跟她見面,兩人漸漸疏遠。

前不久,秀君的丈夫死了,葉昊天知道秀君深愛著她的丈夫,他怕秀君做傻事,因此一直跟在秀君身后,默默守護她,也正是這個原因,他這晚才偷看到了秀君洗澡。

葉昊天順著床縫往屋里看,他見一個人影蹦跳著離開了,隨后屋外響起了漸行漸遠的腳步聲,便知道村長他們已經離開,于是他帶著秀君從床底下爬了出來。

秀君沉默了半晌,而后說道:「我丈夫死后,我覺得他死得蹊蹺,便暗中調查,發現村長有問題,他似乎在暗中養了一只僵尸,方才,為了咱們倆的性命著想,我才做出了這樣的事情。」

葉昊天聽著秀君似是在撇清關系的話,心中一痛,但他知道,現在更要緊的問題是解決那只僵尸。于是,他在天蒙蒙亮時,帶秀君去到了附近的一個道觀,將前一晚上的事情告訴了觀中的道士。

道士聽說竟有人在養僵尸這種妖邪之物,頓時怒不可遏,他帶著糯米、黑狗血等物,背著桃木劍,手持羅盤,在晚上隨葉昊天和秀君一起偷偷來到了村長家。

他們見村長和他兒子鬼鬼祟祟出了家門,便跟了上去。村長帶著他兒子來到了一個井邊,而他們竟跳進了井里。葉昊天和秀君大驚,道士側耳聽了一會兒,篤定地說他沒有聽到落水聲,井下定有密室。他們三人也下了井,果然發現井下別有洞天。

村長和他兒子見到葉昊天和秀君還活著,大吃一驚,待看到道士后,更是又驚又怒,道士不給他們反應的時間,拿著糯米等物便沖向了藏在井底的僵尸。在打斗過程中,僵尸突然失控,它開始無差別攻擊,村長父子猝不及防之下,死在了僵尸的手中。

老道將僵尸打成重傷,帶著葉昊天和秀君回到了地面,他向井中丟出了一道黃符,而后,井中的密室便燃起熊熊大火,將僵尸和村長父子燒了個灰飛煙滅。秀君總算是替丈夫報了仇。

這件事了結后,葉昊天開始光明正大地往秀君的家跑,對秀君展開了猛烈的追求,又過了一年多,秀君被他打動,與他成了親,兩個人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用戶評論